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崖土司城沿革考

2018-03-06 14:53 来源:“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王炎松 等

  唐崖土司城位于湖北省咸丰县唐崖河畔,俗称“皇城”,是我国土家族聚居区最大的“中国第一处保存最为完整”的土司时期的文化遗址。据史料记载,唐崖土司城始建于元至正六年(1346年),扩建于明天启元年(1621年),是在当地以武功著称的覃氏土司的城寨,至今尚留存有诸多遗址、遗迹。唐崖土司城遗址作为鄂西土司时代的重要遗迹,在历史文化、城池格局、建筑形制等方面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2006年,唐崖土司城遗址被国务院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9月,湖北省文物局考古工作队入驻土司城遗址,进行考古发掘。2015年7月唐崖土司城遗址与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贵州遵义海龙屯遗址联合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唐崖土司城是土司文化的物质载体,是一段已消失的文明的重要见证,是一座文化的宝藏,作为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值得社会各界进行学习和研究。本文将从土司的世袭沿革、墓葬的沿革、城池格局沿革等方面对唐崖土司城的发展沿革进行研究。

  一 唐崖土司的世系沿革

  唐崖土司城作为鄂西覃氏土司的治所,其城池格局的发展与唐崖土司的兴衰密不可分,尤其与土司城的历任最高统治者——土司的时代、政治、文化背景息息相关,因此在研究唐崖土司城的城池格局前,必须对唐崖土司的历史尤其是土司的世袭沿革有深入的了解,下面将简单介绍唐崖土司的世袭沿革,并结合史料论述与推测他们对唐崖土司城城池格局发展的影响。

  唐崖土司自元代末年设立到清雍正时期因“改土归流”而走向消亡,共历经十八世土司,其中有几任土司对唐崖土司城格局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影响,其中覃启处送是第一代唐崖土司,据史料记载覃启处送因平息叛乱有功,被元朝政府授唐崖宣慰使之职,封武略将军。根据唐崖土司《覃氏族谱》的记载:“启祖元朝宗籍,始祖铁木乃耳,是授平肩之职,生颜伯占儿,生文殊海牙,生脱音贴儿,特授宣慰使之职……脱音帖儿生福寿不花,生覃启处送。”如果这段记载属实,则可以推断覃启处送为蒙古人且为铁木乃耳的后裔,作为唐崖土司城的最初建设者与规划者,覃启处送的蒙古族背景对城池格局发展的影响因为史料的匮乏已经无从考证,但从唐崖土司城的选址可以发现,唐崖土司城并未选择一般的南北走向的地块,而是选择了东西走向的地块。这种选择与传统中原地区坐北朝南的习惯迥异,而与蒙古族在太阳崇拜下的建筑选址布局类似。根据自然地理条件和民族习俗而设计,以蒙古包为代表的蒙古族建筑朝向是东南的,这与古代北方草原民族的崇尚太阳、朝日之俗有关。但这种东南向习惯不仅是一种信仰,更多的是为抵御严寒和风雪,包含着草原人民适应自然环境的智慧和创造。唐崖土司城的这种选址是否与覃启处送的蒙古族背景有关,也是值得探讨与研究的问题。

  根据族谱记载二世土司覃值什用“因冒微过降级,授长官司之职”,同时根据《明史》记载“洪武七年(1374年)四月,改唐崖安抚司为长官司”,明初二世土司覃值什用由于冒犯上级致使唐崖土司的地位下降,由宣慰使降为长官司。在中国古代无论是建筑的等级还是城池的格局,在“礼制”上都有严格的规定,都与建筑使用者与城市统治者的等级息息相关,而二世土司覃值什用的降级对土司城的城池规模与形制必然有一定的影响。

  从三世土司覃耳毛到十一世土司覃文瑞,唐崖土司城历经了近两百年的较为平稳的发展期,在明代末期十二世土司覃鼎统治期间走向了全盛。根据《覃氏族谱》记载“十一世祖覃文瑞,万历十六年(1588年)袭职。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病故。其事迹不可考。生三子,长子覃鼎、次子覃昇、三子覃星”。由此推定覃鼎于1613年后袭位。在覃鼎统治期间,其夫人田氏与覃杰对唐崖土司城的发展与繁荣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关于覃杰,在唐崖土司城据相关资料的记载上前后出现了三次:第一次出现在明朝嘉靖年间,第二次在万历辛亥年,第三次在天启年间。第一次根据史料记载,自嘉靖年间,覃杰定下族规,规定覃姓只能与龙潭土家大姓田姓女子通婚,因此在天启年间覃鼎娶龙潭安抚司田氏之女为妻,覃鼎的田氏夫人由于能力出众,成为唐崖土司城的重要管理者与建设者。第二次根据张飞庙遗址中石人、石马身上的明嘉靖年间的刻字,覃杰的儿子名为覃文仲,与覃鼎的父亲覃文瑞是同辈,由此可以推断覃杰应是覃鼎的叔祖。第三次明天启年间,据族谱记载“天启二年(1622年)奉总兵薛调授渝城,生擒樊龙、樊虎,于天启二年监军道,越具钦依峒主覃杰,分掌司权。征水西安邦彦,随军门王总兵冒进大方苗巢,兵陷,是杰冲关斩煞,势如破竹,救陷出围,毫无损失”,由此可以推断在这一时期的唐崖土司城,覃杰是地位仅次于覃鼎的重要人物,且正如文献所言除了田氏夫人,覃杰也是这一时期的重要人物,“钦依峒主覃杰,分掌司权”,作为分掌司权的钦依峒主,对唐崖土司城事务无疑具有较大的管理权。根据有关考证,覃杰为覃鼎的族弟,所以关于覃杰的身份和在唐崖土司的历史地位需要进一步考证。

  覃鼎的成就主要体现在军事方面,他带领唐崖土司城的军队多次被朝廷征调,东征西讨,战功赫赫,被朝廷重新授予宣慰使之职,并被册封为平西将军,天启皇帝赐建牌坊一座,并为其亲笔御书“荆南雄镇,楚蜀屏翰”。与此同时,根据族谱记载,在内政方面,覃鼎的夫人田氏与覃杰积极建设土司城,建造了大寺堂、张王庙、牌楼、街道等,使得唐崖土司城的城池格局丰富完整起来,同时城池规模达到了鼎盛。在经历了十二世土司及其夫人统治下的繁荣之后,伴随着明清之际整个华夏大地的动荡不安与血雨腥风,在这种大时代背景下唐崖土司城也极盛而衰并最终走向了灭亡。十三世土司附逆吴三桂,十四世土司参与谭宏叛乱并纵兵劫掠黔江县,这些行为都使清朝政府加强了对唐崖土司的压制。十五世土司任上,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清朝政府“赎回”唐崖司此前所侵占民屯十七处,这实际上极大地削弱了唐崖土司的势力。雍正四年(1726年),清朝政府开始大规模实行“改土归流”政策,雍正十三年,唐崖十六世土司迫于压力自请归流,虽然土司的官职依旧延续到第十八世,但由此唐崖土司名存实亡,唐崖土司城也慢慢地失落于历史的尘埃与烽火之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