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解大同北魏墓葬壁画,很难了解汉唐之变

2017-12-21 10:4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韦正

  上海博物馆山西古代壁画展正在对外展出,“澎湃新闻”艺术版将陆续刊发关于古代壁画的系列寻访与解析文章,以飧读者。

  山西大同北魏墓葬壁画不仅在中国古代墓葬壁画史上,而且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都具有重要地位。中国古代绘画史上,汉风与唐风之间有本质差异。汉风代表华夏传统,唐风融合中外于一体。汉唐之变主要是在南北朝时期完成的,南朝画迹遗留极少,北朝墓室壁画、石窟壁画所幸多有保存,成为今天探讨汉唐之变的主要实物依据。北朝历史不足二百年,北魏定都大同的平城时代占近一百年,而且是奠定北朝历史走向的近一百年。虽然此后北魏迁都洛阳,东魏北齐又移都邺城,西魏北周定鼎关中,都城几经变迁,但在文化上都是平城时代的延续伸展、发扬光大。因此,可以说,不深入了解大同北魏墓葬壁画,很难了解汉唐之变。

  平城时代的近一百年,北魏从部落时代步入人了封建时代,其间北魏国家社会变化之剧烈,为中国历史上所仅见。墓葬壁画不可能不反映这种剧烈的变化,而且它的表现更加形象而具体、细致,成为我们今天理解北魏平城时代的一面镜子。

  应该看到的是,北魏曾将上百万人口迁移到大同附近,大同地下埋藏着平城时代近百年间的北魏墓葬,其数量巨大。大同地区的考古工作近年来才有序有规模的开展起来,已经发现的墓葬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壁画墓葬所占份额更小,还不足以反映平城北魏墓葬壁画的全貌。但已经发现的约二十座墓葬壁画已经呈现出丰富、复杂、奇特的面貌,要完全认识理解这些墓葬壁画还不现实,还只能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尝试加以解读。

  一、大同北魏墓葬壁画发现概况

  大同北魏墓葬壁画大致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为墓室壁画,一种为葬具画像。葬具又可分为两类,一类为房形或模仿房子的石椁,一类为木棺或石棺。还有个别在火炕式棺床前立面绘制壁画的墓葬,可以单独进行讨论。以上墓葬正式发表材料的不足二十座,加上零星发表的则超过二十座。零星发表的材料从来源和材料本身来看,多可以使用,因此,本文讨论的基本材料包括正式发表和零星发表者。这些墓葬材料可分为三个阶段。

  图1 山西大同智家堡沙场北魏墓棺板画

  第一阶段相当下五世纪五十年代前。可以确定的壁画墓葬只有一例、即大同沙岭7号墓(太延元年,435),有墓室壁画。

  第二阶段相当于五世纪六十年代前后。大同云波里墓、仝家湾M9(和平二年,461)、大同迎宾大道M16有墓室壁画。大同南郊电焊器材厂北魏墓M185、M229、M238、M253、大同智家堡沙场北魏墓有棺板面。毛德祖妻张智朗墓(和平元年,460)、最近抢救的一座满绘佛像的墓葬属于房形石椁墓。解兴石堂(太安四年,458)外形似棺,但影作木构。介于棺与房形椁之间。

  图2.1 山西大同湖东1号墓出土 一童子二龙铜饰件

  图2.2 山西大同湖东1号墓出土 莲花化生铜饰件

  第三阶段相当户于五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大同文瀛路墓、怀仁丹阳王墓、大同陈庄墓有墓室壁画。宋绍祖墓(太和元年,477)、大同智家堡沙场墓有房形石椁壁画。大同湖东1号墓有彩绘木棺。

  图3.1 山西大同智家堡沙场墓石椁东壁壁画

  图3.2 山西大同智家堡沙场墓石椁西壁壁画

  图3.3 山西大同智家堡沙场墓石椁南壁壁画

  图3.4 山西大同智家堡沙场墓石椁北壁壁画

  墓葬年代是讨论壁画内容和布局的基础。上面所列墓葬有纪年的不多,其他墓葬的年代是通过比定而来,因此,有必要交代比定的依据。第二阶段的墓葬中,大同南郊电焊器材厂北魏墓M229、M253、大同智家堡沙场北魏墓有棺板画,内容很接近,都是狩猎、出行、宴饮场面(图1)。大同南郊电焊器材厂北魏墓M185只保存局部彩绘棺板,M238只保留压印在土质墓壁上的棺板画痕迹,但两座墓葬出土陶器的特征都与M229、M253的相似,都以器腹近椭圆形的陶器为主,这个特征与大同沙岭7号墓出土陶器接近、而与司马金龙等墓葬中的陶器差别较大,因此,这几座墓葬的年代当接近,属于五世纪六十年代前后。大同迎宾大道M16据描述也是狩猎、宴饮题材为主。第三阶段墓葬中,477年的宋绍祖墓是关键墓葬,该墓与同一墓地的M52墓葬形制和出土陶器形态接近,年代也应接近。大同文瀛路墓的器物特征与宋绍祖墓和M52很相似,年代也当接近。怀仁丹阳王墓有与文瀛路墓相似的三头六臂的神王形象,而且壁砖上的双鸟莲花忍冬纹、双兽莲花忍冬纹都是平城时代较晚阶段的特征。大同陈庄墓器物的晚期特征更明显,简报直接将陵墓推定在迁洛以后,是有道理的。湖东1号墓没有出土最有年代指示意义的陶器,但这是一座双室墓,而且四角呈圆形,出土的一童子二龙、莲花化生等铜饰件也很成熟(图2.1-2.2),这些都是年代较晚的标志,将其归入第三阶段比较合理,简报也推测墓葬的营造时间可以晚至太和年间。大同智家堡沙场墓壁画石椁墓年代简报比定在太和十八年前后、依据是装饰纹样与云冈9、10窟接近。此外、石椁壁画的布局也支持简报这一年代推断(图3.1-3.4)。石椁正面是墓主夫妇端坐图、两侧壁是男女侍从供养形象,前壁是牛车、鞍马和侍从。北魏洛阳时代的石棺床、东魏北齐与西魏北周墓室壁画和石棺床上壁画布局与此非常接近,差异之处不过是将牛车、鞍马安排在墓室两侧壁而已。因此,智家堡沙场墓石椁壁画布局的时代宜靠后不靠前,而且第二阶段的墓葬壁画中也没有这种比较成熟的布局方式,所以,简报的年代判断可以接受。

  事物的发展具有连续性,以上壁画墓葬三阶段划分是为了认识上的方便,而不是说所有墓葬的特征都如此整齐划一,有些墓葬就表现出过渡性特点,如广远将军妻母墓中,石棺壁画题材包括烹炊、舞蹈、宴饮、饲养牲畜、室内交谈以及毡帐、仓房、车辆管场景,不同场景之间用步障隔开(图4),这种题材和隔离方式与大同沙岭7号墓壁画很相近,而现在已知的五世纪六十-年代前后墓葬中不再见到如此丰富的内容,因此,从内容上来看将广远将军妻母墓的年代向第一阶段靠拢可能比较合适。但使用石葬具似乎是第二阶段普及起来的现象,那么广远将军妻母墓的年代是否也存在着靠后的可能性?

  图4 山西大同广远将军妻母墓石棺壁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