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中国史前考古学论著目》

2017-12-05 09:38 来源:“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赵春青

  1984年,我大学毕业走向考古工作岗位。所谓出生牛犊不怕虎,在我研习中国考古学的过程中,一直渴望编写一套《中国史前考古学文献目录》,以便为将来编写《中国史前史》做准备。

  是的,中国史前史需要重新撰写,虽然早有人不停地写出与此完全相同或相近的著作。我感到撰写《中国史前史》是一个任重道远的工作。一是新的考古资料不断增加,二是对国外史前史的了解不断深入,这两方面的工作促使《中国史前史》的写作,在相当长远的时间内,仅仅是一个相对不全面的成果,这使得每一个阶段的作品都只能视之为阶段性成果而已。

  既然编写《中国史前史》遥不可及,倒不如先编写一套《中国史前考古学论著目》,作为资料的准备。直到2009年中的某一天,我愈加明显地萌发出编写《中国史前史论著目》的强烈愿望。

  我是个说干就干的人,我立即投入一些精力编辑《中国史前史论著目》。

  如何编写这样一个大部头论著目?我有好几种想法。首先,确定年限范围,几经折腾,我觉得还是从1910年出版的、由日本考古学家鸟居龙藏编写的《南满洲调查报告》为起点,这是包括安志敏、陈星灿等学者认定的标准,截止到2010年结束。目前,中国考古学正处于兴旺发达的阶段,想找到合适的结束的年代是不容易的。不过,如果从1910年算起,到2010年正好是100年,列一个100年的书单,不正好是对中国史前考古100年的一个纪念吗?

  大学时代我就利用《中国考古学文献目录》(含1900—1949、1949—1966、1971—1982三本),大学毕业后,又先后购买了《中国考古学文献目录(1983—1990)》和各期的《中国考古学年鉴》等书籍,如佟柱臣先生主编的《东北新石器时代文献要目》(该书的出版时间为1949年8月,收录1949年前东北地区新石器时代文献,分论文、单行本、西文三部分,按时间先后顺序编排);谢端琚等人编辑的《文物考古学文献目录(1925—1980)》(青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文物编辑委员会主编的《文物》350期总目索引(1950年1月至1985年7月)(文物出版社,1986年7月);文物编辑部编辑的《文物》500期总目索引(1950年1月至1998年1月)(文物出版社,1998年6月);孙传贤主编的《河南文博考古文献叙录(1913—1985)》(《中原文物》编辑部,1987年3月)和《河南文博考古文献叙录(1986—1995)》(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7月);方燕明同志编著的《河南新石器时代田野考古文献举要(1923—1996)》(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年11月)等。加上来自全国各地朋友的支持,可以说,史前考古学的资料相当厚实了。我还专门买来几大本笔记本,分门别类记述阅读过的中国史前史的一些论著,如农业起源、聚落考古、民族考古、冶金考古、文明起源、文化谱系等。

  从2011年开始正式开始编辑《中国史前史100年论著目》的工作。我先请杨禹同志于2011年7月23日开始,将《中国考古学文献目录》(1949—1966)、(1971—1982)、(1983—1990)和缪雅娟等编著的《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文献目录》及《中国考古学年鉴》(1991—2009)各册中的史前考古文献部分输入电脑。2011年7月28日,就如何编辑这本书目,征求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严文明教授的意见。他提出,编写目录的目的是便于读者查阅文献,因此应该设置作者索引、主题词索引和篇名索引。至于是否分成书目和报刊两部分,则可视具体情况而定。同日,征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王巍所长意见,他也同意我编著此目录。

  关于编写体例,我先是接受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严文明先生的意见,决定去掉那些读后感的文章,把所有的内容分成十三部分,后来按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先生的意见,浓缩为三大部分,即总论、田野资料和研究论著,每一块围绕中国史前史组织条目。

  关于设置索引,我只设置了作者和引用文献索引,有关主题词索引和篇名索引,留待将来有机会时再加以补出。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内,我先后投入一定的精力,干这番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需要说明的是,在编辑书目的几年的时间内先后得到如下几位热心人的帮助,他们是安萍、杨禹、吕爱敏、侯秀敏、李静兰等人。此外,还得到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世民、缪雅娟等先生的热情帮助。

  几个寒暑下来,这本《中国史前考古学100年论著目》,终于送交科学出版社,就要编辑出版了。我请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的李伯谦先生题写书名。他提出书名为《中国史前考古学论著目(1910—2010)》,不需要再专门强调100年,以免重复。李先生的意见有道理,于是,我请他题写书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也十分清醒地看到,《中国史前考古学论著目(1910—2010)》的出版,对于研习中国史前史的人们,只是提供一本了解前人成果的线索而已,真正的战斗还在后面等着呢!

  本文由孙莉、郝莎莎摘编自 赵春青 编 《中国史前考古学论著目(1910—2010)》(上、下册)之“序”。内容略有删节、调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