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满西周征战历史的盘

2018-08-27 09:56 来源:宝鸡日报 作者:

  在众多的青铜礼器中,有一种器物很特别,承担着记录家族历史的作用,那就是祭祀的时候使用的各种盘。也许因为口浅底儿大,盘上的铭文特别多,而且都记录着特别重要的家族历史,难怪现在记东西的载体,也叫光盘硬盘软盘U盘,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因为在人类的记忆基因里,盘,就是用来记录重要东西的。

  作礼器用的盘是用来装水和食物的,祭祀的时候摆着给祖先享用。祖先的在天之灵一边吃一边看盘上的文字,就像现在的人,一边吃饭一边看手机。

  盘上的文字,言简意赅。虽然记录国家大事,却没有任何形容、夸张、修饰的废话,更没有什么冗长的开头,有啥事说啥事,说完就完,不总结。就是因为这样的特点,盘上的文字透露出一些史书记载之外的真相。

  史墙盘二百多字讲了西周六代王

  二百多字能说清六代王的事儿?嗯,这还是笼统说的,在史墙盘的铭文里,写六个王的字数加起来不到90个!剩下的字是写盘的主人“微子”家族事情的。

  史墙盘是1976年12月在陕西省扶风县庄白村青铜器窖藏出土的,是一个叫“墙”的史官造的,所以叫这个名字。“墙”是“微子”家族的后裔,他们家姓“子”,是商人后裔。以前封地在“微”,所以就叫“微子”,就像现在说扶风王家。这个例子只能说明称呼的句式,但绝不是一个概念,扶风除了王家,还有赵钱孙李等家,而“微”就是“子”家的,没有第二家。后来到周,封地没了,这家人就以官职称呼,史官墙。

  意译一下铭文的前一百字,大概是“古时候,文王品德好,纣王很器重,代商征伐天下,武王继承了这事情,替大商朝东挡西杀,在众人的拥戴下,勉强接受了天下”。接着就到了成王。这个武王伐纣的过程写得很含糊啊。原因是这样的,在那个时代,周伐商的行为是不被主流舆论看好的,就算是商无道,臣子打君王也是不对的。所以这里的记述并没有把改朝换代作为重点,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朝代顺理成章地延续下来了。

  “成王周围有人扶持,创立法度,分封上古的旧贵族。康王分别治理,昭王能力特强。”说到这里又戛然而止,昭王能力咋强了?打仗呗,扩大领土,这个还是不好说,周以德服人咋动不动就打人呢?所以,在古代青铜器的铭文上,很多难以启齿的事情是被有意漏掉的。

  最后说“周穆王治军有方,天下太平”。完了。周的六代王——文武成康昭穆,就这么说完了。结合史实,这些概括十分精确。文王得到商朝信任,得到征讨天下的权利;武王特别能打,连商纣王都打了;成王得到周公召公辅佐,天下大治;康王捡现成的,没弄啥;昭王接着打,打遍天下;最后是周穆王,统率大军把能打到的地方都打了,天下当然太平了。

  和描写生动的《史记》比起来,史墙盘上的记载是很粗线条的,但也很客观。起码,没讲那么多冠冕堂皇的道理。

  散氏盘记录诸侯国的一次土地流转

  散氏盘传说是清乾隆年间从凤翔出土的,盘的主人是散氏。散氏是西周时期宝鸡一个小国,西周时期诸侯国多得很,“诸侯百里”,五十公里一个诸侯国,还没现在的县大。

  散氏盘记录了诸侯国之间的一次和谈的内容:周的大臣夨来到散国,给散国册封两块土地。夨带着包括这两块地的旧主人、制盘匠人、测绘员、公证人等十五人来办这事儿,散国相关部门人员十人进行对接。要说也算是很精简了,土地易主这么大的事情,所有手续都现场办公,再不用到处跑着盖章。甚至连制盘匠人都带着,一办完就把这事铸在盘上,相当于现在把转让公告发布在官方媒体上,是有法律效力的。

  周王乙卯年九月,经过丈量、测绘和公证,夨让这两块地的旧主人把地图交给散国,并分别立誓:我现在把田地和农具交给散国,如果有反悔,或者有侵犯这些土地的想法,愿接受双倍惩罚,一千罚一千。这两份誓言在场的人传阅之后,散国就请制盘匠人把这个过程和双方签订合约的内容铸在盘上,如果有人反悔,就可以拿着这盘去找天子说理。因为那时候在青铜器上铸字可不是艺术行为,是国家法律行为。要不说青铜器上的铭文是最真实的历史,内容都是要经过层层把关,由大王亲自批准才能铸上去的,想胡乱写点啥,没门。

  虢季子白盘天子赐给子白的军功章

  这个盘厉害,晚清四大国宝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清道光年间出土于宝鸡虢川司,就是现在的陈仓区。这个盘的特点就是大,可以给小孩当澡盆。太平天国时期,此盘流落民间被当作马槽,后被清廷一位将军发现收藏。

  虢季子白盘,“虢”是地名,虢镇的虢,周的时候是诸侯国。从字形看,虢国人善战。因为虢的金文字形,是双手搏猛虎,狠角色。“虢季子白”就是虢国的子白,是加上封地的人名,盘是青铜的金色,不是白色。读的时候把“虢季子白”四个字连在一起,简称“虢盘”,不应该说成“白盘”。

  这个盘上记录的事情与虢的字意很贴切,不用讲太多背景,读完就懂了。大意说十二年正月丁亥日,子白骁勇善战,在进攻猃狁的战斗中,直达洛水之北,砍下敌人五百个头颅,抓了五十个俘虏,成为全军先驱。子白把敌人的左耳都割下来献给王,这个举动挺狂野啊,跟电视里彬彬有礼的周朝大臣咋不一样呢?毕竟,这是奴隶社会的战争,这样的记录更接近真实的历史。王因此在太庙摆下庆功宴,赐给子白四匹马的战车。周时战车的使用有十分严格的等级制度,这个赏赐相当于升官。接着,赐给红色的弓箭和大钺,这两件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是军事特权的象征,拿着这东西,就能在一定范围内随便打人,而且打了也是代表大王打的,像后世的尚方宝剑。

  子白把这个荣耀记录在盘上,每次祭祖都端出来,就像一个军功章。一是让祖先为自己的成就自豪,二是让来观礼的其他诸侯瞧瞧,别惹我,否则我可以合理合法地揍你。

  逨盘一个官员的委任状

  逨盘出土时间最近,2003年1月19日在宝鸡市眉县常兴镇杨家村出土,同时挖出一个窖藏,轰动国内外。

  逨盘的主人叫单逨,他在这个盘上用360字记录了单家八代人,辅佐西周十二位王的事迹。想想,连续八代人和天子的交情,恐怕不是简单的君臣,更是休戚与共的铁哥们儿。

  逨说:

  我高祖单公辅佐文王、武王打天下!

  高祖公叔辅佐成王奠定周王朝四面的疆域!

  高祖新室仲辅助康王让北方的异族都老实了!

  高祖惠仲盠父辅佐昭王、穆王打到南方!

  高祖零伯辅佐共王、懿王!

  祖父懿仲辅保君主孝王、夷王!

  父亲龚叔辅佐了厉王!

  这个荣耀榜单之后,逨说自己要继承先祖的职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给逨说,你先祖是国家的功臣,为了表彰他们的尽忠职守,让你管理天下的山林。赐给你蔽膝、绶带和马笼头。

  这么大的功劳就给赏一个护膝、一条绶带、一个马笼头?好歹也给一匹马啊,要不一套衣服也行啊!大王咋这么抠呢?其实不然,这些东西是职务的象征,这篇文章是一个任职仪式的侧记,逨从这一天起,当了大官。管理山林可不是当护林员,而是负责管理山川水泽的物产。西周时候的森林覆盖率得有多大啊?而且筑城盖房造车打家具都得用木头,这得多大的权力啊。

  撇开每个盘上单独记录的事件不说,把这些盘子上记录的内容合在一起,就会发现西周初年的历史,就是一部征战史。从推翻殷商统治的战争,到剿除周围少数民族的战斗,从平定西北和中原的征伐,到开拓疆土直至荆楚的厮杀。在大家的印象里,西周是钟鸣鼓应、仙乐飘飘的礼乐社会,这些印象大多来自史书,是记录历史的人仰慕周的德政而进行的描写。而刻在盘上的文字,才真正记录了一个王朝为天下太平所付出的牺牲。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