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盘史诗——虢季子白盘

2018-04-02 08:59 来源:国家博物馆 作者:

  铜盘是商代至战国时期流行的一种水器。小盘盛水用来洗手、洗脸,大盘用来洗浴。

  国家博物馆珍藏着一个有着近三千年历史的铜盘,它就是著名的“虢(guó)季子白盘”,这是迄今发现的西周时期形制最大的铜盘。

  认识虢季子白盘

  西周 虢季子白盘

  虢季子白盘完全由青铜铸造而成,体形硕大。铜盘重215.3公斤,长137.2厘米、宽86.5厘米、高39.5厘米。

  铜盘呈长方形,四角为圆弧状,腹下敛,平底,有四个曲尺形的足,铜盘四壁外侧通体铸有花纹,上部为窃曲纹,下部为环带纹,整体纹饰十分精美,又不失敦厚大方、庄重肃穆的西周神韵。更值一提的是,在铜盘两侧,还各有两个向外突出的兽首衔环,环上的花纹呈绳索状。这说明,当年要挪动这个铜盘,必须要套上绳索,由七、八个壮汉一起用力才行。

  它因何而珍贵?

  虢季子白盘铭文

  虢季子白盘之所以珍贵,不仅在于它的形制,盘内底部正中铸刻的111字铭文更让人称奇。这些铭文被后人赞为青铜器上的“史诗”,在文学艺术方面具有十分独特的鉴赏价值。

  铜盘铭文的第一句这样写道“隹十又二年正月,初吉丁亥,虢季子白乍宝盘”。这句话向后人明确指出,铜盘是在周宣王十二年也就是公元前816年,由虢季子白铸造的,这也正是铜盘名字的由来。

  “虢季子白”是谁?

  “子白”(图片截自视频)

  那么“虢季子白”又是何许人呢?据史料记载,“虢”是西周时期的一个诸侯国,位于今河南省三门峡附近。“季”是中国古代对兄弟排行的一种称谓,“伯、仲、叔、季”,“季”是兄弟排行中的第四位。“子白”就是这位虢国公子的名字。

  据有关专家考证,虢季子白在西周的历史上是一位赫赫有名的贵族,他曾多次带兵出征,以骁勇善战著称。他制作的铜盘上,就用铭文记录了一场战斗。

  铭文这样写道“搏伐猃狁(xiǎn yǔn),于洛之阳。” 这句话说明了敌军的身份和战斗的地点。通篇诵读虢季子白盘的111字铭文,2800多年前的烽烟历历在目。在西周宣王时期,北方的猃狁族入侵,子白在对猃狁的一次战斗中,杀敌五百余人,俘虏五十人。战斗结束后,子白将俘获的敌人献于周王,周王设宴款待子白,并赏赐子白马匹、武器等物。

  可以说,虢季子白盘上的铭文是对战功与赏赐的记录。铜盘流传至今,就成了研究西周历史,以及北方各民族关系的重要史料。

  众所周知,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是《诗经》,而虢季子白盘铭文的写作手法与《诗经》极为相似。盘内铭文通篇用韵,是一篇简洁优美、富有韵律和节奏感的散文诗,因此具有极高的文学艺术价值。值得注意的是,虢季子白盘铸造于西周宣王时期,这篇铭文的写作时间其实比《诗经》还早了大约二、三百年的时间。

  更值一提的是,虢季子白盘上铭文的书法,也是西周金文中的极品。有关专家点评,这些铭文的书法颇具新意,用笔谨饬(chì)、一笔不苟,圆转周到、很有情致,堪称先秦书法之典范,对后世的影响极其深远。

  虢季子白盘的发现与流传

  虢季子白盘历经数千年后横空出世,而它的面世又为后来成为台湾第一任巡抚的刘铭传留下了一段传奇。

  传说在清朝道光年间,虢季子白盘出土于陕西宝鸡嵋县,辗转为数位达官显贵收藏。同治三年也就是公元1864年的4月,时任直隶提督的淮军将领刘铭传随李鸿章镇压太平军,驻扎在常州太平天国护王陈坤书的王府中。一天午夜,万籁俱寂之中突然传来悦耳的金属叩击声。刘铭传秉烛寻音,转到马厩之内,听到马笼头的铁环碰击马槽时发出清脆的金属声,他拨开草料一看,原来马槽竟是个大铜盘,盘底还刻着字。刘铭传知道发现宝物了,异常兴奋,赶忙派亲信将此盘送回安徽老家,并专门盖了亭子收藏铜盘,轻易不肯示人。抗日战争时期,为了保护铜盘,刘铭传的后人将它深埋地下一丈多深,才躲过了战乱。

  新中国成立后,刘铭传的第四代孙——刘肃曾先生主动提出将铜盘献给国家,国家当即奖给他大米五千斤。1949年12月,虢季子白盘被送到了北京,1950年3月3日,虢季子白盘在北海团城的文物特展中展出,董必武、郭沫若、郑振择等人参观了展览。后来虢季子白盘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体积硕大的虢季子白盘以端庄的造型、精美的纹饰,彰显出2800多年前的西周古韵。刻在铜盘上的铭文“史诗”,成了春秋后世仿效的典范,让后人领略到了中国古典文学简约质朴的绝妙之处,为研究诗文艺术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史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