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丝路漫求索

2018-02-01 09:2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杨雪梅

  2017年末,在北京大学中古史研究中心组织的中国西北科学考察团九十周年高峰论坛上,意外见到了王炳华先生。他被安排作关于新疆考古的主题报告——《从高加索走向孔雀河》,这样宽阔的视野似乎也只有他可以驾驭。

  自1960年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毕业赴新疆工作算起,王炳华先生在新疆作了40个春秋的考古。2000年退休之后,他被请到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西域研究所教书育人。这几年他笔耕不辍,继续沿着西域研究之路,把自己见证并思考的新中国新疆考古事业讲给更多的人听。前不久,刚刚拿到了中西书局出版的厚厚一本《探索西域文明》,这是王炳华的师友们按学界惯例为他的八十华诞而组织的论文集,书中有炳华师根据自己工作日记整理的《考古行脚五十年》,而改革开放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40年前的1978年,季羡林、任继愈先生一起访问新疆,王炳华陪着他们在乌鲁木齐、吐鲁番、克孜尔、库车库木吐拉考察。“新疆考古,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一直备受世界关注;改革开放之后,这种关注度立刻显现出来。”

  在汉代丝绸之路开通之初,楼兰曾是丝路交通的重要节点,但由于种种原因在4世纪以后便衰落了,古城也随之消失。1901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重新发现楼兰古城,各国探险家纷至沓来。我国考古学家黄文弼于1930年曾到达罗布泊北岸的土垠遗址,但因为湖水暴涨而未能进入楼兰古城。新中国成立后,罗布泊成为军事禁区,楼兰考古再次沉寂。直到1979年,中央电视台与日本NHK合作拍摄《丝绸之路》,王炳华受命带队进入罗布泊,才有机会重新走进楼兰。

  1979年底,王炳华在位于罗布泊西北的孔雀河河谷发现了古墓沟墓地,墓葬出土的文物证明早在3800年以前的青铜时代就有人类在这里生活。因为这一发现,罗布泊和古楼兰成为那时世界关注的热点。“80年代末,国家有关部门表示,在条件合适时,可以考虑与外国合作进行考古发掘。之后才陆续有了中日尼雅考察、中法克里雅考察等。”他几乎参与了20世纪90年代新疆考古全部的重要发现。

  王炳华先生在其考古生涯中,足迹遍及塔里木盆地周缘各绿洲、罗布淖尔荒原、吐鲁番盆地、天山北麓各绿洲、伊犁河流域、阿勒泰山,相关的著作更是广受瞩目。在他看来,新疆的考古,从来不独属于新疆。早在张骞凿空之前,就有一条“史前丝绸之路”的通道存在,对于它的了解完全依赖于考古发现与科学研究。“如今有更多的科研机构同时在新疆从事考古,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不断填补着时空上的缺环。在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时,因为会涉及许多的国家,许多的民族和地区,考古所揭示的古代丝绸之路上的经验和教训,必定有值得我们今天汲取的地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