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镝”引出匈奴夺嫡故事

2017-06-07 10:58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郭平

  上个世纪50年代,铁岭一处大规模的墓葬群被乱挖,造成文物和遗址严重破坏,给研究工作带来极大困难,时至今日,对于墓主身份确定还存在诸多争议。

  出土文物中有一种带孔的铜镞,叫鸣镝,引出一段匈奴头领冒顿单于射杀其父夺取王位的故事。

  掘墓疯狂,蜡烛为此脱销

  西岔沟古墓群位于铁岭市西丰县乐善乡西北的一个山冈上,这个古墓群的消失,缘自上个世纪50年代的那次村民的乱掘。

  在专家指导下,记者查到了省博物馆孙守道当年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详细地讲述了西岔沟古墓被乱掘的经过。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当地老百姓就知道这里有个古墓群,时常有人去盗挖。冬天时乱挖规模达到了顶峰,当时每天在墓地乱挖的人数都在数百人以上,连距当地二三十公里的农民也背着行李、带着干粮前来挖墓。他们不仅白天挖,晚上还要挑灯夜战,以至于附近合作社的蜡烛都销售一空。

  1956年,省文化局派人前往调查,才结束了这场疯狂的挖掘。

  孙守道这样记述:古墓被掘得土层灰黄相扰,成百上千个乱掘坑上下相连,密密麻麻,有如弹坑……乱掘出的文物,据当地群众反映,仅玉石琉璃就可以装上几大筐,铁器、铜器被当作废铜烂铁卖的何止几百斤。其中出土的宝剑,每家差不多都有一二把。凡出土的陶器,如壶、罐、盆、碗等,几乎件件被就地抛弃击碎……由于有的合作社只收铜不收铁,一些人便把其中占很大数量的铁剑上的各式铜柄打掉卖出……

  后来,考古人员对古墓群清理时发现,古墓群被掘面积1.5万平方米,与古墓群面积正好相当,所存墓葬中95%以上遭到破坏,至少80%以上已经掘毁无存。后期经过科学考古发掘的有63座墓葬,其中真正完好的不过十几座,而且都是比较简单的墓葬。

  古墓族属有三说

  铁岭市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周向永介绍说,西岔沟古墓群的墓葬数量推算应该在450-500座之间,每座墓葬一般都有随葬品,后来,考古人员在当地共得到文物1.38万件,这些文物可谓是劫后余生。然而由于当时铁岭还没有相关机构,所以文物绝大部分由省博物馆和国家博物馆收藏。

  周向永说,西岔沟古墓群出土文物特点比较突出:武器类有铁剑、铁环首长刀等,其中尤以铁剑数量最多,百余座墓葬中出土铁剑71把,这是汉代墓葬中非常罕见的,被专家称为“出剑最多的古墓群”;墓葬有用马陪葬的习俗,许多墓葬中都发现有零散的马牙,在山冈顶部还单独出土了三个一字排列的马头骨;此外,从已经发现的13位墓主人牙齿判断,他们多数为青壮年,多是死于激战当中,同样证明这一点的是,出土的兵器有明显的斫削痕迹,很多兵器还是用坏后经过再次打制形成的,修补痕迹清晰可见。

  人们通过对出土文物的研究,可以基本判定这是一处属于北方游牧民族的墓葬,但是关于它的具体族属,时至今日还是有三种观点。

  观点之一是参加现场清理的孙守道先生提出的。他首先提出墓群属匈奴族的观点。根据是这一古墓群地点在汉代辽东郡外的北边,是秦末汉初时匈奴的地盘。

  不久,曾庸先生发表文章对匈奴说提出质疑,他发现西岔沟古墓群与匈奴强盛时期存在年代上的错位。在此基础上,他同样是根据史料记载,提出西岔沟遗存应当属乌桓族的观点,并结合乌桓冶铁做兵器、匈奴兵器多为弓矢长矛,而不是西岔沟墓地所见的铁制长剑,此外西岔沟出土珠饰与史料记载中乌桓妇女头饰有关联等几条理由,主张乌桓说。

  周向永说:“乌桓说提出后,学术界一度沉寂下来,但其实专家学者是在更广博的角度上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思考。”

  果然,1984年,署名田耘的蔺新建对于西岔沟墓群族属问题的研究提出了属夫余族的观点,为这一有争议的墓地族属研究又添新说。这位专家从长柄铁剑在匈奴文化中为罕见之物,东胡民族不善用剑;出土陶器揭示西岔沟部族生活的稳定性;鲜卑墓葬或为桦木皮、桦木棺或为石棺,而西岔沟则为土坑墓,陶器形制也与之迥异等诸多方面,阐述了西岔沟墓地不可能是东胡系统遗存的观点。结合史料记载,他认为西岔沟墓地族属应为夫余或“东夫余”。

  此后,吉林大学教授林云又根据对西岔沟出土的铜柄铁剑的研究,指出它“是东北系铜剑晚期的一个地区性变体……它有相当一部分是汉代夫余的遗物,但并不能认为是夫余族所专有”。

  周向永告诉记者:“对于西岔沟墓葬群的族属之所以有这么多争议,就是因为时隔半个多世纪,有关西岔沟古墓群的考古研究报告还没有正式发表,学术界不能全面掌握这一遗址的文化全貌。”而他本人则更倾向于夫余一说。

  匈奴冒顿的滴血鸣镝

  “铁岭市博物馆关于西岔沟古墓群的相关展览,展品还是从省博物馆借来的。”谈及西岔沟出土文物现状,周向永不无遗憾,他多次在国家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的展柜中看到那些文物。记者也曾循着他的思路去相关博物馆观看,但未能如愿。

  吸引记者前往探究的是一种重要兵器,也是一种铜镞。专家介绍,它中空有孔,射出时因风发响,是大名鼎鼎的鸣镝。由于西岔沟墓葬群所处时代略晚于匈奴的强盛时期,因此,这里出土的鸣镝较为接近它的最初形态。

  据介绍,这种兵器为匈奴的冒顿单于所发明,围绕这一兵器,还发生过一个冒顿争夺匈奴统治权的故事。

  《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冒顿乃作为鸣镝,习勒其骑射……”

  这段记述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匈奴单于头曼时期有位太子叫冒顿,后来头曼喜爱的瘀[yū]氏生了个小儿子。头曼就想废除冒顿,改立小儿子为太子,于是便派冒顿到月氏[ròu zhī]去当人质。等冒顿到了月氏当人质,头曼却猛烈攻打月氏,月氏就要杀冒顿。冒顿偷了月氏的宝马,骑着它逃回了匈奴。见到冒顿不仅没死,反而骑着宝马跑了回来,头曼不仅没气恼,反而认为他勇猛,就命令他统领一万骑兵。

  冒顿此后特意制造了一种叫鸣镝的响箭,训练他的部下骑马射箭的本领,下令说:“凡是我鸣镝所射的目标,如果谁不跟着我全力去射击它,就斩首。”

  他首先射猎鸟兽,有人不射响箭所射的目标,冒顿就把他杀了。不久,冒顿用响箭射击自己喜爱的宝马,左右的人有不敢射击的,冒顿立即杀了他们。过了些日子,冒顿又用响箭射击自己心爱的妻子,左右的人有感到恐惧的,不敢射击,冒顿又把他们全都杀了。

  再过些日子,冒顿出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匈奴单于头曼的宝马,左右的人都跟着射。于是冒顿知道他身边的人都是可以用的人。有一天,他跟随单于头曼去打猎,用响箭射击头曼的头,他左右的人也都跟随响箭射死了单于头曼。于是冒顿把他的后母及弟弟,还有不服从的大臣全部杀死,自己登上了单于宝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