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戴“鹖冠” 勇义兼备

2017-06-13 10:16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钟葵

  鹖打斗起来是拼命三郎

  禽鸟类动物中除了大型猛禽外,大多数体形较小,羽毛艳丽,看上去十分乖巧可爱。假如你以为它们都是性情温和的善良之辈,那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脾气暴躁、极其好斗的禽鸟为数不少,如雄鸡、野雉、八哥、画眉、鹪鹩、鹌鹑等,打斗起来可谓惊心动魄。不过,如果论打斗的凶猛度和拼死度,它们都比不上另一种禽鸟——鹖。

  鹖,即鹖鸟,又名鹖鸡,今名褐马鸡,是我国特有的珍稀禽鸟。虽然现在很多人不认识它,但它在中国装饰上却赫赫有名。《说文》曰:“鹖,鹖鸟也。似雉,出上党。”上党,即今天的山西长治。鹖鸟在古代产于上党,至今仍主要分布在山西、河北、陕西等地,数量不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禽经》曰:“鹖,毅鸟也,毅不知死。状类鸡,首有冠,性敢于斗,死犹不置,是不知死也。”《说文》称鹖似雉,《禽经》称似鸡,都对。因鹖、鸡、雉都是鸡形目禽鸟,外形相似。鹖是鸡形目雉科马鸡属的一种,体高约0.6米,体长约一米,体重约5千克。

  鹖不仅身材高大,长相也颇为威武雄壮。它全身羽毛呈深褐色,嘴巴粉红,脸部鲜红,头顶长着黑色的绒毛,耳羽雪白,成束状向后延长突出于脑后,像一对白犄角,看上去杀气腾腾。尾羽大部分为银白色,末端为黑褐色,在阳光下闪耀着紫蓝色的金属光泽。虽然它的双翅较短,不善飞行,但红色的双腿粗壮有力,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尾巴翘起,威风凛凛,貌似随时准备与来犯之敌决一死战。

  赵武王灵王用“鹖冠”嘉奖作战勇敢的武士

  关于鹖打斗起来不知死的“毅鸟”精神,除《禽经》的记载外,古代文献还有很多记载。如三国魏曹植在《鹖赋》序中写道:“鹖之为禽,猛气,其斗,终无胜负,期于必死。”张辑在《文选·司马相如·上林赋》中注道:“鹖似雉,斗死不却。”明张自烈《正字通》曰:“鹖,鸟名。色黄黑而褐,首有毛角,有冠。性爱侪党,有被侵者,往赴斗,虽死不置。”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也说:“鹖者,勇雉也,其斗时,一死乃止。”事实上也是如此,鹖鸟的雄鸟在每年的繁殖期间,都要为争夺雌鸟而激烈打斗,有时甚至打到至死方休的地步。当遇到天敌时,也无所畏惧,挺身而出,宁死不屈。正因为鹖有这种“斗死不却”的精神,在古代战争中,人们常将鹖的形象刻画在旗帜上,以激励将士奋勇杀敌。如《艺文类聚·鸟部上》引《列子》曰:“黄帝与炎帝战,以雕鹖为旗帜。”

  此外,在古代还有一种叫做“鹖冠”的武士冠,又名“武冠”、“武弁大冠”,这种冠就是用鹖羽作装饰的冠,其用意也是激励武士效仿鹖的战斗精神。《禽经》引《左传》曰:“鹖冠,武士戴之,象其勇也。”据记载,战国时赵武灵王倡导胡服骑射,就用“鹖冠”嘉奖作战勇敢的武士。而出土文物也证实了在战国时期已出现“鹖冠”,在洛阳金村出土的战国错金银狩猎纹铜镜上,有一组骑士与猛虎搏斗的纹饰。画面上骑士身披甲衣,手持利剑,头上戴弁,弁上插着一双鹖尾。秦汉时期,这种冠饰多出现在将军头上。秦始皇陵兵马俑二号坑有一组兵马俑,包括将军俑、跪射俑、下级官吏俑和马,其中的将军俑,就是头戴“鹖冠”。汉代规定,级别较高的军官要戴“鹖冠”。《后汉书·舆服志下》曰:“武冠,俗谓之大冠。环缨无蕤,以青系为绲,加双鹖尾,竖左右,为鹖冠云。五官、左右虎贲、羽林、五中郎将、羽林左右监皆冠鹖冠,纱縠单衣。”在西汉画像砖和石刻的骑射人物中,也见有此类冠饰的具体描绘。

  “鹖冠”又象征着隐士之冠

  从魏晋南北朝至隋唐,“鹘冠”的形状出现变化,内涵亦有所增加。如敦煌莫高窟的北魏武士像,头上所戴“鹖冠”,并非插双鹖尾,而是冠顶上有鹖鸟的形象。唐代的“鹖冠”,也少见双鹖尾,“鹖冠”上的鹖鸟多为小雀状,头朝下,两翼匍匐。如唐三彩武官俑头上的“鹖冠”,冠耳变作鸟翅形,一只鹖鸟贴在冠顶前部,作展翅俯冲的姿势,颇为形象生动。文化内涵方面,武官戴“鹖冠”,已不仅仅是“象其勇”,还要“厉以义”。晋郭璞《鹖赞》曰:“鹖之为鸟,同群相为。畴类被侵,虽死不避。毛饰武士,兼厉以义。”即不仅强调单打独斗的战斗精神,还要有团队意识和保护战友的意识。

  唐代中叶以后,“鹖冠”逐渐少见,武官的冠饰趋向多元化,但鹖羽作为一种冠饰,至清代仍然存在。如清代的顶戴花翎,在顶珠下有翎管,用以安插翎枝。翎枝分花翎和蓝翎两种,花翎为孔雀羽所制,须经皇上特赐方可佩戴,佩戴者必须是五品以上官员。蓝翎又称“染蓝翎”,并非孔雀羽毛,而是以染成蓝色的鹖羽制成。在满清统治者看来,鹖作为勇敢的象征,已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对于高级官员来说,固然不可有勇无谋,但对于宫廷侍卫和低级军官来说,“斗死不却”的精神不可或缺。故蓝翎用于赐予六品以下、在皇宫和王府当差的侍卫官员佩戴,也用于赏赐建立军功的低级军官,以示嘉奖。

  值得注意的是,“鹖冠”作为一种武士冠,固然是勇敢的象征,但因先秦时期有一本著作名为《鹖冠子》,“鹖冠”还有其他的含义。据说此书的作者是楚国人,常居深山之中,以鹖为冠,人称“鹖冠氏”或“鹖冠子”。他终生不仕,以大隐著称,故“鹖冠”又象征着隐士之冠。古代诗文中提到的“鹖冠”,往往有此含义。如杜甫《小寒食舟中作》诗:“佳辰强饮食犹寒,隐几萧条戴鹖冠。”诗中的“鹖冠”二字,意思是隐士之冠,而非武士之冠。此外,古代的武士冠,虽以“鹖冠”居多,但并非只有这一种冠饰,在出土文物和历史文献中,还有“鹰冠”、“雄鸡冠”、“雉冠”等。如冠顶饰鹰的金冠,1972年在内蒙古杭锦旗战国匈奴墓已有出土。山东嘉祥武士祠东汉画像石“孔子弟子图”中的子路,头戴一种“雄鸡冠”,与《史记·仲尼弟子列传》所记载的“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相符。

  也许是因为鹖鸟只出现在山西、河北等地区,比较少见,古代亲眼目睹过鹖鸟的艺术家并不太多,所以在古代绘画、雕刻等艺术品中甚少见到其形象。在绘画作品中,仅见明代殷宏的《早春花鸟图》有鹖鸟,且描绘极其逼真,尤显珍贵。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