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钦佩的书生之勇

2017-06-12 11:01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清风慕竹

  唐朝末年,杨行密割据淮南。后来,其子杨渥继位,他不但荒淫无能,还猜忌下属,左牙指挥使张颢感觉不安,杀死了杨渥,随后一不做二不休,想胁迫大家推举自己当淮南节度使。

  张颢命人将所有的将吏召集到节度使府,在夹道及庭中、堂上都站满手持利刃的士兵,下令武将都去除护卫才能进入,一时间,府中杀气腾腾,令人不寒而栗。张颢厉声问道:“嗣王已经死了,军政大事应该由谁来主持?”他大声问了三次,没有一个人敢应声。

  这时,一个文官走了出来,上前对张颢说:“现在四邻没有安定,军政非君莫属,但今天恐怕太仓促了。”大家转头一看,原来是节度使府中一个幕僚,名叫严可求。

  张颢一听,脸色顿时变了,质问严可求:“为什么说太仓促?”

  严可求不慌不忙地回答说:“庐州刘威、歙州陶雅、宣州李简、常州李遇,他们都是先王的旧将,公今天自立为王,他们肯居你之下吗?我看不如先立幼主,公主持军政,时间一长,众将谁敢不从!”

  张颢听了,一时无语,想想也是,严可求说的这些人,哪个都不好惹,不由地踌躇起来。严可求趁机避开左右的人,偷偷写了张纸条塞进衣袖中,然后招呼大家前往府后的节度使住宅去祝贺,众人谁也猜不透他要做什么,稀里糊涂地跟着一起走。

  到了内宅,严可求从袖中掏出那张纸,说:“太夫人史氏的教书在此。”随后跪在地上大声宣读,大意是:“先王创业艰难,嗣王不幸早逝,隆演按照次序应当嗣立,诸将应该不辜负杨氏,很好地开导教诲他。”这番话说得言辞恳切,意旨明白,众人都为之感动。张颢听了却非常沮丧,因为史氏的告谕合乎正义,他不敢强行夺取,只好奉杨渥的二弟杨隆演为淮南留后、东面诸道行营都统。

  张颢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为了除掉身边最强劲的对手、右牙指挥使徐温,颁给了他一纸浙西观察使的任命,令其出镇润州(今江苏镇江)。严可求闻讯,赶忙对徐温说:“您舍弃牙兵而出任外藩,张颢一定把杀死君王的罪名加在您身上。”

  徐温大惊,说:“既然这样,怎么办?”严可求说:“张颢刚愎自用而又不明事理,如果您能够听从,我来给您想办法。”于是,严可求前去见张颢说:“您将徐温调到外地,人们都说您想要夺他的兵权并把他杀死,形成这样的舆论对您可是很不利的。”张颢说:“徐温自己想去,不是我的意思。事情已经这样,怎么办呢?”严可求说:“这很容易。”第二天,严可求邀请张颢一起去见徐温,他瞪着眼睛责问徐温说:“古人不忘记一顿饭的恩德,何况您是杨氏的老将!现在幼主初立,正是多事的时候,你怎么能请求外任只管自己安乐呢?”徐温急忙谢罪说:“还请你们宽容,徐温我哪里敢自己独断独行!”徐温因此没有放弃兵权、前往润州。

  不久,张颢醒悟过来,知道中了严可求的计策,非常怨恨他,便派出一名刺客去刺杀严可求。面对刺客的利刃,严可求知道难免一死,但他并没有一丝慌乱,只是请求留书一封,以作诀别。刺客点头应允,持刀站在一旁监视。严可求拿起笔,神态从容地写了起来。刺客认识一些字,见严可求的信言辞忠贞,语气豪壮,竟然为之感动,他放下手中的长剑说:“公是长者,我不忍杀你。”

  躲过一劫的严可求也加紧了行动的步伐,他会同徐温等人,设计将张颢斩杀于所居住的牙堂,一场祸患最终得到平息。

  当初,严可求处变不惊,在节度使府直面气势逼人的张颢,让骁勇善战的副都统朱瑾钦佩不已,事后他亲自前往严可求的府上拜见,惭愧地说:“我十六七岁就横戈跃马,冲犯强大的敌人,从来没有畏惧,今天面对张颢,不觉流汗,您却敢于当面指摘他。我这才知道自己只是匹夫之勇,比您差得太远了。”

  苏东坡曾说:“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说的就是严可求这样的人吧。一个人的勇敢,并不依赖于外表的强悍,或手中的利器,只要内心激荡着一种浩然之气,自能临危不惧,处变不惊。严可求让人所钦佩的,正是这样一种书生之勇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