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白富美惨嫁渣男丈夫
2016年12月14日 08:55       广州日报       作者:刘黎平

  蒲松龄笔下的女性,大都是美丽而美好的,温婉如青凤,天真如婴宁,侠义如红玉,精明如阿纤,孤弱如聂小倩,《聊斋志异》里精心编织的女性世界,其实也和《红楼梦》里的女儿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且别有精彩。

  然而,再美丽的女性,也有遇人不淑的时候,《红楼梦》没有回避这一点,例如痛斥“子系中山狼”,《聊斋志异》也没有回避这一点,例如著名的《窦氏》,另外还有一篇名为《云翠仙》,说的是一名龌龊男子,偶有艳福娶了美女,却不知珍惜,横加虐待,最后落得恶报的故事,这个故事放在现代,也很有教育意义。

  不幸婚姻源头:警惕渣男的殷勤

  从《诗经》开始,古老的中国文学就记录了品行不端男子的劣迹,例如“氓之蚩蚩”,再如唐传奇里的“莺莺传”,这些男子在追求女性的时候,倒是表现得彬彬有礼,甚至殷勤有加,能够得到女性或者其亲人的欢心。

  《聊斋志异》里的故事《云翠仙》即如此。话说有个叫梁有才的年轻男子,本来是山西人士,流落在山东济南,做的是小生意,压根不属于高富帅一类,“无妻子田产”,没有资产,当然也娶不了老婆。人穷不要紧,问题是品行不端。某年他跟随村里人登泰山烧香拜神,在拥挤的香客当中,瞅见一位美女,“才视众中有女郎,年十七八而美”。于是想接近人家,换在现代,这倒也是可以理解,然而,接近人家美女的方式却过于低端、轻薄。

  梁有才利用人群拥挤的形势,故意跪在美女的后面,假装起身时没有力气,摁住了美女的脚。这极其恶劣的一手,让美女对他的第一眼就没有好感,“故以手据女郎足,女回首似嗔。”留下的第一印象就已经很不好。《诗经》里的轻薄男子至少还能借个买丝的理由接近女方,“抱布贸丝”,斯斯文文,不惹人嫌,到了蒲松龄笔下,就已经人心不古,手法低劣。

  如果按照这位女郎的观感,梁有才直接就被灭灯了,可是剧情却在反转。之所以反转,一则梁有才脸皮厚,死缠烂打;二则因为封建家长关系,女儿的婚姻要听从父母的安排,才导致渣男得志。

  话说这位名为云翠仙的美女,跟随母亲上泰山烧香,遇上梁有才这个轻薄浪子,本来躲得远远地才好,可是梁有才是个没有底线的人。一路上缠着云翠仙和其母亲,居然攀谈起来,居然还能说动女方母亲。

  要承认,梁有才在讨好女方母亲方面,确实有一手,我们来看细节。为了照顾云翠仙和其母亲,梁有才特意叫了两辆轿子,而自己则步行,一路照顾呵护,好似仆人对主人一般,“己步从,若为仆”。如果轿子经过崎岖不平的地方,梁有才就装模作样地叮嘱和呵斥轿夫,不准颠簸,不准摇晃,不能吓着老人家和美女,否则不给你们工钱,表现得十分殷勤,“辄诃兜夫不得颠摇动,良殷”。

  当晚云翠仙和母亲寄居在舅舅家里,一到女方舅舅家,梁有才就大献殷勤,喊女方的舅舅也叫舅舅,喊女方的表哥表嫂也叫哥嫂,在套近乎方面,一点也不见外。

  古代女性的悲惨命运有时候得归咎于婚姻包办制度,云翠仙其实对梁有才是有清醒认识的,无奈母亲糊涂,被男方一时的热情给冲昏了脑袋,居然答应当晚就把女儿嫁给梁有才。云翠仙选择了屈从,但是她在新婚之夜警告男方说: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人,只是迫于母命才屈从,“我固知郎不义,迫母命”,你得表现得像个好老公的样子。

  渣男最擅长的就是发誓,梁有才当下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照顾好云翠仙,永不辜负,永远像今天一样珍惜老婆。

  接下来呢?

  原形毕露:喝酒赌博,居然卖老婆谋富贵

  婚后的一切跟云翠仙预计的差不多,无道德底线的极品男,无论女方怎样对他好,都是改变不了其本性的。

  梁有才家徒四壁,女方的家长看到他家里的状况是这样的:“入视室中,虚无有”,而女方的母亲对这位穷女婿的态度是这样的:女婿穷成这样,我闺女以后怎么过日子,得给点小小的补助,让你们能过日子。于是叫仆人搬来大量的财物、家具和生活用品,以及过日子的资金,将女婿家塞得满满的,“布一室满之”。

  老婆貌美如花,而且娶过来一分钱都没花,还帮男方脱贫致富,接下来应该做的,哪怕傻瓜都知道,应该是爱惜老婆,老老实实持家过日子。然而,偏偏梁有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日子一久,本性就露出来了。他最大的恶习就是好赌,过去没钱堵,如今老婆家资助这么多,正好拿来作为赌资,“惟日引里无赖朋友竞赌”。十赌九输,梁有才把钱输在了赌桌上,居然开始偷老婆的嫁妆。于是,夫妻俩进入了互相不信任模式,梁有才总怀疑老婆的钱还没有全部显露出来,而云翠仙则将好赌的老公当成贼一样防备着,“如防寇”。

  然而,剧情到此,还不是最恶劣的一节,渣男没有任何底线,在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梁有才竟然听从了损友的诱惑,打算卖人还钱。刚开始还不敢打老婆的主意,只是想着卖家中唯一的婢女,然而,损友们却一路将他拉下水,如此支招:卖个丫鬟算什么?最多也就赚个百来两金子,你瞅瞅你老婆,长得跟天仙似的,“夫人,实仙人也”。如果把你老婆卖了,能成为名妓,可换来千两黄金,何乐而不为呢?怎么忍心放着这么个富贵在家里不用呢?一出手,赌博也好,喝酒也好,还怕没有钱花?“千金在室,而听博饮无资乎?”

  无底线的建议,只有无底线的人才听得进去,梁有才居然听得进去,也动心了,竟然和老婆商量卖身的事,老婆一不表态,渣男就开始甩脸色,瞪眼珠子。男方的恶劣,到此几乎登峰造极,也该女方反击了。

  惩罚渣男:让其身无分文,困在悬崖

  云翠仙并不是个一味软弱的女子,她有分寸,在忍让到一定限度之后,开始部署反击战,惩罚不良老公。

  当听说老公要卖她还债的时候,云翠仙并没有又哭又闹,而是镇定如大将,她诱导老公说:你把我卖了,我也不反对,不过你要让我再回娘家看看,然后再跟你分手。

  丧尽天良的梁有才,他怕老婆一去不回,断送自己的发财机会,于是跟着老婆到了她娘家。然而,一旦到了女方家里,就由不得你放肆了。回到云翠仙娘家,云翠仙声泪俱下地控诉了梁有才的罪行,说出了自己对这段不美好婚姻的真实感受,她骂梁有才“豺鼠子”,“面沾尘如鬼”,当初接近的时候,梁有才一身汗臭味,也不爱洗澡,皮肤上的污垢不可闻,和他打交道,整夜整个人都不舒服,“使人终夜恶”。

  云翠仙的控诉,其实并非全部针对梁有才,也有针对其母亲的,你瞧瞧,你给我找的这个丈夫,是这样的不堪,令人恶心。女儿过得这样痛苦,其实也和父母的命令有很大的关系。女儿的痛苦婚姻是包办造成的。

  接下来,不良男子梁有才遭到了应有的惩罚,女方娘家人听了女儿的控诉之后,纷纷拿出簪子、剪刀一个劲往梁有才身上扎,扎得梁有才哀嚎救命,是女方开口饶人,才救了他一命。更令人叫绝的是,梁有才第二天醒来,居然发现自己睡在悬崖边上,上不挨天,下不着地,“并无屋宇,身坐峭壁上。俯瞰绝壁,深无底”。后来是樵夫将其救起,才捡回一条命。

  这个场景,其实是文学手法,暗喻其深陷人生绝境,他自己的所作所为,将他推向人生的险地,这是其应有的报应。后来,这位渣男沦为乞丐。

  《云翠仙》的故事,蒲松龄的态度是很鲜明的,他同情封建包办婚姻下的女性,被渣男虐待的女性,云翠仙的婚姻悲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父母的包办,自身的不能自主。而这个故事的结尾毕竟还带点浪漫的因素,云翠仙得以报仇,抛开不良老公,回到了正常生活的轨道,但是像她这样遭遇的大部分女性,不可能像云翠仙那样幸运,而是继续忍受煎熬,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难得的是,蒲松龄在那个年代,替受害妇女说话,又给她们设置一个脱离迫害,获得自由的局面。所以说,亮点在结尾。

 

  

  

搜索
延伸阅读
热点推荐
热门图集
更多图集>
深秋时节 缅怀孙中山
导航|社区|广告|友链
触屏版PC版客户端社科院EnglishFrançai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