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组佩——把世界戴在身上

2018-07-27 13:5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如果国宝会说话》解说词摘登】

  你现在看到的我,来自三千年前的西周。我在地下行走了三千年。我和时光一起行走。穿着我的绳子已经腐朽,我的二百零四块碎片,被光线连接。

  二百零四个不同的象征,串接成闪光的句子,在身体上被佩戴成段落,组成了一个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龙的鳞片和大雁的羽毛,振翅在同样的天空,鱼的沧海和蚕的桑田,被同一根绳子,以一指相间。两条龙的缠绕,龙和凤的合体,龙的身体和人的头,人们把见到和想象到的生命浓缩成玉片。它们入海、通天,慢慢汇聚在同一个地方,汇聚到一个人的身体上。

  整组玉佩从脖子铺到脚边,晋侯夫人又以长串的玉佩垂坠耳畔,以玉片覆面。口耳眉目之间,呈现万物的容颜。

  当时的人们认为,把一个世界穿戴在身上,让亿万年生命的玉与数十年生命的人,将彼此的生命互相给予,就是人对天地万物之爱的表达。玉,成为西周在青铜之外,留给时光永恒的礼物。

  佩戴玉组佩的人,节步缓行。西周的人们严格遵照等级,将礼制体现在服饰上。身份越高贵,身上的玉组佩便越长越复杂,走路的步伐就越小,走得也越慢。【说明字幕:听己佩鸣,使玉声与行步相中适。——《礼记·玉藻》】

  礼制,无形地掌控着国家运行的规范。玉身为礼的载体,用来当作沟通日月天地,对话祖先的语言;用来比喻君子的品格;用来象征女子美好的仪态。

  亿万年前的地壳运动,造就了玉石。先民的双手把玉开凿出来,捡拾起来,捧在手心里。玉组佩,以毫厘的薄片,象征巅峰,以静止不动,比拟河流,流经了生死与朝代更迭。这一组碎片来到我们眼前,已经行走了亿万年。而西周离我们,不过三千年。从礼玉到佩玉,我们把世界的美好,戴在身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