虢季子白盘马厩中发现的国宝

2017-11-20 14:25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

  它虽然名为“盘”,形状却像一个浴缸;其上铭文 111字,虽不是青铜器中字数最多的,却语言洗练、字体端庄,成为金文中的书家法本;它今天虽然安放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但曾深埋于宝鸡虢镇的黄土之下,出土后又被废弃于马厩之中,是享受了荣光、经历了曲折、堪称国宝的器物。

  它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与散氏盘、毛公鼎并称西周三大青铜器的虢季子白盘,又称虢盘。

  马厩之中展真容

  国宝不易!

  故事要从清朝同治三年( 1864年)的初夏讲起。

  时任直隶提督的淮军将领刘铭传,当时正跟随李鸿章镇压太平军。战争进行得并不容易,不过让刘铭传高兴的是,经过浴血奋战,他们顺利拿下了常州城。刘铭传就住在了城中的护王府中。

  护王府是个什么所在呢?

  护王陈坤书是广西桂平人,1851年参加太平天国金田起义,1862年由苏州移驻常州,被天王洪秀全晋封为“护王”。虽然到1864年 5月清军攻陷常州为止,护王陈坤书只在常州城中待了两年时间,但这并不影响他修葺护王府。陈坤书的护王府在太平军攻克常州前是原清阳湖县衙。陈坤书对其进行刻意的修葺扩建,其规模、气派均远大于从前,面积约 4万平方米。

  值得一提的是,常州城被清军攻破后,护王陈坤书率残部将士退守护王府,筑垒抗击,在战事中力竭受伤后被俘,不屈而死。

  言归正传。

  住进了护王府的刘铭传,根本没有心思来欣赏护王府的雕梁画栋,更多的是彻夜思考接下来的战事进展。有一天时至午夜,刘铭传正在秉烛夜读,万籁俱寂当中却传来悦耳的金属碰击声,声音不大但穿透力极强。刘铭传心生好奇,便四下寻找。这声音一直引着刘铭传来到了屋后的马厩。

  趁着夜光烛光,刘铭传最终发现,响声来自于马笼头上的铁环与一个乌黑的马槽碰击所发出的声响,但这声响,却绝非一般的金属撞击之声。刘铭传蹲下仔细端详,只见这马槽相较于普通马槽稍短,但更深更宽,槽壁在月光下还隐约有着深沉的幽光,伸手一试,马槽重不可举,轻叩之下声音清远玄妙。

  这绝非一般之物。

  次日一早,刘铭传命人将马槽刷洗干净。国宝就此露出真容:

  虢盘形制奇特,似一大浴缸,为圆角长方形,四曲尺形足,口大底小,略呈放射形,使器物避免了粗笨感。四壁各有两只衔环兽首耳,口沿饰一圈窃曲纹,下为波带纹。

  刘铭传也是好古之人,旋即命人押运宝物送回合肥老家刘老圩村,并嘱咐家人仔细珍藏,千万不要声张。

  光绪十七年( 1891年),刘铭传卸任回家。随后,他请来几位熟悉古文字的名士辨认铜盘上的铭文。后来得知,铜盘上共有 111个字,从铭文来看,这是西周贵族虢季子白所铸的铜盘。刘铭传对虢盘越看越爱,后来又在老宅园中为虢盘专建一亭取名“盘亭”。

  虢盘是怎么到的护王府?又怎么会被当成马槽呢?

  据光绪时期的《泸州史志·刘铭传传》中记载,虢季子白盘在清朝道光年间出土于陕西宝鸡,后来被时任眉县县令的徐燮得到,徐燮离任时将它千里迢迢运回常州的老家。太平天国初期,太平军占据常州,虢季子白盘落到了护王陈坤书手中,成为护王府的宝藏。刘铭传的手下军卒不识宝物,竟然把它当成马槽。

  让人疑惑的是,徐燮之名只见于此处,而在距离道光不远的同治年间,也有一名叫徐燮的县令,只不过任职于广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