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相助,袁世凯因祸得福

2017-06-15 11:10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
1895年12月,袁世凯满怀大志,兴致勃勃地来到小站,按照新建陆军定制,大胆改革旧军制,实行西法练兵,纪律严格,成效显著。他组织人编写的新建陆军练兵四歌即《劝兵歌》、《对兵歌》、《行军歌》、《侦察歌》,令士兵咏唱,熟记于心。

  由于小站练兵武器装备精良,名目多,官兵薪水高于之前的绿营兵,所以花钱多,年需白银达近百万两,遭到保守派的攻击。1896年4月,监察御史胡景桂参奏袁世凯,说袁“克扣军饷,诛戮无辜”,小站练兵纯属浪费国币。

  袁世凯在小站轰轰烈烈的练兵刚刚开始,他得知消息后猜不透奏本的目的和背景,好像头上泼了一盆冷水,心灰意冷。他在当时给徐世昌信中说:“两旬来心神恍惚,志气混惰,所有夙志,竟至一冷如冰,军事实无心详述。”

  清廷对胡景桂的奏本也很重视,委派兵部尚书荣禄赴小站详查,必需要拿出结果。荣禄即带幕僚陈亹龙等赴小站。由于新建陆军兵种齐全,人员多,共设西右营、东右营、正营、老左营、盛字营、传字营等18座军营(营盘,津南许多村庄便以此为村名),方圆达几十平方公里。

  荣禄到小站后不敢怠慢,视察的非常仔细。不论早中晚,还是训练或休息,他们都到各军营轮番仔细查看,有时是突然抽查,但见7000勇丁身量都在五尺以上,整肃精壮,步队、炮队、骑兵、工程营按西法练兵,步伐整齐,号声嘹亮。为杜绝旧军队克扣军饷,袁世凯规定新军士兵月薪发放,不许营官经手,而由粮饷局派员会同各营主管粮饷委员,于操练后在操场上点名足额发放,杜绝了顶替冒领及克扣短秤等弊端,避免营官吃空额,赢得了士兵的好感,鼓舞了练兵士气。

  经过一段明察暗访,荣禄不觉喜形于色。问陈亹龙:“君观新军与旧军比较如何?”陈答:“素不知兵,何能妄参未议,但观表面,旧军成不无暮气,新军参用西法,生面独开。”荣禄点头道:“君言是也,此人必须保全,以策后效。”

  荣禄回京后,立即指示陈起草奏折,奏折中驳斥了胡景桂所参袁世凯之事无实据,并赞扬袁治军有道,“查该员血性耐劳,勇于往事……于将领中间为不可多得之员。”6月24日,上谕下:“新建陆军督练洋操,为中国自强关键,必须办有成效,方可逐步推广。袁世凯此次被参各款,虽经荣禄查明,尚无实据。惟此事虽关系重大,断不准徒饰外观,有名无实,为外所窃笑。袁世凯勇敢耐劳,于洋操情形亦尚熟悉,但恐任重志满,渐启矜张之习,总当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之心,以付委任。”

  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由于荣禄的保护,袁世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1897年7月,袁被提升为直隶按察使,仍负责编练新军。连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也打算到小站亲自检阅。西方各国对此都非常重视,均派记者到小站参观。英国人贝思福于1898年到小站观察新建陆军后,回国出版新书,书中介绍新建陆军称:“……操法灵熟、步伐整齐,以及旗帜之鲜明,号衣之整洁,莫不楚楚可观。……袁氏以儒生而为名将,多学多能,亦廉亦勤,聪明胆识,兼而有之,忠君爱国之心,溢于言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