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2017年六大考古新发现花落谁家

2018-01-18 16:08 来源:中国考古网 作者:张小筑

  2018年1月16日,备受瞩目的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终于出炉。从四万多年前择洞而居的新疆通天洞古人类到四千多年前以洞为家的南山先民、从活跃的曾国到沉睡的中山国、从海岱地区年代最早的城址到金代山祭遗存。这些考古项目为何能突出重围,经层层筛选后成为2017年度中国考古新发现?下面就来看看这些考古发现的精彩何在吧!

  新疆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曙光初现,四万年前的一把火

  新疆地区旧石器时代的洞穴遗址什么样?在此择洞而居的古人类又以怎样的方式生活着?此前这一切都还是未知数,直到2016-2017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在此进行了发掘清理工作,才逐渐解出了这问题的答案。考古队于洞穴内、外各布一探方,分别为T1515和T0505。发掘表明,已发掘部分可划分为14个地层单位,分为4组。其中1、2A、2B均属上部文化层,前两者分别为早期铁器时代和青铜时代地层,3~5层不见文化遗物,6A、6B、7、8A、8B、9层为旧石器时代文化层,出土大量石制品和动物骨骼化石。10层及以下为自然沉积,尚未见底。

  通天洞遗址航拍影像

  石制品组合

  遗址内旧石器时代文化层中出土的遗物包括数以千计的石制品与大量动物骨骼碎片。石制品种类丰富,包括勒瓦娄哇石核、盘状石核、勒瓦娄哇尖状器、各类刮削器与莫斯特尖状器等典型的勒瓦娄哇-莫斯特文化的石制品,此外还发现了原位埋藏的3个灰堆,经碳十四测定,旧石器时代文化层堆积的年代约为距今4.5万年。我们可以想象,在4万年前,彼时的古人类点燃的第一束火光,照亮了他们的洞穴家园。他们或许在狩猎、或许在制作工具,或许还会因为食物短缺而“敲骨吸髓”。作为新疆地区首个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通天洞遗址的发现和精细的考古发掘在国内考古界引起了不小反响,它对重新认识莫斯特文化在中国的传播与影响,进一步探讨亚欧大陆东西两侧史前时期人群的迁徙、交流、扩散等问题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同时在探讨古人类适应方式、生计行为、石料来源、古环境研究、年代学等方面都具有巨大的研究潜力与学术价值。

  报告人: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于建军

  评论专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 高星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研究员点评:通天洞遗址是近年来旧石器考古的重大学术发现,随着其未来研究的进一步深入,会更多地受到国际学术界的关注。高星研究员从丰富的文化遗存,清晰的年代定向、有序清楚的地层堆积、典型的莫斯特文化特征石器组合以及浮选所得炭化小麦等几个方面阐述了遗址的重要性。他认为,通天洞遗址为学术界一些热点问题的深入研究提供了新材料。遗址的原生地层和保存完好的洞穴沉积环境,使得用现代科技手段从洞穴遗址中提取古 DNA的重要信息具有了可能性;而遗址发现的勒瓦娄哇-莫斯特技术石制品,也为解决学术界争论的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是否存在旧石器时代中期人类文化遗存,以及莫斯特技术的传播路线提供了有力依据。通天洞对研究丹尼索瓦、尼安德特人的迁徙互动有意义,由此可以思考东西方的交流和人类技术发展是否同时和趋同的问题。而文化的关联和趋同性反映的是人类迁徙、技术和文化思想的传播与互动。

  济南市章丘区焦家遗址——揭示5000年前黄河下游鲁北地区的文明进程

  随着济南市章丘区焦家遗址的发掘和大量文物的出土,更多五千年前鲁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古人的生活片段正逐渐呈现。2016-2017年,山东大学考古与文博学系对焦家遗址进行了两次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2170平方米,发现了极为丰富的大汶口文化遗存,包括1圈城墙和壕沟、215座墓葬、116座房址、1座陶窑等,以及各时期灰坑974处。

  南区陶器祭祀坑H605

  M91随葬玉器

  本次考古工作对发掘区域内的聚落布局和聚落变迁有了较为清楚的认识,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发掘区的聚落功能表现出明显不同,经历了居住期—埋葬期—居住期三个大的发展阶段。已发掘的116座房址呈现出5000年前大汶口先民的“住房条件”,早于墓葬期的房址多为半地穴式,晚于墓葬期的房址多为地面式,房屋结构出现了由半地穴式到地面式的变化。此外,地面式房址还包括基槽式、柱坑套柱洞式单间和多间东西联排房屋等,由此可见先民居住房屋结构多样,功能不同,这些发现均填补了鲁中北地区大汶口文化中晚期阶段居住形态研究的空白。通过对215座墓葬的清理,取得一批丰富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埋葬和祭祀材料。墓葬中葬具的使用率高达62.8%,墓葬等级分化明显,少量大墓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存在毁墓现象。出土随葬品丰富,包括彩绘陶器和黑陶杯等,近半数墓葬出土数量不等的玉器共计400余件,可分为玉礼器和玉装饰品两大类,代表了黄河流域一处极为重要的用玉中心。除了上述重要发现外,考古队还在发掘区南部发现了夯土城墙迹象和墙体外侧的壕沟遗迹,从发掘的地层关系来看,一些时代为大汶口文化晚期的大型墓葬直接打破城墙。因此,城墙的年代不会晚于大汶口文化晚期。种种迹象表明,焦家遗址应是目前为止考古发现的海岱地区年代最早的城址。随着考古工作的持续推进,焦家遗址是深入开展鲁北地区史前聚落结构和变迁研究的理想案例,对探讨中国东部地区古代社会的文明化进程等学术问题具有重要意义。长期、系统地开展焦家遗址的聚落考古和多学科的综合研究,对于探讨鲁北地区聚落结构和人地关系、深化中国东部地区的文明起源和形成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和价值。

  报告人: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副教授 王芬

  评论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李新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李新伟研究员点评:焦家遗址城墙和壕沟的发现对认识大汶口核心聚落形态提供了新的资料、为认识龙山时代诸城林立的局面找到了本地源头。此前大汶口文化遗址发现的墓葬居多,房址偏少,但此次焦家遗址发现的房址已经显示出成排布局的基本特征,结合淅川下王岗、邓州八里岗等遗址发现的连间房屋格局来看,焦家遗址房址的发现为大范围内讨论排房聚落布局和大汶口文化的影响和互动交流提供了重要资料。

  得益于精细的考古工作,墓葬的棺椁制度被清晰地呈现,这丰富了对当时已经日趋完备的墓葬礼仪认识。出土玉器墓葬比例和玉器在随葬品中的占比远超此前大汶口墓地的相关数据,这一发现很大程度上改变人们对大汶口文化不重视玉器的看法,可能在大汶口中晚期受到与良渚文化交流的影响,玉器开始在礼仪系统中占有逐渐重要的地位。聚落功能的变化、城壕的发现、大墓毁墓现象的发生等对认识大汶口中晚期的社会变革具有重要意义。此前可能认为海岱地区的发展相对平稳,但焦家遗址提供的新信息也提示着在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可能也发生过剧烈的社会变化。

  除此之外,焦家遗址的发现还对探讨距今5000到4000年之间的时间段内的社会互动和文化交流具有重要意义。这一时期,形成傅斯年先生所描述的西高地和东平原并立格局。整个西北地区因为庙底沟人群的扩散开始大范围整合东方的南部是良渚文化的兴起、北部是大汶口文化的持续发展和向龙山时期的过渡,南北两区密切互动。随后不久便出现了陶寺文化、二里头文化。苏秉琦先生有诗曰:“华山玫瑰燕山龙,大青山下斝与瓮。汾河岸旁磬和鼓,夏商周及晋文公”。他以“西高地”的视角描述了这一过程。可能受限于当时的材料,苏先生并未充分讨论东部对大变革和文明形成所产生的影响。近些年,很多学者论述都涉及到大汶口文化的西进,如玉器钺刀琮等器形、镶嵌绿松石器、毁坏大墓等现象在大汶口文化中都有体现。焦家遗址大量玉器的发现也消除了对大汶口是否重视玉器、是否有能力传播玉礼制的质疑。焦家遗址的发现也强力提示着在陶寺文化形成过程中东方礼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由此我们应该更清醒的认识到,在中国相互作用圈这一广大的背景下,才能理解距今5000到4000年间各地区的文化发展,作用圈内部的互动才是中国文明形成的基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