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即吾乡

——考古发现中的“安乐窝”精神内核

2018-03-05 15:22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杨冠华

  2014年8月至9月,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羊祜山发掘了一座明代墓葬,墓主人为明襄藩门正聂相寿,官阶正六品。在墓室后壁正中阴刻墓碑一通,墓碑上方嵌一长方形石块,其上阴刻楷书“安乐窝”三字(左图)。这是“安乐窝”首见于正式的考古发掘。

  安乐窝一词,由北宋邵雍首先提出,此前多见于文献记载。《宋史》卷四二七《道学列传一·邵雍》载:“雍岁时耕稼,仅给衣食。名其居曰‘安乐窝’,因自号‘安乐先生’”。邵雍曾作《安乐窝铭》:“安莫安于王政平,乐莫乐于年谷登。王政不平年不登,窝中何由得康宁?”安乐窝即是由其中第一、二、四句的首字组成。安乐窝的标准,邵雍自有定义,他在《无名公传》中说:“所寝之室,谓之‘安乐窝’,不求过美,惟求冬暖夏凉。”安乐窝一词,今天来看,接地气,有温度,很难想象它出自温文尔雅,言必称之乎者也的北宋文豪之口。但是这个词绝非邵雍一时兴起、信口开河的随意之作,它蕴含了深刻的个人价值取向和处世态度,也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流行思潮,迎合了底层人士对于居者有其屋的基本诉求。“安乐窝”既有传统思想文化中的“安乐”之雅,又有传统俗语中的“窝”之俗,在社会各个阶层中引起了比较广泛的共鸣。

  邵雍是北宋著名的理学家、道家、诗人,与程颢、程颐、周敦颐、张载并称“北宋五子”。朱熹也把上述五人加上司马光,称为道学“六先生”。邵雍科考未成,但并未因此消沉,他花费了很长时间四方游历,参理悟道。他躬行孝道,侍奉父母,虽然家徒四壁,但仍能怡然自乐。其大隐隐于市和百善孝为先的理念为其赢得了广泛赞誉,司马光、富弼朝廷重臣等均敬重其为人,与其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友谊,被邵雍称为“安乐窝”的宅子便是司马光等人出资为其购买的。宋仁宗和宋神宗年间,虽曾两度被举荐为官,但均称病不出。他身上体现的出世与入世的处世哲学深刻地影响了很多人。

  作为以振兴儒学为己任的理学家,邵雍提出的安乐窝体现了浓厚的儒家中庸思想。孔子评价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颜回身上体现出的安贫乐道的人生境界得到了孔子的高度评价。刘禹锡《爱莲说》:“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其中体现的陋室之陋与陋室主人高洁傲岸的高尚品格对比鲜明,也正是安贫乐道的绝佳注脚。“安乐”所蕴含的思想内涵恰恰耦合了这种悠然出世的人生哲学。

  邵雍一生不仕,并非超然世外,做一个毫无担当的区区隐士,而是以另一种方式体现自己深沉的家国情怀。宋神宗为了富国强民推行“熙宁变法”,由于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新政推行步履维艰,不少官员迫于压力,纷纷辞职。邵雍的门生旧友经常登门拜访,求教良策。邵雍认为“此贤者所当尽力之时,新法固严,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赐矣。投劾何益耶?”明确反对官员的懒政和不作为,表达了自己的民本主义和爱民思想。这又是邵雍入世的真实写照。

  宋代以来,安乐窝见诸于很多文学作品中,即是这个词深入人心的绝好体现。辛弃疾《题鹤鸣亭》:“疏帘竹簟山茶碗,此是幽人安乐窝”。宋方壶的元曲《水仙子·隐者》:“青山绿水好从容,将荣华富贵撇过梦中,寻着个安乐窝胜神仙洞”。蒲松龄《聊斋志异》:“吾家娘子悯君厄穷,使妾送君入安乐窝,从此无灾矣。”

  羊祜山明墓,除了出土“安乐窝”石牌,还伴出八棱形釉陶盖盒,属于舍利函器,常见于明代佛塔装藏物。这件釉陶盒上装饰有与佛教相关的纹饰,如摩羯鱼、供养七宝等图案,盒内有五色舍利以及专门用于佛教仪轨中的“金玉满堂”供养钱(右图),说明墓主人生前笃信佛教。在同一座明代官员墓中,既出土“安乐窝”石牌,又出土佛教舍利函,这也是古人“事死如事生”“视死如视生”的精神表达。墓主人聂相寿既认同邵雍“此心安处即吾乡”的儒家理念,将墓室打造成另一个世界的安乐窝;同时,他也相信人生有轮回的佛教思想,许愿来生仍可以找到自己的安乐窝。可以说,“安乐窝”明墓的发现,真实反映了明代万历年间儒释道三教合一的社会宗教信仰体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