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州印象之杨氏土司风云

——2018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4讲纪要

2018-04-28 10:23 来源:中国考古网 作者:考古所科研处

  2018年4月26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8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4讲在考古研究所八层多媒体会议室举行。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周必素研究馆员应邀作了题为“盛世华庭——杨粲墓石刻及其反映的播州社会”的学术讲座。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研究员主持该讲座并进行点评。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希伯来大学、福冈大学等单位的数十名专家、学者和学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主讲人 周必素研究馆员

  周必素研究馆员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详细的解读:

  中国的土司制度

  中国土司制度主要推行于元、明、清时期的西南、西北等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延续南宋时期羁縻之治转化而来。“土司”由中央委任当地族群首领担任,有与中央职官体系对应的职级,对中央履行一定义务,世袭其职,世守其土,世有其兵、世掌其民,共推行七百余年。西南地区是施行土司制度的重要区域。其中,播州杨氏土司从南宋时期羁縻之治到元代土司制度的转换一脉相承的,甚至可追溯到唐末。

  播州与杨氏

  唐末,南诏之乱使得杨氏家族有了进驻播州、世袭罔替的机会。文献记载,876年杨端应诏收复播州,开始了杨氏家族对播州的世袭统治。直至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爆发“平播之役”,播州最后一代土司杨应龙被朝廷剿灭,实行改土归流,置遵义、平越二府。从唐朝至明末,杨氏作为地方政权统领播州725年,历27代30世,留下了大量的文化遗存。从考古学发现来看其族属,播州杨氏以汉族为主流,西南少数民族特征较少。

主持人 刘国祥研究员

  播州杨氏土司的考古发现

  据周必素研究馆员介绍,近年来贵州省着力推进土司考古,在土司遗存系列考古工作过程中,以地层学、类型学为基础,并贯穿聚落考古学理念,以摸清遗存的先后及共时关系,全面认知土司遗存的文化形态与交流以及土司社会的组织结构、经济模式、宗教信仰等为目标。

  贵州针对播州土司遗存的考古学探索始于上世纪50年代,至今已走过60多年的历程。自1953年发现播州杨氏土司13世杨粲墓,1957年对其进行考古发掘,随后又发现了高坪、新蒲、雷水堰、赵家坝等杨氏土司墓地,并进行系统发掘。截至目前,已发现与播州杨氏土司相关的司治、关屯、土司墓地等遗存100余处,具备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地域特征。

  (1)司治遗存:杨氏治播期间有着政治中心的变迁,周必素研究馆员认为杨氏领播的行政中心经历了早中晚三个时期的变化。推测早期中心应在桐梓南部播川(鼎山城)一带,但这一说法仍有待论证。随后白锦堡治有可能在杨粲墓所在的皇坟嘴,当时名冉川即播州杨氏中期的治所所在。晚期,随着家族地位的稳固,司治穆家川直至播州杨氏统治结束。故杨氏播州可能先后历经了播川、冉川、穆家川三个中心。

  (2)关屯遗存:播州杨氏以军事入主播州,后协助中央对西南地区的平定以及稳定的维护、参与抗蒙战争等重大战役,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是巩固政权的强大核心。为此修建了以海龙囤为母囤、周边小屯为子屯的子母屯互相拱卫的军事体系,同时在进入播州的交通要道以及险要关隘修建外围军事网络。海龙囤分为两个时期,一期为南宋时期城墙;二期为末代土司杨应龙扩建的城墙及新王宫。海龙囤本是为蒙元战争而修建,后成为对抗朝廷的堡垒。通过考古发掘,晚期城墙包围着内城墙的情况与其完全对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