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南京“高考”,考生有无胡须闹出大笑话

2017-06-08 11:23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杨松涛

  清代选拔举人的考试称乡试,每三年举行一次,考试地点在各省省会城市,其重要性和社会关注程度,类似今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在南京举行的江南乡试,由于考生来自江苏、安徽两省,人数之多、规模之大全国第一,每科乡试都会“爆”出不少新闻,有喜有忧,更有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南京搭彩棚庆多人中举

  道光十五年(1835),适逢皇太后六十大寿,虽然上一年已举办过乡试,为示庆祝和多选人才,道光皇帝仍下旨再举办一次乡试,因干支纪年为乙未,故称“乙未恩科乡试”。

  当时,清代江宁府(南京)下辖江宁、上元、六合、江浦、高淳、溧水、句容七县。据《白下琐言》所记,此次乡试,江宁府考中举人之多实属全国第一。除江浦县考生吴家楣被录取第一名、高中解元外,上元县考生中有十二人中举,江宁县有五人中举,六合县二人中举,高淳县一人中举,共计二十一人。加上在北京参加乡试中举的二人,则有二十三人。这是清朝开科考试以来,江宁府中举人数最多的一次。

  清代各省的乡试,朝廷都有中举的名额,江南乡试各科的考生大都在一万七八千人左右,而举人名额也就一百五六十人。清代安徽有八府,江苏有七府,每府平均名额只有十个人。而这一科南京有二十多人一次中举,彰显了南京地区文教之盛和人才之多。为表示庆祝,金陵士绅纷纷出资,在夫子庙前搭起高大的彩棚,彩棚中间张贴着大字书写的中举考生的姓名,用以宣传。同时鼓乐喧天,热闹非凡。

  彩棚两旁,高挂一副对联:“蕊榜沐隆恩,霞蔚云蒸、庆二十三人之聚会;璇宮集景福,天长地久、合万六千岁为春秋。”蕊榜,指科举考试中揭晓名单的红榜。璇宮,指皇宫。景福,即洪福、大福。“合万六千岁为春秋”一句,源自《庄子·逍遥游》,说上古有树名大椿,它以八千年为一个春季,以八千年为一个秋季,叫大年。后来即称此为长寿。上联写此科南京中举之盛况,下联祝皇太后万寿无疆。

  主考官批语竟然白字连篇

  清代各省乡试的正副主考官,均由朝廷委派,大多为进士出身,他们都是穷经博学、望重士林的硕儒。如用今天的话来说,起码也是个大学中文系博导级的资深教授。可是也有鱼目混珠的,少数主考官,虚有其名,不学无术;或年老糊涂,昏聩无能,竟然在试卷批语中连写错别字。江南乡试就曾有过这样两位白字先生当主考。

  赵烈文(1832-1894)是曾国藩的核心幕僚,深得曾国藩的信任,私下里两人无话不谈。他在《能静居日记》同治六年(1867)九月十八日的日记中就记载了这一年江南乡试主考官写白字的情况。

  张笛帆是这一年江南乡试的同考官,乡试结束后,他拜访赵烈文,谈到乡试情况时,张连连摇头,说两位主考“学问荒陋,世所罕见,批语白字连篇,‘圆熟’、‘圆健’ 字皆书‘园’字;解元卷上批‘仅见之作’误为‘侭见之作’。”他说两位主考的批语中像这样的错别字甚多; 至于卷文,更不必说了,不看内容知何,只看字写得端不端正,稍有不正,即不录取。他感叹:“江南文运至此,非佳事也。”

  张笛帆走后,正生病的曾国藩派人邀他入内室谈话。还未等赵烈文开口,曾国藩就拿出了两位主考官送来的对联给他看,赵看后在日记中写道:“语句陈腐,字尽拙笨,落款‘通侯’误‘通候’。”曾国藩甚为感慨地说:“江南二百余年,殆无此等主考。”赵便把张笛帆说的事告诉了曾国藩。曾听了伸着舌头说不出话来。

  赵烈文没有写两位主考官的名字,笔者查《清秘述闻三种》一书,知主考官为刘有铭,时官通政司副使;副主考为王荣琯,时官翰林院编修。

  “微须”引出的考场笑话

  清代中期,照相术尚未传入中国,考生进入考场无照片可验证,因此冒名替考者就大有人在。为了严防冒名顶替,当时流行一种“面貌册”,说是册,实为一张纸,类似今天的登记表。上面除写有考生基本信息外,对考生面貌特别要求写明有没有胡须。

  乾隆五十三年(1788),兵部侍郎胡高望被任命为江南乡试的主考官。他对“面貌册”格外重视。常熟考生沈廷辉,三十多岁,有些胡子,他在册中填写“微须”。谁知这位胡大人偏偏爱掉书袋,搬照朱熹的话,把“微”解释为“无”。他认为“微须”就是没有胡子,下令凡有胡子而填写“微须”的考生一律赶出考场。

  沈廷辉听到后,急忙找管理“面貌册”的“学书”也就是具体负责人,想让他改成“有须”。哪知这位“学书”有事外出。这时已是开考的前夕,他找到三更仍不见人,“不得已往剃头铺将须刮去,旋闻鼓吹声,急赴辕门听点。”

  主考胡大人亲自在大门点名,点到沈廷辉时,胡大人注视良久说:“此人又一顶替者,册上明填有须,何以无须。”原来负责“面貌册”的“学书”与沈熟悉,得知主考有逐出之令后,特地将沈册上的“微须”改为“有须”。而不知情的沈却已把胡子刮掉。阴差阳错,原本好意的改动却变成了被逐出考场的凭据,沈只好自认倒霉。

  随后又有一考生册上填“微须”,胡主考见他长着胡子,斥责道:你有胡须,与册上“微须”不符,不准入场。该生问为什么?胡大怒说:“你读书难道不知道朱夫子讲‘微’当‘无’”解吗?“考生笑着回答道:照大人这么说,”则孔子微服而过宋,脱得赤膊精光,成何体制也。“胡一听说不出话来。于是填”微须者不再被逐出考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