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齐:建言修正“海禁”的名家

2017-05-17 11:0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卜松竹

  “尘封二百载”的南粤先贤

  14年前,学者林子雄在其《陈昌齐研究》一文的开篇,写下这样一段话:“清代嘉庆年间,阮元来粤任两广总督,重修《广东通志》,首选广东海康籍人士陈昌齐担任总纂……既是阮元荐选的《广东通志》总纂,陈昌齐的经历、学问肯定非同一般,而其生平事迹仅得一二篇小传,明显不足”。这可能就是陈昌齐在历史上留下的尴尬。一方面,他堪称学术大师;另一方面,在今天他却声名不彰,甚至很多广东人也不知道这位乡贤。

  陈昌齐杰出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不妨借用梁启超的一段评价:“吾粤自明之中叶, 陈白沙、湛甘泉以理学倡,时称新会学派,与姚江并名,厥后寖衰矣……粤中第一学者,推嘉庆间之海康陈观楼(昌齐),观楼学甚博,于《大戴记》《老子》《荀子》《吕览》《淮南》皆有校注,又善算学,今著述存者甚希。”也就是说,他将陈昌齐视为广东可以承接陈、湛二位大师学力和地位的人物。

  王石臞即乾嘉学派的代表人物王念孙,他曾评价陈昌齐:“余宦游数十年,所见缀学之士,既精且博如先生者,不数人也”。清代著名学者桂文灿也称,陈昌齐为广东“博通群书”、“训诂说经”的第一人。

  然而学者陈海烈就指出:陈昌齐的著作《陈子遗书》自清代嘉庆年间刊行至今,已经尘封二百载没有重版过,学界也没有研究人员对《陈子遗书》进行点校笺注。因此,其著作知者不多,流传不广,非常可惜。另一方面,陈海烈指出,陈昌齐不但精于考据之学,而且对地理学、天文学、方志学、数学、文学、书法等,均具有很深的造诣。他著作等身,但除《陈子遗书》于嘉庆二十四年(1819)刊行外,还有不少书稿不但没有出版过,而且至今不知所踪,据说因邻家失火殃及被烧毁。这批散失的书稿计有《历代音韵流变考》《〈大戴礼记〉正误》《〈老子〉正误》《二十子正误》《〈荀子〉考证》《天学脞说》《天学纂要》《地理书钞》等,这是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主持广州粤秀书院

  综合史料及学者们的整理,我们可以梳理出陈昌齐的生平履历:清乾隆八年,陈昌齐生。他少年时期已是“赋资颖绝,至性过人”,十七岁时,陈昌齐“学问淹博,自十七岁后贯通群籍,《十三经注》皆颂如流”。乾隆三十年(1765)拔贡生。乾隆三十五年(1770)领乡荐,次年成进士,入翰林散馆,充三通、四库馆纂修官。乾隆三十九年典试湖北,次年充会试同考官。旋转河南道监察御史巡视西城。嘉庆元年升兵科给事中,嘉庆六年补刑科给事中,巡视东城。嘉庆九年出任浙江温处道。嘉庆十四年因事降调,遂解组归。回粤后历主雷州雷阳书院和广州粤秀书院,在雷州修《雷州府志》、《海康县志》、《雷祖志》,在广州修《广东通志》等。嘉庆二十五年十二月二日(1821年1月5日)卒于海康。他辞世前没有亲眼看到《广东通志》的面世,实在可惜!陈昌齐墓在今雷州海康英利镇金星农场附近九端水坡上。

  乾隆年间,在翰林院任编修的陈昌齐曾参与《永乐大典》辑校及后来的《四库全书》编纂。期间他学习和积累了编辑大型丛书的经验,与纪昀、戴震、周永年、姚鼎、翁方纲、王念孙等著名学者同事,彼此学习,交流心得。

  关于陈昌齐的学术水平,曾担任广州学海堂学长的曾钊举过一个例子:清代学者王念孙长子,亦是大学者的王引之,学识渊博,颇为自负,不肯服人。乾隆五十五年(1790),王念孙为了改变王引之自恃有才而骄傲自满、看不起人的不良习气,命令王引之拜陈昌齐为师,同陈昌齐讨论《大戴礼记》,前后往返十几次,王引之受益良多,深为陈昌齐的人品和学问所折服。

  建议放松“海禁”以补民生

  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学者们的学术领域似乎太过遥远,也太过玄奥。但古时功名就意味着仕途,而陈昌齐在这方面干得还很不错。

  他初到温州时,海寇蔡牵骚扰闽浙,他主持“修战舰,简军伍,细绘诸洋全图,昕夕披览,了如指掌。每接见武弁,必加意礼待,而关报稍有不实,辄指斥之。虽百里外,事如亲睹”,尽职尽责,有效地遏制了海寇的骚扰。在温处道时,皇帝命令巴图鲁一等侯德楞泰视察闽浙,“风采威厉,人皆震悚。昌齐怡然进谒,侯谕以严设海禁,盗可自毙。昌齐曰:‘闽浙民多以渔为业,海禁出则渔户百万无聊生,患且不测,非策也。’侯改容称善。”陈昌齐在温处道任职五年,民众拥戴,离任时,民众排长队送行,政声良好。

  能做出这样的建议,和陈昌齐的出身有很密切的关系。陈昌齐出身于沿海地区,对海洋的理解与当时一般的社会精英大不相同。今天,对于明清的不同时期的“海禁”政策反思越来越多,但设身处地想,在当时的社会状况和认识水平下,“海禁”的出台当有现实考量。而陈昌齐能在大环境的嘈杂声音中,阐发不同的看法,且能说服上级,可见他是一位业务水平非常高,非常了解地情、民情的地方官员。

  陈昌齐也是一位清官,为官近四十载,“不媚上官,不罔私利,遇民生国计事,必侃侃而谈”。初入翰林,大学士和珅想招纳他,邀他见面,被他婉拒了。他父亲病逝,在京充任翰林多年乃至御史的陈昌齐竟无钱归家奔丧,至次年五月抵家,又欠缺葬费。

  陈昌齐一生致力于兴学。他带学生补充家用,除了必要的学费之外,一无所取。他在任职浙江期间,曾捐出薪俸,重修温州府学和永嘉县学,在他《赐书堂集钞》的八十多篇文章中,记述雷州、遂溪、徐闻文化教育事业者占很大部分。他主持雷阳、粤秀书院期间,培养了不少优秀人才,对广东的教育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