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荒都统万城

2018-09-30 09:28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常铖

  秋日陕北,天气清爽宜人。伴着飘飞的晨雨趋车靖边,到鄂尔多斯高原毛乌素沙漠深处,寻访匈奴大夏都城统万城,当地俗称“白城子”。

  匈奴是一支古老的游牧民族,司马迁《史记·匈奴列传》载,“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到了秦汉,匈奴发展强大并雄居北疆,相继与两大帝国长期对峙。对付匈奴的强悍,秦用的是长城,汉用的是武功,当然也有汉宫美女和缯帛丝锦。在或交兵或和议、或藩属或姻戚的数百年的胶着间,此消彼长,兴衰更替,匈奴始终是汉民族政权的“一面镜子”。期间,蒙恬北却匈奴,刘邦白登之围,霍去病封狼居胥,张骞出使西域,以及昭君出塞、苏武牧羊、班超从戎、文姬归汉……,演绎了一幕幕或雄豪壮烈,或凄美催泪的人间故事,到如今还是那么脍炙人口,口口相传,家喻户晓。而且,随着这些历史故事情节的徐徐展开,胡汉文化融合了,丝绸之路打开了,长安与西域联通了。

  到了西汉末年,匈奴分裂,南匈奴呼韩邪单于率部臣汉,北匈奴与东汉对峙。东汉时明帝举兵大败北匈奴,导致北匈奴西迁,经漫长辗转进入欧州,施展他们被汉民族击败后的铁马弓刀,居然搅动了世界格局,引发了涉及大半个欧洲和北非,延绵二百余年的日尔曼人大迁徙,加速了西罗马帝国灭亡,影响了世界史。

  匈奴族在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次登台演出,是“五胡乱华”,这时的匈奴作为一支善战族群,早已成强弩之末。此后,作为一个民族在历史长河中谢幕尘消。这次谢幕演出中的其中一位主演,匈奴未世强人赫连勃勃,他以雄强精干和奸诈残暴,创建了的五胡十六国之一的大夏国,历三代二十五年。赫连勃勃如此短暂大夏国,却给后世留下了一座匈奴人建立的唯一现存都城,统万城。

  统万城位于靖边红墩界乡白城子村,公元407年始建,历七年,十万族众,而成城,取“统一天下、君临万邦”,名统万城。城虽土筑,但极坚固,城土“硬可磨刀”,这皆因当时筑城时“乃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的严苛。据流传下的建城赞文载,统万城“高隅隐曰,崇墉际云,石郭天池,周绵千里”,城中“华林灵沼,重台秘室,通房连阁,驰道苑园”。虽不免多有虚诵夸颂之词,但足可证明统万城规模宏大与繁荣空前。

  公元427北魏军攻克统万城,随后大夏灭,此地置统万镇,用为牧地。大夏虽亡,统万城却作为北方重镇又存在了数百年。宋淳化五年(994),宋太宗命毁废夏州城,统万城被夷为废墟,从此近600年历史的北方重镇,曾经的大夏都城“销声匿迹”,沉寂于浩瀚的毛乌素沙漠之中。

  如今,仅存断垣残墙的统万城,作为匈奴族文化的重要遗存,随着考古的不断发现,慢慢浮出沙海,述说着这一支早已消失的民族的那段过往与盛衰。

  高原大漠土作城,

  阁灯映雪阙逾峰;

  飞骑腾沙扬嘶啸,

  胡弦属酒暂昌隆;

  箭影刀光蹄尘落,

  雁泪鹰血泣荒陵;

  故垒长歌千秋月,

  古今兴替难分明。

  写罢这几句,我搁笔走上残存的高大城墙,极目阔野,满目沙白草绿,成群的沙燕在残垣上往还展羽,如今这里已成为了它们的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齐泽垚)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