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满:古人的存钱罐

2018-02-07 16:58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张家旗

  快过年了,许多小朋友开始期待起好吃的、好玩的,还有最想要的压岁钱。许多 70后、 80后应该都有一段关于“存钱罐与过年”的回忆。那些存钱罐或是可爱的小猪、小狗造型,或是漂亮的娃娃造型。平日里,攒下一角、二角的零钱,就会塞进存钱罐的“肚子”里,等到过年时,再将存钱罐打开,数一数自己一年来积攒的财富,然后用这笔“巨款”去买零食、玩具。待过年时,大家都会将收到的压岁钱继续攒进存钱罐,开始期待下一个新年。

  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陶语诉春秋——古代陶瓷与文化生活展》的汉代展厅内,有一件出土于陇县的扑满,它上宽下窄,整体略呈圆台形,只有顶部有一道狭长的投币口。这样的扑满,在数千年前,就是几乎家家都有的什物,造型大多为罐形或匣形,陇县出土的这个扑满,就是比较典型的造型之一,有的扑满还会在腰身附近开个孔,用绳子吊起来。

  扑满的历史悠久,最早在战国晚期至秦代,就有关于它的文书记载。直到 20世纪中期,仍有不少人在使用它。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中就有“他轻轻地摇了摇那个扑满”的描写。而在新中国成立后到 1955年《储蓄徽志新图案》颁发以前,我国还使用过一个以“扑满”为中心图案的储徽。

  扑满的别名很多,比如悭囊、闷葫芦、储钱罐等,秦代的钱缿可以看作是扑满的前身。据秦代的《关市律》记载,当时的手工业者在出售产品后,必须将钱投入钱缿中,而且这个过程必须要让顾客看到,如果不这样做,就要受罚。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对“缿”的解释是:“古代储钱或投受函件的器物,入口小,像扑满,有的像竹筒。”

  从《关市律》和词典上的解释来看,钱缿就是用来储钱的器物,但加上了“必须被人看到”和“违者受罚”的要求,也为储钱这个较为私人化的举动加上了监管性质,直到扑满出现。

  扑满的名字第一次出现是在《史记》中。“扑”就是用棍子或锤子击打的意思,扑满一般是陶制或瓷制的,因为只有顶部的入口,所以如果钱存满了,就要将其击碎,才能取出钱,“扑满”之名便是由此得来的。

  低调的礼物与巧妙的寓意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所藏的汉代扑满,从外形上看很朴实,没有精美华丽的纹饰,也没有寓意深远的铭文。其实,从现有发掘出的扑满实物来看,它们大多是这样朴实的造型,较为华丽者,也不过有几圈简单的纹饰,或是几句简短的铭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扑满是一次性的,做得再华丽,也免不了“粉身碎骨”的结局,而且古人从扑满这种简朴的造型上,也读出了深远的寓意,这便是“存钱要细水长流,花钱要深思熟虑”,这也体现着我国古代人民的生活智慧。

  扑满第一次被文人关注,是在汉代时。西汉名臣公孙弘少时家贫,他从猪倌做起,一步一步上升,最终当上了汉武帝的宰相。他一生风评挺好,还留下了“后来居上”“东阁待贤”等典故。在古代历史笔记小说集《西京杂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公孙弘被举贤良时,他的好朋友邹长倩给公孙弘送了三件礼物,其中就有扑满。邹长倩在给公孙弘的信中说,扑满是陶土做的容器,有入口,没出口。当钱塞满了,就会被击碎。土是粗糙的东西,钱财是宝贵的东西。扑满只知收入而不付出,只知积蓄而不释放,所以才会被击碎。有的人只敛财,却从不散财,最后就会像扑满一样,这难道不应该引以为戒吗?这也是我送你扑满的原因。

  公孙弘是聪明人,他高兴地收下礼物,并在之后的人生保持着勤俭节约的习惯。不仅如此,他还在自己的丞相府营建馆所,接待贤士宾客,与他们谈论国家大事,积极寻求治国建议。他不仅用积极的态度求贤,还善待这些贤士,将自己的俸禄全部散给他们,为他们提供衣食,以至于自己家里都没啥剩的。这种轻财重义的做法,也让公孙弘收获了不少名声。最后,公孙弘平平安安过了一生,避开了“扑满”的命运。

  历史的见证与重要的道具

  公孙弘与扑满的故事太有名了,以至于扑满在后世文人的心目中,有着独特的地位。他们在各种文艺作品中,频繁将扑满当作比喻的对象或重要的道具来使用。

  唐代著名政治家、宰相姚崇曾写过一篇《扑满赋》,批判金钱,也批判某些人贪婪和自满的恶习,同时告诫自己的子孙后代为人、为官之道。在《扑满赋》中他写道:“谦以自守,虚而能受。”这既是在写扑满的特点,也是在传达满招损、谦受益的道理。这篇文章立意高远,后世许多文人都模仿过这种写法,唐代的韦肇、张鼎,元末明初的顾禄,清代的李如筠等,都以扑满为主题写过赋。甚至在科举时,《扑满赋》还成为考试或考生之间相互切磋的题目。

  陆游曾写过“钱能祸扑满,酒不负鸱夷”的名句。唐代的齐己在《扑满子》中写“只爱满我腹,争如满害身。到头须扑破,却散与他人”,以扑满的下场警示他人。南宋的范成大在《催租行》里写“床头悭囊大如拳,扑破正有三百钱;‘不堪与君成一醉,聊复偿君草鞋费’”,揭示了当时底层人民艰苦的生活……这样的作品还有许多,扑满也在一首首诗文中,见证着朝代的更替、生活的变化。

  在著名的《聊斋志异》中,扑满更是作为重要道具登场。其中一篇《辛十四娘》里,辛十四娘与冯生成亲后,送嫁妆的队伍中有人“扛一扑满,大如瓮”,后文中,关于辛十四娘向扑满中投钱的描写出现了好几次,直到最后辛十四娘离开冯生,冯生与继室禄儿一贫如洗时,冯生突然想起扑满。当他找到扑满后,“扑而碎之,金钱溢出”。

  小说是虚构的,但这恰恰证明了扑满在人民生活中的普及程度,在这篇小说中,扑满也承载着节俭、勤劳等美德。小说中所描写的大如瓮的扑满,在出土的文物中是不多见的,但是在画中却真的有。郑州博物馆的申永峰在《说扑满》中提过,清末天津杨柳青戴廉增年画作坊曾刻版印刷名为《爱国大扑满》的年画,画中,一名男子手持教鞭指着一个“大如瓮”的扑满演讲,台下,一名老人在告诉孩子爱国的道理,旁边的听众则交口称赞这一义举。在这里,扑满成了爱国的象征。

  从市场监管的工具,到提倡节俭廉洁的象征,再到承载剧情起承转合的道具,扑满这个过去曾随处可见的生活用品,有了众多特殊的身份,人们用扑满存钱,也在扑满身上看到警示,还通过扑满领悟为人处世的道理。这种看似不起眼的文物,也因此成为我们精神上的国宝。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