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葆台汉墓的黄肠题凑

2018-08-27 14:20 来源:“赛博古”微信公众号 作者:北京大葆台博物馆

  大葆台汉墓位于北京市丰台区郭公庄西南隅,是北京地区首次发掘的大型西汉墓葬。此处共发现东西并列的两座大型墓葬,均为竖穴土坑木椁墓,为夫妻并穴合葬。一号墓保存较为完好;二号墓被盗后,被严重火烧。关于一号墓的墓主人,最早被认定为汉武帝于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封立的燕王刘旦,但后有研究者认为其应为刘旦之子刘建(公元前73~前45年在位),亦有学者提出大葆台汉墓之墓主应为刘建之孙刘璜(公元前23~前3年在位)。目前大多数学者认可刘建的说法。

  大葆台一号墓墓葬平面呈“凸”字形,坐北朝南,口大底小如斗状。墓口南北长26.8m,东西宽21.2m;墓底南北长23.2m,东西宽18.0m;墓底距墓口深4.7m。整个墓由封土、墓道、甬道、外回廊、“黄肠题凑”与前室、后室等部分组成。前室东西9m,南北7m,高4m,为三梁四柱结构,仿效墓主生前居住和宴飨之所;后室由五层棺椁组成;前、后室四周由内、外回廊环抱,外回廊为两层,周长77.2m,各宽1.6m,高3.0m;内外回廊之间由“黄肠题凑”隔开。整个墓室均为木结构,墓室底部东西向铺有地板,下由12条南北纵向地龙承托,地板大部糟朽,地龙下面铺满20cm厚的木炭和50cm厚的白膏泥;墓顶盖有圆檩(未加工原木)及方檩,大部腐朽,其上亦铺5~10cm厚的两层木炭,中间夹有40~70cm厚的白膏泥。木炭和白膏泥的作用,是防腐防湿,保护墓室。

  根据《北京大葆台汉墓》一号墓“墓葬形制”中关于“题凑”部分的介绍,“(题凑)位于外回廊内侧,平面呈长方形。是用长条方木,头向内,层层垒起,形如木墙。南壁正中辟门,使甬道与前室相通”。14 000根“长条方木”垒起了“外周南北长15.7m,东西宽10.8m。内周南北长13.9m,东西宽8.9m。保存最高处约为2.7m”的“木墙”。正如《史记》卷一百二十六《滑稽列传》刘宋裴骃《集解》注引曹魏苏林曰:“以木累棺外,木头皆内向,故曰题凑。”

  各层黄肠木之间无榫卯固定,但堆垒十分坚固,其顶端有压边木加固。保存最好的地方是西北部,除微向西闪外,整个黄肠木堆垒严密齐整。西北角向东北有较多移动,个别题凑木有被搬动的现象,或与北部盗坑有关。

  大葆台汉墓首次发现这种葬制的实物,为我们提供了文献中有关“梓宫、便房、黄肠题凑”等记载的实物,明确了学界对“黄肠木”的种种猜测,并折射出许多西汉时期自然的和人文的信息。

  在此之后,我国考古工作者又分别在河北石家庄小沿村张耳墓、湖南长沙咸家湖三座吴姓长沙王及王后墓、河北定县八角廊中山王墓、北京石景山区老山汉墓和江苏高邮县神居山广陵王夫妇墓、江苏盱眙大云山汉墓、山东定陶灵圣湖汉墓等墓葬中发现了“黄肠题凑”。西汉时期国势强大,国库充盈,因而“黄肠题凑”墓有了空前的发展,现在所见到的“黄肠题凑”墓,大多都是西汉时期的墓葬,进入东汉之后,真正的“黄肠题凑”墓已几乎不见,并开始用仿制的“黄肠石”代替真正的“黄肠木”。

  黄肠题凑只在西汉时期短暂存在的原因大致有二:第一,汉代生产力提高,垦田日广,但由于“伐木而树谷”,再加之修建宫室、桥梁,制造车船,以及营建陵墓等的砍伐,木材大量减少,特别是在人口密度较大的地区,已明显感到了木材的匮乏,如《后汉书 · 光武十王 · 中山简王焉传》记刘焉死后汉和帝与窦太后为他修陵墓时说“发常山、钜鹿、涿郡柏黄肠杂木,三郡不能备,复调余州郡,工徒及送致者数千人,凡征发摇动六州十八郡”,木材紧缺,营造“黄肠题凑”之难,于此可略见一斑。第二,从西汉中叶以后,砖室墓和石室墓兴起,逐渐取代土坑木椁墓而成为汉代墓葬形式的主流,这对最高统治者也不可能不发生影响。(本文由孙莉 摘编自 北京市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 编著《大葆台汉墓黄肠题凑及棺椁的保护与研究》之“ 第一章 大葆台汉墓黄肠题凑及棺椁的文物价值及保存现状”。内容有删节、调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