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海昏侯工作站整理漆器

2018-07-25 11:00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石旭

  2017年夏,我参与了导师武家璧教授主持的海昏侯出土漆器access数据库的建设工作,此项工作涉及到漆器的制作工艺描述、器物辨认、漆器铭文的识读、签牌及奏读文字的识读、木俑的种类识别、文物保存状况记录等。海昏侯墓出土的漆器是目前国内出土最多,种类最丰富,最为精美的。这也直接影响了我研究生阶段对秦汉漆器方向的研究。

  仲夏时节,海昏侯陵园所在的大塘坪乡漫野是青油油的稻田,青竹挺拔参天,鸭嬉于塘,蛙鸣于溪。文物保护工作站坐落在陵园的不远处,齐整整的钢构仓库摆了一大片,周围几点黑瓦木墙的农屋半掩在竹林中,时而传来的几声狗吠才让人注意到这里藏着几户农家。工作站也有一只犬,但从不跟村里的那几只混在一起吠叫,它有自己的意志,我们叫它大黄。我们来之前,大黄只被称呼为自己的种属名称:狗。“大黄”是我们给命名的,不知大黄是否喜欢,因为它确实不是条黄狗,但“大黄”与原名相比至少更像个名字。大黄是德牧犬,它的工作就是看护这座工作站的水陆空。

  漆器储放在靠大门的三间仓库,这也是我工作的地方。仓库呈东西方向的方形,靠北墙开出五间藏室,余下空出是大厅。各藏室内皆码放六排文物架,四面墙各一排,中央置两排,架上排放文物箱,箱内有无菌水,浸泡漆器。出土漆器长时间缺水漆皮会干裂、变形,目前保护出土漆器的唯一方法就是无菌浸泡。藏室恒温恒湿,每日都需检测记录,温度恒在16℃,相对湿度恒在90%。室外的大厅修了几座水池,储放大件漆器,如海昏侯墓的漆棺椁板、盾牌等。几间漆器仓库中,一号仓库的五号藏室储放出土木俑,三号仓库的大厅储放竹简,这二者的储存条件与漆器相同,和漆器们在一起储放。

  这时节是常有雨的,天只要是能想起来,便好好地下上一阵雨。晴天会热的过分,大地将空气煎得热气升腾。这两个天气对大黄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雨天大黄的头顶只有一块半遮半掩的木板;晴天更糟,那身曾让自己骄傲的德牧毛皮,似乎给大黄带来了不少麻烦。大黄常见我们在一号仓库外释读漆器铭文,这似乎让大黄不太放心,毕竟我们动了它的保护对象,虽离得老远,也要尽责地吠上两声。我和其中一位姑娘负责铭文释读和器物描述工作,另一位负责记录。大黄盯着我们的工作看,似乎有些枯燥,便悻悻的用前爪垫着下巴趴着睡着了。

  漆器大部分是残的,但从工作上来说,每一件都是平等的,皆按照工作流程一一记录。室内温度很低,白大褂内必得穿上两三层方可,二位姑娘甚至我都曾冻得感冒过。箱内的水温也极低,即使戴了手套也能觉出凉意,那二位虽是姑娘,但也坚持下水捞文物,这点是我之后才意识到的。惊奇的小发现是我们流程化工作中最大的快乐,每次都能让二位姑娘的脸上开出花儿一大朵。尤其是未曾见过的新器物和带文字器物,这让她们既谨慎而又有一点小兴奋。我们最热衷于对陌生器物的讨论,这大概是考古工作者特有的嗜好,虽并不见能得出多好的结论,但总能开成一个小的学术研讨会。

  工作站里部分工作人员是当地的民工,虽未见得受到过多少文物与考古的教育,但对文物的保护意识却好得出奇。负责一号仓库的大姐每见我们从仓库出来,便眉眼嘴角笑作一团,用她不太普通的江西普通话十分努力地说给我们:“娃,可有要加水的不?”,“娃”这个称呼让二位姑娘听着最舒服,也使二位姑娘平日工作中更关注箱内的水量,这样下次她们能给称她们为“娃”的大姐不一样的答复了。大姐并不懂什么是漆器,她只知道三点:一是这很贵重;二、这些都是国家的;三、这个不能缺水。除了缺水,换水也是一项让大姐紧张谨慎的工作,存储箱内的水中很多都掺杂着漆皮碎屑,如果不是万分仔细,漆皮是有可能因换水而丢失的。尤其是我们告诉大姐个别箱内还有细碎的金箔后,让大姐对这项工作更加庄重,必有虔诚的祈祷才不致失误。

  生活区在这排漆器仓库的尽头,穿过旋转的闸门便能离开文物保护区。生活区内有专家宿舍楼、食堂、健身房、会议室,还有员工们自己种植的瓜果蔬菜和饲养的家禽。生活区与文物区相比俨然是两种生活状态,文物区的工作是谨慎的,生活区则可以让人完全放松。食堂开饭时间是极严格的,做饭阿姨会在冰箱上放一枚闹钟,必是分针走到指定位置才肯放饭。菜品很丰富,海鲜、水产、家禽、蔬菜每餐都要凑齐,主食是米饭,并再辅一味汤。饭后,东北的大哥会去菜园摘些果蔬,或陪妻子沿着稻田间的小道四处走走,徐大哥会去村屋前的小池塘中钓钓鱼。武教授必须要在院内沿着工作站的带电网院墙走上整三圈,然后回房间继续做他的研究工作或等我们去汇报今日的工作。二位姑娘喜欢沿着院墙汇报工作,所以也会陪着武教授走上这三圈整。走完这三圈后我们的安排一般有两种,一是回宿舍休息或去会议室做研究工作,二是远远地走上二十分钟去村里的超市购物。二位姑娘最愿意选择后者,虽然村里的超市并没有琳琅满目的商品,也不见得每次必要买些东西,但就愿意走这么一遭。入了深夜,大黄会随保安在工作站各处巡逻,这是大黄最期盼的时刻,大黄喜欢昂首阔步,巡视它的水陆空。

  文物工作站的严谨让这里的一切都有了规矩:仓库大姐换水时万不能让换出的水中有一片漆皮;食堂阿姨的饭菜必是菜品全齐,且必准点放餐;徐大哥准点封闭文物区;武教授的三圈要整;大黄必按照自己的意志才吠叫;天想好下雨了,就得下上三五天。(作者单位:北京联合大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