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殿国来龙去脉及其历史地位

2017-06-19 09: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付艳丽

  罗殿国是唐朝在西南地区册立的一个地方性国邑。唐代前期,西南地区生活着南诏、牂柯、昆明等蛮族及部落。唐代中期,昆明蛮开始崛起,至9世纪中叶,唐朝在其基础上先后册立罗殿国和滇王国。自唐代会昌年间迄于元代至元十六年(1279),罗殿国延续430多年,在西南民族史和开发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罗殿国为昆明蛮而非牂柯蛮

  关于唐代罗殿国和滇王国的记载,主要见于《新唐书·南蛮传》:“昆明东九百里,即牂柯国也。兵数出,侵地数千里。元和八年,上表请尽归牂柯故地。开成元年,鬼主阿佩内属。会昌中,封其别帅为罗殿王,世袭爵。其后又封别帅为滇王,皆牂柯蛮也。”由这段记载可以看出,《新唐书》作者认为罗殿国的族属为牂柯蛮。胡三省注《资治通鉴》也持同样看法。

  然而,笔者通过系统考察并未发现牂柯蛮有“鬼主”,且其酋长均有明确姓氏,并没有类似“阿佩”之称。不过,“阿佩”与训州昆明部落主“阿如”、“阿蒲”比较接近。杜牧撰《黔中道朝贺训州昆明等十三人授官制》称:“黔中道朝贺训州昆明继袭部落主嵯阿如、弟摄训州刺史嵯阿蒲等,招携以礼,怀远以德。”比勘之下,《新唐书》的相关记载值得怀疑。

  《册府元龟·外臣部》“朝贡”条保留了罗殿国和滇王国较为原始的记录:“开成元年二月,黔南观察使奏:先是羲州昆明部落鬼主阿佩,继袭羲州刺史,朝贡不绝,为明州牂牁所阻,逮今百余年,愿归王化。诏曰:且许令年内一度来朝。”同年十二月,“吐蕃、回鹘、新罗、渤海、奚、契丹、牂牁、南诏蛮、昆明,各遣使朝贡。”可见开成元年内属的鬼主阿佩为羲州刺史,来自昆明蛮而非牂柯蛮。又《唐会要》称:“昆明,西南夷也……近又封其别帅为滇王,世袭其国”,也说明滇王与鬼主阿佩同为昆明蛮。罗殿王与阿佩和滇王同族,也必定为昆明蛮。

  五代时期罗殿国的朝贡记录也可证明其族为昆明蛮。《旧五代史·明宗纪》云:“(天成二年八月)乙酉,昆明大鬼主罗殿王、普露静王九部落,各差使随牂牁、清州八郡刺史宋朝化等一百五十三人来朝。”说明罗殿王是昆明蛮。可见,罗殿国和滇王国是黔中地区的昆明蛮,而非牂柯蛮建立的地方国邑。《册府元龟·外臣部》“通好”条:元和八年十一月,“黔中奏昆明夷请归其先侵牂牁之地”,上表求地的也是昆明蛮而非牂柯蛮。

  如上所述,这些记载充分印证“元和八年”上表和“开成元年”归附两事,并厘清了罗殿国和滇王国的族属,说明《新唐书》所记皆为昆明蛮事。

  昆明部落纷纷归附唐朝

  罗殿国册立的时间,《新唐书》称在“会昌中”。据现有文献记载,会昌年间昆明蛮朝贡仅一次。《册府元龟》云:“(会昌)六年正月,南诏、契丹、室韦、渤海、牂牱、昆明等使并朝于宣政殿,对于麟徳殿,赐食于内亭子。”按照唐朝册立地方国邑的惯例,一般由朝觐使引领册封使至其国举行册封仪式。如《旧唐书》记载,元和四年正月,牂柯蛮遣使来朝,“是月,遣中使魏德和领其使,并赍国信物,降玺书赐其王焉”。以朝贡记录推测,唐朝册立罗殿国很可能在会昌六年(846)。

  关于罗殿国的方位,《太平寰宇记》云:“从南宁州至罗殿王部落,八日行,与云南接界”,《新五代史》称昆明“在黔州西南三千里外”,则罗殿国在今贵州省西部。明弘治《贵州图经》记普定卫称“唐为罗殿国地”,方国瑜以此推定罗殿国主要在安顺地区。史继忠则根据买马路线,考订罗殿国的疆域西抵云南,西南靠兴义,南邻惠水,北靠织金、水城,即今安顺地区。

  至于国名的由来,则与其统治家族有关。《新唐书》称罗殿国王“世袭爵”,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曰:“其南连邕州南江之外,稍有名称者,罗殿、自杞以国名……唐会昌中,封其帅为罗殿王,世袭爵,岁以马至横山互市。亦有移至邕称守罗国王罗吕。”可见,罗殿国自唐延续至宋,“罗氏”世袭罗殿王爵位。《宋会要辑稿》记载,宋徽宗宣和六年(1124)诏曰:“罗殿国王罗唯礼等入贡,并依五姓蕃例”;宋高宗绍兴二十五年(1255),知静江府吕愿忠上言:“罗殿国王罗部贡及西南蕃知矩州、忠燕军节度使赵以盛入贡,进奉土产、名马、方物”。可以看出,罗殿国之“罗”源于其统治家族的姓氏。

  除罗殿部外,黔中和剑南还分布着众多昆明部落。黔中西部主要有宝、羲、训、总、敦、殷6个大部落以及武宁、沟水、古质等11个小部落;剑南东部主要有禄、汤望、盘、麻等40余州,并与黔中昆明部落连成一片。唐代前期,这些昆明部落纷纷归附,唐朝在部落基础上设置了众多羁縻州县,推动了昆明蛮的发展。

  加强西南各族与内地联系

  罗殿国之所以获得唐朝册封,主要与唐代中后期西南民族关系和唐朝西南策略的变化有关。开元二十六年(738),南诏完成统一;天宝九年(750),起兵攻陷云南。南诏成为唐朝在西南地区的最大威胁,西南民族关系发生巨大改变。天宝之战后,剑南东部昆明地区相继被南诏占据,盘、麻等州纷纷脱离唐朝。自此,唐朝西南边境退至黔中一线,黔中成为唐朝西南门户。昆明蛮活动区域主要在黔中西部及附近地区,这里既是由滇入黔的孔道,也是西南门户所在,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为阻止南诏联合昆明蛮进攻黔中腹地,唐朝积极扶持和拉拢昆明、牂柯等部族,例如《册府元龟》载,唐宪宗永贞元年(805)十一月,“南蛮及昆明、牂牁并遣使来朝”。当时,昆明蛮朝贡已不再附随于牂柯蛮,而是独立遣使入贡,地位大幅提升。《唐会要》记载,元和三年以后,唐朝特派专使押领,以确保朝贡使者能够顺利抵达都城,唐宪宗专下敕书曰:“自今以后,委黔南观察使差本道军将充押领牂牁、昆明等使”。此后昆明朝贡不断。唐朝册封罗殿国和滇王国,即是在此大背景下进行策略调整的结果。这些举措一方面说明昆明蛮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南诏,且南诏对黔西地区的威胁当时依然存在,另一方面也说明昆明蛮的独立性有所增强,影响力和重要性大为提高。这一系列政策加强了西南各族与内地的联系,加深了其对唐朝的认同。

  综上所述,罗殿国是昆明蛮建立的地方国邑,册立于唐武宗会昌六年,国名源于其统治家族的姓氏。作为黔中昆明的大部落,罗殿国的核心区域在今贵州省安顺地区。9世纪至13世纪,以罗殿国为首的黔中昆明各部为维护西南边陲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成为沟通中原与西南各族的重要纽带。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中国史博士后流动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