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陕北十大战役

2017-05-22 14:47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张松

  青化砭战役

   青化砭战役,1947年发生于延安东北约30公里处的青化砭镇。1947年3月18日,毛泽东、周恩来率中央机关主动撤离延安,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主力隐蔽集结于甘谷驿、青化砭等地待机,仅以小部兵力在延安西北地区与国民党军保持接触。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部占领延安后,急于寻找解放军主力决战,判断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延安西北地区,遂于21日以整编第1军的5个旅由延安地区向安塞前进,另以该军第31旅由延安东南的临真镇向青化砭前进,以保障其主力翼侧安全。西北野战军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的指挥下,以第1纵队第358旅、第2纵队第359旅、独立第4旅及教导旅、新编第4旅等共5个旅的兵力,在青化砭地区利用有利地形布成袋形阵地,伏击孤军前进的第31旅;以第1纵队的独立第1旅位于青化砭以南地区为预备队。

  24日,胡宗南部5个旅进至安塞。次日拂晓,第31旅旅部率1个团由拐峁北进,10时许进入西北野战军的伏击圈内。西北野战部队采用拦头断尾、两翼夹击的战法,突然发起猛攻,激战一个多小时,全歼第31旅2900余人,俘旅长李纪云。

  此次战役是西北野战军撤出延安后取得的第一个大胜仗,沉重打击了胡宗南集团的气焰,极大地鼓舞了陕北解放区军民的斗志。

  羊马河战役

  羊马河战役,是1947年4月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子长县羊马河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伏击战,此战为西北战局的转折点。1947年4月3日,国民党军折向子长,连连扑空,兵疲粮罄,遂改以整编第76师守备延川、清涧,整编第15师第135旅守备瓦窑堡,主力于5日南返蟠龙、青化砭休整补充。6日,整编第29军第12旅途经永坪时遭西北野战军的攻击,损失600余人。后发现西北野战军主力位于蟠龙西北地区,即以8个旅的兵力,于12日由蟠龙、青化砭地区向西北方向进攻,并以整编第76师第72团接第135旅防务,第135旅沿瓦窑堡至青化砭大路南下策应,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军于蟠龙、青化砭西北地区。

  西北野战军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的指挥下,以第1纵队(2个旅)伪装主力,牵制胡宗南集团主力,诱其向蟠龙西北地区进攻;集中第2纵队和教导旅、新编第4旅共4个旅的兵力在子长县城西南羊马河地区设伏,求歼孤军南下的第135旅。13日,整编第1、第29军主力被阻于蟠龙西北李家岔、云山寺一线。14日晨,第135旅沿子长、蟠龙公路两侧高地南下,10时进至羊马河西北高地时,西北野战军突然对其发起攻击,迅速分割包围,首先于东山歼灭其1个团,继而围歼位于西山的旅部及另1个团。激战至16时,将第135旅4700余人全部歼灭。

  蟠龙战役

  蟠龙战役,是1947年5月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对国民党军补给基地延安蟠龙镇进行的攻坚战。

  1947年4月青化砭、 羊马河战役后,蒋介石判断中共中央机关和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绥德附近地区,并开始东渡黄河。遂令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部由永坪、蟠龙地区北上,并令榆林守军南下配合,企图南北夹击,消灭中共中央机关和西北野战军于葭县(今佳县)、吴堡地区。胡宗南即以整编第1、第29军共9个旅的兵力北进,仅留第167旅及地方团队1个总队守备其补给基地蟠龙。西北野战军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的指挥下,以小部兵力伪装主力诱敌北上,并集中第1纵队的第358旅、 独立第1旅、第2纵队的独立第4 旅及新编第4旅共4个旅的兵力,攻取蟠龙。同时,令教导旅位于青化砭以北,第359旅位于清涧以西,担任阻援任务。5月2日,胡宗南部主力进占绥德。

  同日23时,西北野战军对蟠龙守军突然发起攻击,至4日黄昏,攻占蟠龙外围阵地。接着,对蟠龙镇发起总攻,战至24时,全歼守军6700人,俘旅长李昆岗,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和粮食等。

  蟠龙战役,连同在此之前的青化砭、羊马河战役,西北野战军三战三捷,从而稳定了陕北战局,为转入战略反攻奠定了基础。

  二打榆林战役

  第一次战役。 1947年7月,国民党军晋陕绥边区总部及所属第22军主力、西安“绥靖”公署所属整编第36师第28旅等部共1.5万余人驻守榆林县城及其周围地区。为调动西安“绥靖”公署所属部队北上,策应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挺进豫西,彭德怀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统一的战略部署,指挥所属第1、第2、第3纵队及教导旅、新编第4旅共8个旅,于7月31日由绥德地区北上进攻榆林。8月6日进行外围作战,7日包围榆林城,10日攻城。由于城墙坚固,西北野战军缺少炮火支援,至11日晚仍未攻克。而国民党军统帅部一面令榆林守军坚守待援,一面令胡宗南调部队企图消灭西北野战军于榆林城下。西北野战部队鉴于调动胡宗南部主力北上的目的已经达到,遂于12日撤围榆林。此次作战,共歼国民党军5200余人。

  第二次战役。10月,西北野战军为解除南下作战的后顾之忧,决定先夺取榆林。10月18日,第1、第3、第6纵队及绥德军分区部队,由绥德等地向榆林开进,10月27~31日扫清榆林外围据点。11月2~8日,两次攻城未克。至15日,于元大滩等地歼援军3000余人,但援军主力仍绕道进入榆林,西北野战军遂于11月16日撤围。此次作战共歼灭国民党军6800余人。

  沙家店战役

  按照中央军委关于“两翼牵制,三军配合,夺取中原”的战略部署,西北野战军计划将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引向陕北沙漠边沿,以利实现中央的战略决策。

  蒋介石唯恐丢失榆林,影响整个西北战局,急飞延安部署救援榆林并准备在榆林、米脂、佳县之间的三角地带“围歼”西北野战军,胡宗南以整编第36师驰援榆林。鉴于第36师救援榆林,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当即同意彭德怀围点打援的计划。此时,解放军虽已歼敌3000余人,但榆林城尚未攻克。彭德怀立即果断决定撤出榆林战斗,以小部队佯装主力东渡黄河。野战军主力则向榆林东南,米脂东北地区隐蔽集结。胡宗南误认为西北野战军骤然撤围是“仓皇逃窜”,遂令所部迅速追击。此时,自恃“援榆有功”的整编第36师师长钟松,率部经米脂县沙家店向乌龙铺方向孤军突进。彭德怀当即抓住战机,以西北野战军主力第1、第2纵队、新编4旅、教导旅将敌整编第36师师部及第123旅、第165旅包围于米脂县沙家店一带。8月20日拂晓,战斗打响,激战一天,歼灭胡宗南部整编第36师6000余人,俘敌少将旅长刘子奇。

  由于此役的胜利,结束了敌人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改变了西北战局,从而使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转入内线反攻。

  岔口战役

  岔口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延长县岔口、关庄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追击战。

  1947年8月下旬,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赓)谢(富治)集团由晋南渡过黄河,直逼潼关,威胁西安。胡宗南急令在陕北绥德、米脂地区的所部整编第1军和第29军军部率整编第1、第90、第17、第38师等部共8个旅南下,拱卫西安和关中。

  9月7日,国民党军进至清涧县城以北。彭德怀为策应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在豫西作战,决定集中兵力于延川地区寻机在运动中歼敌一部,阻止国民党军南下。8日,以第2纵队进至永坪地区佯装野战军主力,对国民党军实施追击;以第1、第3纵队及新编第4旅、教导旅隐蔽进入延川以南交口镇地区待机。11日,整编第90师由清涧出发向永坪方向搜索,掩护主力开进。12日,当国民党整编第1、第29军主力由清涧南下抵达延川西北地区时,西北野战军主力即向其左翼逼近,并于14日9时在关庄地区突然发起进攻。

  15日,西北野战军调整部署,主力撤至公路两侧,第2纵队占领岔口以北高地。16日晨,国民党军整编第1、第29军以密集队形西进,西北野战军主力即展开追击。当国民党军进至岔口镇附近时,第2纵队予以顽强阻击,对国民党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重创其整编第17师第12旅、整编第38师第55旅。16日,整编第1、第29军军部及所属部队在整编第90师的接应下,趁冰雹大雨撤逃,战役结束。此次战役共歼国民党军4000余人。

  黄龙战役

  黄龙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一部在黄龙山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行动。

  1947年9月,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所部主力自绥德地区南撤延安地区休整,以8个团分散驻守黄龙山区白水、石堡(今黄龙)、宜川等地。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根据中共中央军委指示,以野战军主力留在陕北作战并筹集粮草,为以后转入外线作战做准备;以第2、第4纵队出击黄龙山区,吸引胡宗南部主力南下,调动和分散国民党军,为野战军主力在内线歼敌创造条件。

  1947年9月下旬,第2、第4纵队分别从延安以东甘谷驿和栒邑(今旬邑)东北马栏等地向黄龙山挺进。至10月4日,攻占劳山、石堡、白水等地,全歼黄龙保安警备队。两纵队在石堡会师后,继续向东发展进攻,11日攻克韩城,歼国民党军第53旅一部,俘1700余人。15日,以一部兵力向郃阳(今合阳)以北佯动,两纵队主力北上,于20日夜向宜川城发起攻击,21日攻克该城,全歼守军2个团,俘3300余人,缴获山炮4门、野炮6门。同日,国民党军整编第1军以5个旅由延安南下增援。第2、第4纵队遂于23日撤出宜川,分别转移至黄河以东和延长县东南地区休整。此役,共歼国民党军7300余人。

  延清战役

  1947年9月岔口战役后,国民党胡宗南将所部主力退守延安地区,以整编第76师师部率第24旅及第165旅残部守备绥德至延长、清涧至子长(旧称安定)间百余公里交通线及诸要点。

  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为给南下作战创造条件,并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在豫西作战,以第2、第4纵队挺进黄龙山区作战,牵制胡宗南集团主力,亲率第1、第3纵队及新编第4旅、教导旅等部于10月1日在延长至清涧之间地区发起进攻。

  10月1日,第3纵队、教导旅分别攻克延川、延长,全歼守军。4日,第1、第3纵队包围清涧城,新4旅、教导旅在清涧以南担任阻援。至7日,第1、第3纵队攻克清涧城外围据点10余处。8日,国民党军整编第29军军长刘戡率5个半旅由延安增援清涧。彭德怀以新4旅、教导旅迅速进至永坪地区实施阻援,主力继续攻城。至10日上午,攻城部队占领城西制高点笔架山,援军被阻于清涧城以南20公里处。当晚攻城部队发起总攻,至11日拂晓炸开城门,突入城内,经激烈巷战,至当日16时全歼守军,俘整编第76师师长廖昂。绥德、子长的国民党守军惧怕被歼,弃城撤逃延安。

  此役,西北野战军共歼国民党军8000余人,收复延川、延长、清涧等广大地区,为以后转入外线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宜瓦战役

  1948年2月22日,西北野战军各部队按预定方案向宜川城开进。23日,第3纵队占领云岩镇、平陆堡;第6纵队攻占鹰尔窝、秋林镇等地;第1、第4纵队进至瓦子街以北地区待机打援;第2纵队从禹门口西渡黄河,给予陕西保安第6团以歼灭性打击后,即向宜川之圪台街集结待机。

  24日,第3纵队独立第2旅和第6纵队包围了宜川,至27日攻占宜川守军外围各据点,将国民党军整编第76师之第24旅压缩于城内。

  宜川城被围后,胡宗南急令整编第29军军长刘戡率军部及整编第27、第90师共4个旅轻装驰援,27日进至瓦子街地区。此时,我军已集中9个旅的兵力设伏,并以一部兵力采取机动防御诱敌深入,至29日将援军一部诱到宜川西南预设阵地。第1纵队从瓦子街以西向整编第90师侧背发起猛攻,攻占了瓦子街,歼整编第90师师部一部。刘戡发觉后企图突围,我军第1纵队第358旅一部占领瓦子街南山,封闭了刘戡部之退路。3月1日上午,我军发动总攻,激战至17时,全歼该部,整29军军长刘戡毙命。2日晚,我军攻城部队对宜川守军发起总攻,至3日晨,全歼国民党整编第76师之第24旅两个团,攻克宜川。此战,我军歼灭国民党军胡宗南主力1个整编军部、两个整编师部、5个旅10个团,计29480人,其中俘敌21960人,毙伤7520人。

  黄龙山麓战役

  1948年3月5日和6日晨,我军按预定计划开进。第1、第4纵队于3月10日向宜君攻击。宜君守敌突围逃窜,我军遂占领宜君。我第3、第6纵队,于9日完成对洛川之包围,外围之敌逃入城内。10日晚,我军发起攻击,守敌拼死顽抗,两次攻击未克。我第2纵队于8日西渡洛河,歼灭了敌地方武装400余人。9日进至蒲城附近,准备攻击蒲城。

  我军围攻洛川,解放黄陵、宜君,进迫蒲城,胡宗南急令由豫西回撤之整编第1师、整编第34师等8个旅统由裴昌会指挥,组成第5兵团以防守西安并增援洛川。我军除以第3、第6纵队继续积极围攻洛川,诱敌北援外,第1、第4纵队就地集结,第2纵队撤至白水县附近集结,准备歼灭可能北援之敌。

  困守延安之敌整编第17师于3月26日以独立第48旅附陕西保安第11团南下声援洛川,27日进至甘泉。正当我军准备乘敌继续南进,以主力歼灭该敌于运动中,敌突然于31日回窜延安。

  由于洛川敌军凭借险要地形和坚固设防,顽强抵抗,我第3纵队、第6纵队经22天的连续围攻,但由于对洛川之特殊险要地形、坚固设防及守敌之顽强等估计不足,加之缺乏必要的攻城器材,以及天气恶劣等原因,虽部队作战勇猛,但侦察不周,协同不好,消耗了我军的战斗力和弹药,伤亡1500余人,洛川仍久攻不克,部署打延安南援之敌又因敌缩回未果。而南线之敌蠢蠢欲动,我军决心围困洛川,主力西移,诱裴昌会兵团增援洛川,在运动中寻机歼灭之。4月5日敌裴昌会率5个师由铜川沿成延公路北进,但日行15公里,夜退7公里,步步为营,齐头并进,7天行52公里,我军未获歼敌良机,战役遂告结束。

  黄龙山麓战役我军歼敌3000余人,解决了我军的粮食问题,使我军黄龙分区与关中分区相互呼应,孤立了延安守敌,为解放延安创造了条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