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古建筑保护第一人”

——纪念柴泽俊先生逝世一周年

2018-01-23 16:47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祁伟成

  2018年1月5日是我国著名古建筑专家、山西省文物局原总工程师、山西省古建筑保护研究所原所长柴泽俊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日。老师的离去,是我国文博界、特别是古建筑行业的损失。

  老师的一生,艰辛而充满传奇。他生于农村,长于农村,幼年只读到小学,但他牢记“处处留心皆学问”的格言,从1954年参加工程队工作开始,时时认真,处处留心,先是主动对修缮中拆下的古建筑构件一一进行编号、测量、记录尺寸,同时留意大工匠修理或制作构件的程序、造型。这期间,他主动舍弃自己宝贵的休息时间,义务帮助住在同一院内的绿化队拉运仪器、搞测量,因此学会了高程、斜度等方面的测量技术,后来在古建筑保护工程中派上了用场。

  老师一生中总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勤学好问,刻苦钻研,从而成为古建筑修复保护的大家。在初入古建队时的1954年至1955年,他参加了太原晋祠献殿修复工程,工作之余苦读宋代《营造法式》和《清式营造则例》,并向来晋祠考察工作的古建专家祁英涛、杜仙洲、刘敦桢虚心求教;献殿工程完工后,他步入晋祠导游队伍,很快将晋祠各景点解说词顺序串连,除了在文字上作部分修改外,还开始学习用照相机拍摄景点洗成照片,编成图文并茂的《晋祠》小册子,后于1958年初正式出版。紧接着,他于1956年负责晋祠圣母殿工程,完成了全部42尊侍女塑像基座的增高。正是这一工程,成为他以后主持山西重要古建筑修缮保护工程的起点。接着他就和郎凤岐一起,着手组织了唐代建筑南禅寺的维修,不久又组织元代道观建筑永乐宫的迁建工程,首开中国文物整体迁建创举。此后,他先后主持和指导过百余项古建筑文物保护工程,为解决如何保护文物建筑原状的难题做出了贡献。

  老师对待工作不仅踏实、狠干,而且每项工作总要见底。1978年,组织上调他到省古建队担任领导,到任后不久,他觉得自己既然是省古建筑保护工作的领导之一,就要弄清全省古建筑的底数,于是决定亲自对全省古建筑进行实地考察。有时和单位的技术人员组成一组,有时只身前往,对每一经见的古建筑都进行了测量绘图、勘察记录;收集碑刻、题记及文献资料;对附属文物记录在册。经过20多年的深入考察,他对山西109个市、县尚存的古代木构建筑、楼阁、佛塔、戏台、壁画、彩绘、石窟造像、石刻、琉璃九个类别的文物数量、规模、分布、始建时间等都进行了较为详尽的了解,通过考察,不仅证明山西尚存的古代建筑居全国之首,而且石桥、佛塔、民居、石窟及石刻等的数量均居全国之首,成为山西省列入全国文物大省的重要依据。在理清了全省古建筑的类别、数量的同时,老师还针对古建筑保护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的相应措施。其中,不改变文物原状就是老师在文物保护中的经典之作。

  培养专业人才,是老师时时关心的大事。他通过举办培训班、讲课传授等方法,为山西省培养出了大批古代建筑专业人才,打造出高素质古代建筑保护修缮的过硬队伍。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大家》栏目,曾于2011年5月中旬报道了柴泽俊先生一生为古建筑保护研究事业奋斗的事迹。与此同时,老师集理论研究与实践操作于一身,先后发表了学术论文60余篇,编撰出版了《三十年来山西古建筑及其附属文物调查保护纪略》《山西古建筑通览》《朔州崇福寺》《朔州崇福寺弥陀殿修缮工作报告》《太原晋祠圣母殿修缮工程报告》《山西寺观壁画》《繁峙岩山寺》《山西佛寺壁画》《解州关帝庙》《洪洞广胜寺》《山西琉璃》《山西古代彩塑》《山西古建筑文化总论》等专著20余部。对古代建筑在岁月沧桑中的变异、损坏及保护、修复,总结研究,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

  至于老师对我的直接教诲,更是既贴切又鼓励。在我向他讲述自己的制作技艺时,他满怀深意地对我说:“现代,一些古建筑建造技术濒临失传,如锛、砍、凿之类,修缮古建筑(包括恢复古建筑)文物,有些用机制构件代替手工构件,园林构件(椽子之类)用机器镟制而成,石栏板之类用机器雕刻,不仅抹杀了历代建筑特征和风格,在观感上也截然无趣。基于此况,传承古建筑制作技艺,传承营造古建筑小样模型,用以教学、陈展,对古建筑技术人员和工人匠师进行培训示范,就显得十分重要了”。老师还结合实际,在2013年3月亲自指导我们对晋祠博物馆宋代建筑小样进行了断代分析并作出修复技术方案。

  我和老师相遇相知20余载,并于2012年有幸被他收于门下,做了关门弟子,使我在古建筑保护和传统古建筑模型制作技艺的专业知识等方面获益匪浅。当我作为传承人所代表的项目——传统古建筑模型制作技艺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时,老师给予我肯定与鼓励,更重要的是在和老师相处的时间里倾听和亲历了他好学上进、敢于负责、敢于担当的精神。他的仙去,使我失去了事业上常予鼓励和教诲的恩师。

  老师甘于清贫,几十年居于斗室,家具陈设几十年不变,我每每去家中拜访,居所总是一成不变的安静、整洁,书房更是简单朴素。2007年初老师因颈椎疼痛,只能站着撰写稿件、研究工作。博古架上摆着的皆为寻常物件,甚至有一瓶绢花放在上面,现在绢花还在那里,唯一不同的是客厅上面多了块2012年2月23日山西省文物局授予柴泽俊先生“文博大家”的匾额。这是老师一生荣耀的总结,无论是“文博大家”,还是“山西古建筑保护第一人”的称谓,老师都当之无愧。从2014年开始,住院成了柴老师的家常便饭,但他从来没有忘记工作,最后的时光里,老师虽被病魔缠身,但依然在书房的自制板架上创作着《永乐宫迁建亲临纪实》一书。这是一个文物工作者的坚守,也是他对事业的热爱与追求,对工作的敬业与坚守,甘于清平、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是他留给家人最大的财富。2015年8月,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柴泽俊先生的座右铭“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勤奋耕耘、默默奉献”为题报道了柴泽俊先生的古建人生,给予了柴老师高度评价。他用责任和担当树立起一代大师风范!

  老师经常说,自己一生有很多爱好,但都没时间去做,只有投身到古建筑的研究中,才觉得自己过得更有意义。文物界称他是古建界的“百科全书”。在大家的心目中,老师作为文博大家、作为全国古建筑行业的专家,身体力行,把毕生的心血奉献给了他热爱的古建筑事业。

  缅怀老师的长期教诲,我决心要像老师那样发奋工作,以责任和担当搞好自己的专业;缅怀老师,就要努力为古建筑保护专业培养人才,使我们的事业存续不断,使中华民族的文化得到发扬光大;缅怀老师,就要将他“守得清贫,耐得寂寞,勤奋耕耘,默默奉献”的座右铭作为当代古建筑行业后辈的人生训条,砥砺奋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