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器上的刀光剑影

2018-04-20 15:01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祝嘉

  古语有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所谓“祀”,是指祭祀,也就是祭典;所谓“戎”,是指兵器、军队,也就是战争。在中国古代,战争是与祭典同等重要的国家大事。战争关乎政权存亡、朝代更迭,关乎国家稳定、百姓安居,关乎经济发展、文化繁荣。

  宝鸡出土的一些青铜器铭文中,记载着西周时期的战争情况。这些弥足珍贵的史料,与古代文献互相印证、互相补充,让我们可以更全面、更客观地了解西周社会的面貌。

  烽烟四起的年代

  征伐纪功是青铜器铭文中的重要内容之一,作为战争的胜利方,西周王室和贵族往往要将战争的时间、地点、起因、经过、结果、将帅、俘虏以及载誉归来的奖赏情况铸记在青铜器上。在宝鸡出土的青铜器中,小盂鼎、 簋、 方鼎、师同鼎、禹鼎、四十二年逨鼎、虢季子白盘等都是记载西周战争情况的代表器物。

  大盂鼎、小盂鼎为同一人所做之器,相传清道光年间出土于岐山县礼村(一说眉县李村)。大小盂鼎出土后几经流转,其中大盂鼎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而小盂鼎传说在清末战乱中佚失。不幸中的万幸,小盂鼎的铭文拓片流传了下来,经学者辨识解读,主要是记载西周康王时期,盂奉命征伐鬼方大获全胜,在周庙举行献俘之礼的情况。

  根据铭文记载,盂作为对鬼方作战的主帅,在第一次战斗中,俘获敌人首领 2人,杀敌 4832人,俘敌13081人,缴获马 14000匹、车 30辆、牛 355头、羊 38只;在第二次战斗中,俘获敌人首领 1人,杀敌 237人,俘敌 80000人,缴获马 304匹、车190辆。周康王举行了盛大的典礼来庆祝胜利,奖赏功臣。由以上详细的数字不难想象,西周对鬼方的战争规模宏大、战势激烈,因此值得在青铜器上大书特书。

  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禹鼎,相传 1942年出土于岐山县东北乡任家村 (今属扶风县 )。这件器物通高 54.6厘米,口径 46.7厘米,重达37.25千克,立耳,折沿,敛口,腹部外鼓,底部略平,三足为兽蹄状,颈部饰有窃曲纹,腹部饰有波曲纹,足上部为饕餮纹、下部为凸弦纹。禹鼎内壁铸有 20行共 207字的铭文,记述西周厉王时期,附属国噩国联合淮夷、东夷犯境,禹受掌管军事的大臣武公之命带兵平叛,最终歼灭噩国,打败了淮夷、东夷。

  明争暗斗的诸侯

  西周实行分封制,周天子把王族、贵族都分封到各地做诸侯,诸侯们各自为政却又听命于西周王室。这在早期有利于政权巩固和经济发展,但随着诸侯们纷纷坐大,不再效忠于西周王室,在进贡方面敷衍了事,在税收方面蒙混过关,周天子的权力逐渐被架空;而周天子也不愿做傀儡,与各诸侯明争暗斗,加剧了国家的分崩离析。历史上,内忧与外患往往并发并存,及至西周中晚期,北方猃狁和翟人、淮夷、东夷纷纷侵扰西周领土。最终,由于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失尽人心,愤怒至极的申侯联合缯国与西方的犬戎,进攻西周国都镐京,一举推翻了西周王朝。

  出土于眉县杨家村窖藏的四十二年逨鼎,铭文中就记录了西周王室与猃狁之间的战争。四十二年逨鼎为敛口,厚沿向外斜折,下腹向外倾垂,阔圜底。两立耳略微外撇,三蹄足内侧扁平。口沿下饰有一圈窃曲纹,腹部饰有一圈环带纹,足近器底处饰有兽面纹。整个器物给人以庄重、威严之感。铸于鼎腹内壁 25行共 282字的铭文中提到,逨的先祖与猃狁多次作战,一而再、再而三地击败敌人,获得了光荣的胜利,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被誉为“晚清四大国宝”之一的虢季子白盘,铭文记录的也是西周王室与猃狁之间的战争。盘是古代盛水的器物,用于行“沃盥”之礼。虢季子白盘长 137.2厘米,宽86.5厘米,高 39.5厘米,重 215.3千克,直口,方唇,腹壁上鼓下收,四面各有两个衔环兽首,口沿下方饰有窃曲纹,腹部饰有波曲纹。盘底 8行 111字的铭文主要讲述西周宣王十二年,虢国的四公子白奉命率军与猃狁作战,荣立战功,受到奖赏。虢季子白盘因集高度艺术性和研究性于一身,而成为我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弥足珍贵的史料

  青铜器铭文作为第一手资料,比古代文献更加真实、具体,而其中关于战争情况的记载,对研究西周社会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出土于扶风县庄白村的 簋和方鼎,铭文在时间、内容上相互关联,分别记载周王授命 率军抵御淮戎和 获胜后受到周王的奖赏。簋通高 21厘米,口径 22厘米,器盖和器身分别装饰有两对花冠凤鸟,鸟冠上的长羽错落有致地飘垂在胸前尾后,不仅衬托出凤鸟的华贵,也为器物增添了几分高雅。簋的双耳被巧妙地设计成两只昂首竖冠的凤鸟,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使器物多了一分飞扬的神采。整个器物充分体现了古代工匠构思的巧妙和雕琢的精心。

  在 簋的内底和盖内,对称铸有铭文 134字,主要讲述某年六月,在堂师驻防,淮戎侵扰郾地,奉命率军抗击,追赶到林,与敌人搏战,最终获得胜利。此次战斗共杀敌 100人,缴获兵器 135件,解救俘虏 114人。铭文中提到了西周的历法、地名以及淮戎的兵器,为研究西周社会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方鼎共有一大一小两件。其中,较大一件 方鼎铸有铭文 65字,提到周穆王赏赐 一件朱红色刺绣衣领、衣襟的黑袍;较小的一件 方鼎铸有铭文 116字,从中可以看出为了感谢西周王室,铸造了这两件鼎以日夜祭祀。

  从记录战争情况的青铜器铭文,我们不仅可以了解西周社会面貌,甚至还能洞悉周边部落民族的生活生产状况。出土于扶风县下务子村的师同鼎,其铭文记载师同参与了一场对“戎”的战争,斩杀、俘虏了一大批敌人,缴获了敌人的车马和兵甲,并将戎人的器物铸成祭祀用的铜鼎。引人注意的是,从缴获的战利品可以看出,青铜器在戎人中已经相当普遍,说明戎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落后,他们当时也已拥有了先进的生产方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