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樾鲍氏宗族慈孝善行文化典故
2016年09月21日 13:57       中安在线       作者:

   旧制徽州府辖六县是一个以移民宗族为基础的村落社会,每个村落宗族都有自己一部光彩夺目的发展史,然歙县棠樾鲍氏除各宗族共有的共性外,由于其特定的发展轨迹,又有许多有别于其他宗族的特殊亮点。

  祠堂在徽州不足为奇,即便在棠樾有女祠,也只是唯一幸存的女祠,有女祠的村庄不只是棠樾一处。唯棠樾除了有男祠、女祠之外,还有一座真正除此之外,别无他处的独特祠堂——世孝祠。世孝祠建于1801年,是鲍氏家族用以专门供奉孝子牌位、教育后代修身的祠堂。供奉祖先宗族议事的祠堂全国比比皆是,单独为孝子修建的祠堂在国内实属罕见,由此可见鲍氏重视孝道和以孝治家的观念。世孝祠的檐廊上嵌“世孝事实”碑六方,碑用隶书书写,为清代书法家邓石如手笔。宋代以后,鲍氏家族中凡以孝行著名的族人均能被奉入世孝祠中。世孝祠两面的墙壁上也嵌有历代鲍氏孝子名讳、孝行事迹及清代书法名家铁保所书《世孝祠记》碑。

  宋末元初年间,流传这样一则故事,处士鲍宗岩被缚于村后龙山松树上,将杀之。其时,其儿子鲍寿孙赶到,跪于地,求释其父,自己愿代父死;其父见之,急曰:我仅一子,如若杀他,则绝了我家宗祀,杀我老朽矣。正当父子争死之际,狂风大作,贼也被所感,遂皆释之而走。这件事被郡府县志大书特书,宋史收入《孝义传》,明史采入《孝顺事实》,明永乐帝赐题“慈孝诗”二首,旌表“慈孝之门”,并赐立诗碑,同时“御制”“慈孝里”牌坊一座,至清代编辑《古今图书集成》大丛书时,敕令《徽州府山川考》予以录著。乾隆帝下江南时御笔赐书一联“慈孝天下无双里,衮绣江南第一乡”。得到如此多的殊荣,是棠樾鲍氏的骄傲,棠樾鲍氏历次修撰谱牒理所当然皆将这些殊荣列为首要内容,传宗接代。棠樾鲍氏的宗规家法遂以孝为先,且认为“孝为庸行,凡稍知礼仪者无不以内行为重”。故孝道孝行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不足挂齿,孝敬孝行,蔚然成风。

  徽州祠堂一般都有祠产,如山场田地等,收入供祭祀之用,一般也只够祭祀之用。棠樾鲍氏男祠敦本堂也有祠产义田,但多的令人感到惊奇,竟有1200多亩。在我们徽州,山多田少,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记得当年土地改革时,我家隔壁某户只20多亩田,就划为半地主了。这些义田均由清代鲍启运分两次捐赠,女祠清懿堂也有义田100余亩,为鲍启运嫂嫂,鲍志道妻汪氏个人捐赠。收入租谷,有专仓储存,除祭祀支出外,一部分(约500亩租)于第二年青黄不接时以平粜的方式(低于市场价的平价)卖给族人接济,另一部分(约700亩租)储于一座规模不小的“四穷仓”内,作为祠堂赡养族内的鳏寡孤独四种穷人及残疾人之用。男祠之谷不分男女,只要符合条件均以供给。而女祠的租谷除祭祀外,只供已婚的穷苦女眷。这给穷苦家庭的妇女这个弱势群体多了一份关爱。物质上的关顾带来更大的附加值—精神上的支撑。

  对那些不守宗规族法的人不论男女,不论平粜或赡养,一概不给。如盗卖祖坟公产,盗砍荫木,聚赌酗酒打架,好与人寻事争斗,妇女打街骂巷者等,予以警示。他们如能够自愧、自省。改过之后,来年照给。

  棠樾妇女不仅勤劳俭约,自觉严守妇道。更可敬的是他们之中有些不幸者,她们年纪轻轻就失去丈夫。有的男人在外奔波,客死他乡,他们不但要将丈夫的灵柩运回故里安葬(当时的运输条件非常的落后),还要侍奉年老体弱的公婆,抚育自己的婴儿,有的还有前室的遗孤。更有不幸者,祸不单行,隔不多久又失去自己的亲儿,但是他们没有退缩,而是振起精神,主持家事,孝敬公婆,抚育前室遗孤,做完他们认为自己该做的一切,而后自己晚年来默默告终。他们虽不是巾帼英雄,女中豪杰,也可算是女中强人。诚一嫂三拒金银担的故事早已成了百姓的口碑佳话。鲍志道妻汪氏,某年年终将至,丈夫鲍志道回家过年,请人挑了银钱年货回家,他自己因事暂时逗留县城,挑担的人先到了棠樾,因人生地疏,只好问路,问一个“诚一嫂”家(鲍志道字诚一),刚好问到汪氏,汪氏一则未见到丈夫本人,二则未见到丈夫信函,三则西乡话声音似诚一的本支派有几家,如清益、清吉等,外地人又讲不清楚,所以拒收金银担,挑担人东问西问,第三次来到诚一嫂门口,诚一嫂热情地供给他们茶饭,但她还是拒收金银担。直到下午丈夫到家得到证实,才高高兴兴地收下金银担。

  鲍象贤,嘉靖进士,文武双宜,官至兵部左右侍郎,曾7省12任。南征北战,边境赖以安宁。士民感怀。在云南临安,(今建水)建生祠颂扬他的功绩。由于其秉性亢直,鄙视权贵,数次遭到逆臣中伤,一度被罢官四年,朝廷又起而复用,他仍然廉智自持,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如既往效忠社稷,他不计较用而旋废功大赏簿的不公正待遇,而是以“官不择位”的箴言来作为自己为官的信条。死后才追赠他为工部尚书,39年后才为其建坊旌表。

  鲍志道任两淮盐务总商20年,家资百万。他除了在故里棠樾建了幢大屋“保艾堂”和在扬州置了一座“西园”作为住家外,便无他物。他不但自己勤劳俭朴,且吩咐妻室儿女,一切家务如洒打,浆洗,烹饪均得自家做,可以《扬州画舫录》关于他的记载为证明。他把巨额资财都花到了捐输赈济,办学、造桥修路等公益事业上去了。从扬州、徽州郡城直到家乡棠樾,他为民办了许多实事和好事,但棠樾7座牌坊中没有他的牌坊,因为他唯独没有给自己设计牌坊。再如棠樾早在明代正德五年就有了“宗老会”。宗老会者,宗族内老人之会也。一年四季按花序相聚四次,衣冠齐整,赏花饮酒,老有所乐。鲍启运曾孙鲍嵇庵,不但工诗词且素有仁义之心,只是不善于耕理家政。某年年终三十夜,夜深人静,他吩咐家人挑上他事先已用红纸包好的份份银两,大街小巷按困难程度给那些困难户从门缝中塞进红包。第二天初一朝一大早,那些困难户都在自己屋门背后发现了红包,个个喜出望外。这不声不响的送温暖真是雪中送炭给他们送去了意外的惊喜,大家都过了一个快乐年。

  棠樾鲍氏宗族是一个以孝行闻名繁衍发达的宗族,正如棠樾耕读堂诗联所云:“读书希古贤,耕田养吾亲。达则善天下,未达善已身。”棠樾鲍氏宗族文化中这种孝敬父母,父慈子孝,官不择位,富不奢侈;热心公益,扶贫济困;不见钱眼开,敦睦邻里;孝顺公婆,遇难不退等美德,都应有借鉴之意义。

  我们对于宗族文化应取积极的态度,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以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好好探讨、吸取其积极方面之精华,作为我们建设精神文明的借鉴。尤其歙县棠樾,国家已公布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整理传统文化优良资源,更有实践指导意义。

搜索
延伸阅读
热点推荐
热门图集
更多图集>
2016年全国科普日北京主场活动开启
导航|社区|广告|友链
触屏版PC版客户端社科院EnglishFrança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