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之才遇仕途多舛

夕阳西下的晚唐,李商隐用诗来呼吁和抗争

2017-06-13 11:24 来源:大河报 作者:

  半生漂泊天涯,他辗转于各个幕府

  李商隐,生于晚唐一个式微家族里。他自称是“姑臧旧族”,和李唐王室同属李广后代。但几代以来,家庭寒素,也就是个靠读书入仕的中小官僚之家。

  簪缨旧族的末代子孙,寒素之家的哀哀长子,这就是他的背景。

  他9岁丧父,要负担起家庭所有责任与苦难,甚至要把父亲灵柩,从南方浙江运回河南。这个“不可能的任务”,他是咋完成的?

  回到荥阳后,他发现“四海无可归之地,九族无可倚之亲”。穷困到“傭书贩舂”,给人抄写、舂米。但他不废举业,苦读。

  16岁,他写《才论》《圣论》,以“古文出诸公间”,受到当时太平军节度使令狐楚赏识。十八九岁,入楚幕。“以其少俊,深礼之,令与诸子游。”老干部令狐楚看他跟自家孩子没两样,教他写时文,又给路费,令其去京师应举。

  两次应试,皆不中。

  25岁,他第三次应试,有高官问令狐綯(táo)(令狐楚之子),你和谁关系好?令狐綯三次提及李商隐。他当年就中了进士。

  同年,令狐楚逝,令狐綯当时官并不大,还罩不住李商隐。

  不知是否因为这个原因,李商隐在第二年入了李党泾元节度使王茂元幕府,还当了他的女婿。

  这成为他仕途上失败的开端。

  后来令狐綯做了十年宰相,却一点不愿帮他,打根上说,还是党争的恩怨。

  李商隐入王茂元幕府那一年,他应博学宏词科,先为考官所取,后又被一“中书长者”以“此人不堪,抹去之”。这是一个重大打击。

  所谓不堪,即他改换门户,这显然是朋党之见。因为李商隐一生除此外,再无所谓“污迹”。他愤然写道:“莫近弹棋局,心中最不平。”

  而就一般人而言,他受令狐援拔中举,无异于入了牛党。

  明代著名学者胡应麟感叹:“士君子出身,一有倚托后便去就两难,李错处不在忘恩,正在受恩初耳。然亦见当时党祸之烈,其微蔓如此。”

  胡应麟及后世学者,对李商隐多有体谅和担待。

  但晚唐党争惨烈,李商隐申诉剖白,极为无力。之后,他两入秘书省,为时皆短暂,半生漂泊天涯,辗转于各个幕府,沉沦记室。此等遭际,对于一个“欲回天地”者,愤激难平。

  他最愤怒的一首诗,是做弘农尉时所写。县尉相当于副县长,高适、杜甫、白居易、孟郊都干过这活,都干得不痛快。而李商隐干得最不痛快,“李副县长”尽心工作却被迫辞职,他写道:“黄昏封印点刑徒,愧负荆山入座隅。却羡卞和双刖足,一生无复没阶趋。”

  意思是如果没腿就好了,就不用在人家膝下做个被呼来唤去的奴才了。

  他一生受尽党争之难,对朋党倾轧痛心疾首。他哭过被李党排斥的萧澣,对遭牛党排斥的李德裕表过同情。“对朋党执政,排斥异己,他认为很不正常。由此可见,他无意于朋党的。”学者侯孝琼、林从龙分析道。

  他悲剧性的一生,正如他自言:“中路因循我所长,古来才命两相妨。”

  他有才有志,在乱石当途、夕阳西下的晚唐,找不到出路,他用诗来呼吁、求告、埋怨、抗争,当时是“徒劳恨费声”,今天,成了珍贵文学遗产。

  他逝后,好友崔钰奔丧,为他写诗《哭李商隐》:“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