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考古者的笔记

2018-06-11 14:55 来源:文汇报 作者:阮洲奕

  《考古四记》是郑嘉励先生在过去的20年间写下的考古笔记,记录了考古时的经历、见闻以及工作心得。封面以灰黑做底色,下方缀以白色书名,捧起如文物般质朴却散发着光芒。全书分为四个部分,依次为“寻墓记”“行路记”“品物记”和“怀人记”,以淡笔写浓情,追忆那些无法忘却的时光。

  考古人日日围着坟墓转,思考的绝非鬼神之事,而是中国传统家族社会的伦理纲常。古代帝王之墓,动辄千人,占地百亩;而到了宋元时期,墓葬等级制度渐渐模糊,乃世俗化的表现;时至今日,骨灰盒更小。

  千年前李白在从政道路上遇阻,发出了“行路难”的感叹,而郑先生在行路难之上更有一份随性和从容。作者追随梁思成先生来到樊岭,见当年被梁先生称为“渗透着民族精神”的建筑仍在,但樊岭却已为凡岭。是樊岭多年后趋于平凡吗?是因为“樊”字过于繁复吗?乡土文化中最有情致与温暖的部分,因为不知所以的原因而韵味流失,只有在用脚步丈量漫漫长路时,才能感受那泥土的芬芳。

  中央电视台热播的《国家宝藏》引起了大众对文物背后故事的兴趣,每一件文物似乎都活了起来。作者写到窖藏镂空钥匙在战火中被人们埋入,他们幻想着有一天重返故土,重拾爱物。百年之后的我们幸运地发现了这个宝藏,惊叹于时光将所有的苦难压缩成一个个美丽的瞬间,希望历史不再重演。

  飞云江旁,一条小木船,一位老人,清晨老人将船停靠,那儿便成了渡口。日复一日,老人守在江边,渡着来来往往的过客,每每见到客人,他便起身,微笑,挥动双手。他是一位聋哑人,但却有着会说话的笑容。作者说他至今铭记老人的容颜,因为他让我们更有理由去做一个幸福的人。

  这是一本考古者的笔记,读来既无老学究般的死气沉沉,也无艰涩难懂的学术语言。愿读完此笔记的读者都能从中感受到,考古是一项极有意义的工作,考古人是极富智慧之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