行即裙裾扫落梅 绮罗纤镂见肌肤

——从文物中看唐代女性的绚丽装束

2017-10-31 10:53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洪剑

  装束是时代风气最明显的标识之一,女性装束更是社会风景中的亮点。

  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文化交流程度,乃至思想意识等等,都可以在女性装束中反映出来。时至隋唐,唐代服饰进行了很大的变革。其中唐代女装在历史上尤为著名。唐代国家统一,经济繁荣,社会更加开放,服饰愈益华丽。在妇女中间,出现了袒胸露臂的形象。在永泰公主墓东壁壁画上,有一个梳高髻、露胸、肩披红帛,上着黄色窄袖短衫、下著绿色曳地长裙、腰垂红色腰带的唐代妇女形象,从而使人们对“粉胸半掩疑暗雪”,“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有了更形象的理解。

  壁画中的唐代女性 服饰进行了几次大变革

  了解唐代女性装束,仅靠文献记载是不够的,因为“装束”这种事物视觉性极强,只有结合绘画、实物等文物资料,才能让我们在1000多年之后最大限度地了解当时的装束情况,并在文献资料的帮助下,了解装束背后的社会文化意义。

  一般印象中唐代女性都很“开放”,很少有遮蔽。这样说总体上是可以的,但严谨一点,就要指出在唐朝的不同阶段,其实有所不同。据《旧唐书·舆服志》,从唐初到开元时代的一百年内,女性身体遮蔽与否有过几次变化:高祖武德到太宗贞观年间(618—649),女性多穿“羃”,“全身障蔽,不欲路途窥之”。到高宗永徽(650)以后,不穿“羃”了,流行“帷帽”,“拖裙到颈,渐为浅露”。咸亨二年(671)唐高宗曾经下诏书想让女性不要“弃羃”,戴帷帽,理由是“衢路之间,岂可全无障蔽?”意思是女性特别是贵族女性在大街上,怎么能没有遮蔽呢?但是社会风尚潮流,浩浩荡荡,到武则天执政(690)以后,“帷帽大行,羃渐息”.到中宗即位(705)以后,再也看不到穿戴羃的了。这是第一次变化,即女性从穿戴全身遮蔽的“羃”,发展为只戴遮蔽到脖颈的“帷帽”。随后,到玄宗开元(713—741)初期,女性又不戴帷帽了,“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女人们戴着各式胡帽,化着漂亮的面妆,就是要让人欣赏,不再把脸遮蔽起来。再以后,她们连胡帽也不戴了,“露髻”而行,不仅要让人们欣赏面妆,还要让人们欣赏各式发髻。这是女性身体遮蔽与否的第二次变化,即从遮蔽面部到完全不遮蔽,形成了唐朝此后一百多年的“露面”风尚,而只有这种“露面”风尚流行之后,路人才能欣赏到玄宗天宝年间(742-756)虢国夫人骑着骏马,“淡扫蛾眉朝至尊”的亮丽风景。

  那么,唐初流行了几十年的“羃”是什么样子?从文献记载看,它的特点是“全身障蔽”。《旧唐书·李密传》记载李密投降唐朝后再次反叛,带领上千士兵,化妆成女性,戴羃,羃内藏刀,到县城后,变装持刀杀出,占领了县城。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上千“女性”穿戴着羃在道路上行走,路人不仅不以为怪,而且不知是士兵,可见“羃”的流行,以及遮蔽之严。可惜的是,目前从文物资料中还找不到“羃”的确切形象。1990年,在盗掘后的唐太宗燕妃墓壁画中,有一幅被考古工作者定名为“捧羃女侍图”,似乎仕女捧的是“羃”。

  但细看这幅图,所谓“羃”只是在宽檐帽下垂有带状物,不足以将全身遮蔽,很难说真的就是“羃”。因此关于“羃”的形制,还有待文物资料的继续发现。“羃”之外,“帷帽”的形制又是如何?从上面的介绍可知,帷帽的特点是“拖裙到颈,渐为浅露”。从这一点出发,1972年新疆吐鲁番唐墓出土的“彩绘骑马仕女泥俑”,有人认为所戴就是帷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