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先过了语言关再说

2017-05-16 15:32 来源:南昌晚报 作者:

  近来,穿越小说和影视作品比较流行,主角们刚回到古代时,总会感到惊骇不安,甚至当场昏厥。穿越,不但要适应没有电灯、互联网、手纸和抽水马桶的生活,还要如何快速学习语言和古人沟通,往往还在历史知识的加持下,立刻成为人生赢家,甚至改变世界走向。但是,对穿越者来说,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

  A穿越回汉唐“不会说话”寸步难行

  事实上,大多数现代人,无论是穿越成为上流人士还是平头百姓,几乎都会因为语言不通,被人们当成聋哑人、疯子或蛮夷,无法顺利开始新生活。

  因为,即便在古代中国疆域内,汉语或汉文化也不是全国通行的。在一般人的理解里,古代中国版图是这样的:版图之内都是均匀的绿色,似乎汉语文明已经均匀地分布到了全国各地。但事实上,中国一半以上的国土在历史上一直是汉族之外的其他民族生活的家园。在地图辽阔的汉唐时期,“黑河-腾冲线”以西的广大土地仅是中原王朝的羁縻区,实际上没有多少人能说汉语。

  而南方的情况也好不哪去。王安石变法时期,北宋还要在今湖南的西部和南部“开边”(开拓疆土),且几年后就又回到了“城池之外,皆非我土,道路所进,并系夷界”的情形。

  如果还要往前抵达春秋战国时代,面对的语言环境就更险恶了。

  在春秋时代的政治地缘生态下,我们熟悉的各个诸侯国,实际上是分布到各地的军事据点,嵌在各类被征服和待征服的异族之间。齐、鲁、陈、蔡以东,汉阳诸姬以东、以西及以南的地区几乎都不是“诸夏”的所在。“诸夏”实际局限于晋西南、河南大部、山东东部和河北南部的狭小区域以内,以外的广大区域则充斥着古人所说的“蛮夷戎狄”。

  因此,在周人实行的“国野制度”中,“国人”多是来自关中周人大本营的征服者贵族,以及为他们服务的手工业者和商人们;“野人”则是居住在军事据点外的土著被统治者,没有政治权利。二者不但等级不同,语言也很可能截然不同。如越国人、楚国人这样的南方人就说各自国家的土语,而周人诸侯国的君子则应该说“雅言”。对突然穿越来的异时代者来说,土语如同天书。对于中国古代大部分少数民族语言,现代人都没有了解的可能。因此,要想重温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古代文化,穿越者还是盯着中原大城市比较放心。

  B古代说话,也有教材可学

  如果穿越到说“雅言”的国家,语言环境会不会更友善一些?答案还是否定的。

  这一时期的史料过于缥缈,“雅言”究竟是统治阶层的通用语,还是以中原地区为基础方言形成的通用语,无从得知。而且,上古时期的华夏人所说的语言,语音面貌和今日普通话有着天壤之别。

  直到西汉末年,扬雄编撰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方言比较词汇集《方言》,其中的所谓“通语”也并非各地通用的语言,而是各地语言中普遍通用的词汇。要形成一个超越各地语言的通用语系统,还要等到“士族”盛行的魏晋六朝时代。

  汉语通用语的起源在汉代。作为第一个出身草根的大一统帝国,汉代终结了上古三代的贵族传统,帝国统治的纽带由血缘转向文化。这种重文化重知识的统治思路催生出了所谓的“学阀”,如汉末著名军阀袁绍的家族汝南袁氏,号称“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

  魏晋六朝时期,为讨好这些地方实力派大家族而实行九品中正制,直接促成了“士族”的形成。新形成的汉语通用语,就是高傲的士族需要掌握的语音,他们看不起任何方言,崇尚说自己阶层内的通用语。

  对穿越者来说可喜可贺的是,士族通用语不但跨越地域,而且还有教材——其语音记录在了《切韵》一书中。虽然原书已佚,但其音系可以通过增补韵书《广韵》和敦煌《切韵》抄本残卷归纳出来。然而,要习得《切韵》所代表的语言,对于穿越者来说难度还是太大了。

  《切韵》按韵母编排,按四声分为193韵,折合成不带声调的韵母则是161个。而根据清代学者陈澧对《切韵》声母的系联,当时士族们所说的汉语有三十八个声母。这一音系的复杂程度远超今日任何一种活着的汉语方言,不经过系统的语言学和汉语音韵学学习,很难掌握。

  C穿越回清代,终于不用学说话了

  穿越者要投靠到哪一个时代,才能面对稍微友好一些的语言环境?

  自晚唐五代以来,类似当代声母韵母拼合表的“韵图”逐渐兴起,这是一种识字辅助工具,用表格的形式来反映当时的语音结构。有了这样的工具,穿越回去的当代人至少有了现学现说的余地,虽然仍然需要付出艰苦努力,还要辨别不同时期的韵图。

  早期的韵图,如《韵镜》《七音略》等,还固执地遵守《切韵》的分韵格局,用当时的语音系统去套拟《切韵》的近两百个韵类。

  大约定稿于南宋的《切韵指掌图》,则不再致力于还原《切韵》的语音系统,而是大胆地打破了传统韵图的格局,依据当时的实际语音,对《切韵》中的重韵和等呼进行了大规模省并和调整。更有利于穿越者的是,《指掌图》等韵图中甚至有近乎当代普通话的语音,有些字音,跟今天的普通话已经如出一辄。

  元朝的《蒙古字韵》《中原音韵》,以及今日河北、东北的广大方言,都继承了这一语音特征。同一时期辽国的契丹小字汉字记音,更可以让我们直观地感觉到古河北方言和今日普通话的接近程度。

  《韵镜》《七音略》一系的韵书,几乎堪称当代官话方言的共同祖先,其下又可以按照翘舌音读音的类型,分为《中原音韵》和《蒙古字韵》两系方言。

  如果有人穿越回元明两代,成为上流人物,充斥在耳边的多半便是类似昆曲、京剧中生角的念白语言,掺杂一些北京话中经常出现的语音。京剧或昆曲爱好者一般都知道,这类戏曲中唱念的一些字音,与北京音其实并不相同,要搞清楚,也还是比较麻烦的。

  如果穿越者对这样的语音也感到焦头烂额,那还是舍远求近,穿越回北京官话逐渐占据优势的清代即可。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