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俩高官与风穴寺不解之缘

2017-05-17 11:29 来源:大河报 作者:李志军

  醉八仙

  对崔日用,可能大家都比较陌生。说起“玉树临风”这个词,就无人不晓了。

  杜甫《饮中八仙歌》: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世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开元二十年(732),李白结交崔宗之。

  崔宗之已经世袭其父的公爵,是声名显赫的官二代。李白尚属草根一族的“京漂”,郁郁不得志。《酬崔五郎中》云:“朔云横高天,万里起秋色。壮士心飞扬,落日空叹息。”

  “杖策寻英豪,立谈乃知我。”能被崔爵爷认可,李白激动得都有点惶恐了。

  宗之果然“高富帅”,李白一见,惊为天人:“崔公生民秀,缅邈青云姿。制作参造化,托讽含缅邈。”

  宗之豪纵,热情,“起舞拂长剑,四座

  皆扬眉。因得穷欢情,赠我以新诗”。

  宗之劝李白放下功名,逍遥人生,“举身憩蓬壶,濯足弄沧海”。他邀请李白到汝州来玩,《赠李十二白》诗中云:

  我家有别业,寄在嵩之阳。明月出高岑,清溪澄素光。云散窗户静,风吹松桂香。子若同斯游,千载不相忘。

  对汝州,李白并不陌生。六年前,二十六岁的李白,“仗剑去国,辞亲山川”,从蜀中顺江而下,“南泛洞庭,北临汝海”。写了《夏日诸从弟登汝州龙兴阁序》:

  “晴山翠远而四合,暮江碧流而一色。屈指乡路,还疑梦中,开襟危栏,宛若空外。”

  其后,李白数次过汝州。《秋夜宿龙门香山寺奉寄王方城》云:

  朝发汝海东,暮临龙门中。水寒夕波急,木落秋山空。望极九霄迥,赏幽万壑通。目皓沙上月,心清松下风。

  “幸遭圣明时,功业犹未成。”对未来满怀憧憬的李白,自然舍不得离开长安,“朝游明光宫,暮入阊阖关。但得长把袂,何必嵩丘山”?

  崔宗之的别业,应是其父留下的。

  崔日用就是宗之的爸爸,当过汝州刺史。

  崔日用

  李隆基能当上皇帝,坐稳江山,崔日用有很大的功劳。

  当初神龙兵变,武则天退位,太子李显登基,为唐中宗。皇后韦氏野心勃勃,与武三思等沆瀣一气,祸乱朝纲。

  景龙四年(710),韦后毒杀李显,立李重茂为帝,效仿武则天临朝摄政。

  宰相宗楚客等秘密上书,劝韦氏进而取代唐朝,君临天下。

  宗楚客的亲信、兵部侍郎崔日用得到消息,由沙门普润、道士王晔陪同,密诣临淄王李隆基府邸,潜谋拥戴。李隆基说:“今谋此举,直为亲,不为身。”崔日用说:“此乃孝感动天,事必克捷。望速发,出其不意,若少迟延,或恐生变。”

  李隆基联络太平公主,发动政变,诛灭韦后一党。崔日用亲自带兵,将韦氏家族满门抄斩。

  相王李旦登上宝座,为唐睿宗。李隆基被立为太子。崔日用以功授黄门侍郎,参知机务,封齐国公。

  崔日用当宰相刚刚一月有余,便被排挤出京,任地方长官。

  不久,李隆基与太平公主之间的矛盾爆发。先天二年(713),太平公主买通宫人,企图毒死已称帝的李隆基。

  关键时刻,崔日用又来了,说:“太平公主谋逆有期。陛下住在宫府,欲有讨捕,犹是子道臣道,须用谋用力。今既光临大宝,但须下一制,谁敢不从?忽奸宄得志,则祸乱不小。”玄宗说:“诚如此,直恐惊动太上皇,卿宜更思之。”崔日用说:“臣闻天子孝与庶人孝全别。庶人孝,谨身节用,承顺颜色;天子孝,安国家,定社稷。今若逆党窃发,即大业都弃,岂得成天子之孝乎!伏请先定北军,次收逆党,即不惊动太上皇。”

  玄宗依计,杀太平公主。

  崔日用被拜为吏部尚书。可惜,好景不长,又被踢出京城,为常州刺史,转汝州刺史。

  屡立奇功,却总不被信任。崔日用自己心里明白:“吾一生行事,皆临时制变,不必重专守始谋。每一念之,不觉芒刺在于背也。”

  贞禅师

  盛唐,是中国大乘佛教的鼎盛时期。各宗高僧纷纷来到两京弘法。

  开元八年(720),慧能的弟子神会来到南阳龙兴寺,宣扬“直指人心、顿悟成佛”的南宗禅。

  在最早向神会习禅的王公大臣中,就有齐国公崔日用。《菏泽神会禅师语录》中记载:

  崔齐公问:“禅师坐禅一定已后,得几时出定?”神会答曰:“神无方所,有何定乎?”又问:“既言无定,何名用心?”答曰:“我今定上不立,谁道用心?”

  从问话可以看出,崔日用已经向风穴寺的贞禅师学习天台宗的“止观”禅法了。

  贞禅师,俗姓张,名可贞,京兆人也。据《大唐开元寺故禅师贞和尚塔铭》载:“年弱冠,秀才登科,知名太学。已(以)为儒家非正谛,文字增妄想。故去彼取此,而为上乘。因亦既从缁,遂受衡阳止观门,居于洛阳白马寺。”

  天台宗为智顗所创,因常居浙江天台山而得名。隋炀帝杨广为晋王时,从智顗大师受菩萨戒。入唐,有天台弟子到两京弘法,可贞弃儒习禅。他定慧双修,“口不绝诵习,心不离三昧”,终于大彻大悟,“孚妙有察之慧萌,刜赖耶之浊种。庶灭裂有为,千盘无生焉”!

  贞禅师来到汝州开元寺。“又以为喧者起之本,静者定之缘”,离开闹市,来到州北十八里处的风穴寺清修。

  “前刺史、故丞相齐公崔日用,吏部尚书李暠,皆顶奉山宇,斯岂弘道欤!”

  有清代碑文讲了贞禅师的开山逸事:“(贞禅师)喜其山水幽僻,可为卓锡地,因叠石覆茅,公以蔽体。时山有虎患,村民劝使他徙,师笑谢之。是夕即有二虎伏师足前,师以手摩之曰:‘汝欲皈依我乎?佛道戒杀,此后不宜啖人。’虎辄点头会意。嗣后,师每持钵出,一虎居守,一虎导行,远近神之。太守某闻师高行,入山造访。师入跌坐,虎瞑伏不动。见守之,师起叱虎曰:‘有客且去。’虎即弭耳退出。”

  这位太守,不知是崔日用还是李暠,与贞禅师接谈之顷,颇契机要,“因慨然以建刹为己任,兼之众士倾风辇金而至,一坞白云遂成福地矣”。

  贞禅师将柏子数斛,随手掷之,柏生满山,“故至今山中古柏郁郁葱葱,然此亦嚼杨枝植地即生之义也”!

  李暠

  开元十三年(725)九月十八日,贞禅师示灭,春秋八十有四。

  五代虞希范所撰《风穴七祖千峰白云禅院记》云:“由崔相国、李使君名暠与门人等收拾舍利数千粒,建塔九层。玄宗谥为‘七祖塔’,今见存焉。”

  崔日用已卒于开元十年。为贞禅师荼毗、向玄宗皇帝请敕号、建塔的应是李暠。

  李暠为李渊的弟弟淮安王李神通的玄孙。开元初,授汝州刺史。为政严简,州境肃然。兄李昇每月都从东都洛阳来看他,往来微行,州人不觉,其清慎如此。

  开元二十一年(733),唐玄宗以“工部尚书李暠,体含柔嘉,识致明允,为公族之领袖,是朝廷之羽仪”,派他代表皇室赴吐蕃看望金城公主。

  李暠带着吐蕃使臣与大唐特使共同勘定边界,并历告边州蕃、汉:“两国和好,无相侵掠。”

  李暠风仪秀整,所历皆以威重见称,朝廷称其“有宰相之望”。戴浮《广异记》云:“唐兵部尚书李暠,时之正人也。元初,有妇人诣暠,容貌风流,言语学识,为时第一。暠不敢受。会太常卿姜皎至,暠以妇人与之。皎大会公卿,妇人自云善相,见张说,曰:‘宰臣之相。’遂相诸公卿,言无不中。谓皎曰:‘君虽有相,然不得寿终。’酒阑,皎狎之于别室。媚言遍至,将及其私。公卿迭往窥睹。时暠在座,最后往视,妇人于是呦然有声。皎惊堕地,取火照之,见床下有白骨。当时议者以暠贞正,故鬼神惧焉。”

  七祖塔

  七祖塔建于开元二十六年(738),弟子宗本铭云:“园凝寂体兮邈彼真知,豁荡无明兮倏若蘧庐。慈梁过驷兮岁月其除,松栗穴目冥兮宛此幽居。”

  塔内藏有贞禅师舍利。

  唐宣宗时有道源和尚,曾住风穴,开拓山门,重光梵刹,人称禅主,并于大中十三年(859)四月一日,塑释迦牟尼像,取舍利安于佛心。

  乾祐二年(949)夏,风穴延沼禅师命僧改塑毗卢佛像,“于古佛心得舍利三千粒,迎于郡城,供养一七日,依旧藏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