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畔的青铜“动物乐园”

2018-03-14 13:59 来源:文汇报 作者:单颖文

  湖南青铜器以动物造型居多,且主要是从山区、湖区偶得的。借湖南省博物馆主办“春秋战国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的契机,本报记者邀请了多位当地资深的文物工作者,为我们介绍部分器物的前世今生。

  去湖南省博物馆观“湖南人——三湘历史文化陈列”展览,不少青铜器的研究者都会特别关注一个展区——第四部分“生活的足迹”之第一单元“青铜时代的南方礼乐”。此地以人面鼎、皿方罍与大铙起领,展出了大量食器、酒器、乐器。这里的食器和酒器展柜前总是人头攒动,且特别容易吸引小朋友。原来,这里展示了猪尊、牛觥、虎卣、象尊、羊尊、马尊等等,常常是家长边读展览说明,边对器物指指点点,和孩子进行问答——这是什么动物,那又是什么?

  高至喜(右)、熊建华近距离观摩四羊方尊

  出土于湖南省宁乡月山铺转耳仑四羊方尊

  “以动物造型居多,这是公认的湖南青铜器的一大特色。”说到家乡的青铜器,现年78岁的湖南省博物馆原馆长熊传薪颇感自豪,“湖南是我国长江以南出土青铜器最多、最重要的一区,而且很多青铜器都是独一无二的。”

  在这一单元的展览入口处,记者看到柱墙上贴着一幅大图,图文并茂地标注了在湖南各地出土了哪些商、西周重要青铜器。从出土地点来看,它们的出现似乎零星分散,遍及湖南全境。熊传薪介绍,湖南的青铜器主要不是在墓葬里集中发现的,而是散见于山顶上、山脚下、湖区等等,可能是古人用来祭祀山川河湖的。也正是由于这个分布特点,这些珍贵文物常常是在偶然情况下获得的。

  为四羊方尊找到准确出土地

  出土于湖南的四羊方尊,被誉为“十大传世国宝”之一,现存国家博物馆。不过,这件国宝的“身世”传奇,甚至人们都不知道它的确切出土地点,直到1963年夏天……

  “我在宁乡待了三天,应该是最后一天,就是1963年7月2日,找到了四羊方尊的确切出土地点。”现年86岁的湖南省博物馆原馆长高至喜说起这段55年前的往事,依然神采飞扬。他记得,当时盛传四羊方尊是在湖南省宁乡县沩山观音庵出土的。“后来,我在宁乡月山挨家挨户去问,发现其实它出土于宁乡月山铺转耳仑。”

  事情还要从1963年早些时候说起。当时,宁乡黄材公社寨子大队秘书姜伏宗在炭河里塅溪河中拾到的一件商代“癸举”兽面纹提梁铜卣,卣内藏有1100余颗玉珠、玉管,他便将这批文物送到了湖南省博物馆。时任博物馆考古部负责人的高至喜看到这些文物,就想去当地实地探访。6月30日,他和馆里的老技工漆孝忠两人来到宁乡黄材找到姜伏宗,在他的指引下来到提梁卣的出土地进行初略勘察。凭着以往的经验及从村民处听说的各种“宝贝”出土传闻,高至喜觉得这一区域很可能有文物集中的遗址存在。不多久,他们就在提梁卣出土地上游约20米处,发现了一处古文化遗址,找到了大量遗存。高至喜发现的这处文化遗址,便是后来引起考古界高度关注的“炭河里遗址”。

  第二天上午,高至喜和漆孝忠从黄材沿塅溪河而行,前往月山铺——高至喜曾听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专家蔡季襄说,当地有人收藏了20多件商周青铜器。“可我们一路打听这个人和青铜器的消息,大家都说不知道。”于是,他们只能找了家公社招待所先住下,一家家地去打听。7月2日,当他们走进村民姜景舒(锦书)家中时,偶然得知他和兄弟20多年前在转耳仑挖红薯土时,曾挖获了一件有四个“水牛”的宝物。“我当时就想,会不会是四羊方尊?”高至喜马上请姜景舒带路,前往宝物出土地查看。在到达月山公社龙泉大队转耳仑,也就是黎家冲背后山腰后,姜景舒告诉了高至喜他的挖宝经过——

  1937年,姜景舒在转耳仑挖红薯土时铁锄碰到了一个“硬东西”,以为是石头,没有管它。没想到,第二年,1938年4月的一天,他在挖红薯土时铁锄又碰到了这个东西,挖出来一看,竟然是个文物。经过商议,姜氏兄弟以400大洋(一说240大洋)将此器卖给了黄材的一名古董商。不久,这个古董商又把这件宝贝高价卖给了长沙的古董商。由于长沙的古董商是几个人集资购宝,最终因分赃不均闹到了长沙县政府,惊动朝野,宝贝便由省政府接管。一时间,媒体纷纷报道这件宝贝的横空出世,当年8月27日,中央社发布了《宁乡黄村发现周代古鼎》的消息,长沙的《力报》《国民日报》《观察日报》均刊登了这则新闻。从照片和文字描述看,这件宝物就是四羊方尊。

  此后不久,日寇进逼长沙,四羊方尊被送到湖南省银行保管。1938年11月,国民党湖南省政府和省银行均迁往沅陵。渐渐地,四羊方尊没了音讯。解放后,1938年曾在长沙感受过“四羊方尊热”的周恩来总理想起了这件宝物,责成文化部追查。可当年参与运送的人或是不幸丧命,或是断了音信,一时不知从何查起。

  没想到,1952年,蔡季襄在清理中国人民银行湖南省分行的一批国民党遗留物时,偶然发现了盛放四羊方尊碎片的箱子!高至喜听蔡季襄说,四羊方尊在日寇轰炸沅陵时,从香几上掉下来震碎了。也有人说,是运送四羊方尊迁往沅陵的车队在路途中遭日机轰炸,方尊被炸成了20多块。

  1954年,国内文物修复专家张欣如接到了修复四羊方尊的重任,花了两个多月,才让它“起死回生”。1956年,经过与宁乡县政府的沟通,四羊方尊交由湖南省博物馆收藏。1959年,在国庆10周年时,四羊方尊被调往中国历史博物馆(国家博物馆前身)展出并收藏。

  “现在湖南省博物馆里,还有四羊方尊的残片呢!”高至喜说,前往宁乡调研四羊方尊出土经过时,看到了姜景舒当年卖宝贝的时候,曾把之前不小心敲掉的方尊口缘处一块云雷纹铜片和两块羊角残片留下来作纪念。经多方努力,姜氏兄弟最终将文物残片无偿捐献给了湖南省博物馆。现在,姜家还保留着1977年宁乡县文管所负责人写下的收条:“今收到月山公社龙泉大队茶园生产队姜景舒同志古铜(即四羊方尊之部分)。”姜家后人回忆,当年县里还给姜家发了一支钢笔、一个口杯、10元钱作为奖励。高至喜记得,2007年四羊方尊“回老家”在湖南省博物馆展出时,还取出了这些馆藏残片进行比对,“完全对得上”。

  湖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熊建华告诉记者,早在新石器时代,羊就成为陶器的“仿生”对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羊是一个重要的象征符号。比如,在易学家的研究中,“羊”被借用为“阳”的象征符号,“三阳开泰”就有万物更新的象征意义。他认为,羊或羊形在商代祭祀礼仪中,可能与象征秋天的虎对应,是象征春天到来的祭祀符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