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香囊文化

2017-08-03 09: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东梅

  香囊在中国有数千年历史,是古代妇女特制的装饰品,也是古代男女定情信物之一。香囊又是端午节常用的饰物,一般都在农历五月初五之前赶制。

  端午节当天,男女老少都腰系一个香囊应景。香囊由彩色丝绸缝制而成,囊面上的图案多姿多彩,如八仙过海、鱼儿钻莲、老鼠啃葡萄、顽猴啃桃、狮子滚绣球、虎踏五毒、艾虎等。除此之外,香囊还可巧妙地用于人体保健和防疫上,平时也可以佩戴或作礼物相赠。

  香囊囊体可用碎布、绒布,甚至高级的织锦缝制,形态玲珑别致,绚丽多姿,形状各异,可缝成圆形、方形、椭圆形、石榴形、葫芦形、桃形等。香囊大小不一,小的可佩戴,大的可悬挂,但无论何种形状,都必须留有出口透气,以散发香味。

  香囊通常系于腰间、颈项或挂在床帐四角,故不宜太大。市面上出售的香囊一般长约10厘米、宽5厘米、厚2厘米,顶端有便于悬挂的丝绦,下端有百结系绳或珠宝流苏。

  古代香囊多做成鱼的外形,因为鱼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情事的隐语,有期性事融洽的意思;而在心形或葫芦形香囊下方坠着胖娃娃,献给情郎,寓意“我为你生个胖娃”。

  佩戴香囊也因人而异。耆老为防病健身,一般喜戴梅花、菊花、荷花、娃娃骑鱼、娃娃抱公鸡、双莲并蒂等造型,象征鸟语花香、万事胜意、家庭和睦。小孩则喜欢虎、豹、猴、斗鸡赶兔等飞禽走兽图像。

  年轻人尤其是热恋中的情侣,戴香囊最讲究。多情的姑娘早就亲手缝制瑰丽、别致的香囊,赶在端午节前送给情郎。为了显示其情意绵绵、心灵手巧,绣出的香囊上方是绿荷托红莲,下方连着色彩斑斓、摇头摆尾、状甚愉悦的鱼儿,鱼身边缘有水纹,水纹之下是五色串珠缨络。鱼喻男,莲喻女,情意跃然“囊”上。

  古代诗人利用香囊传达男女情爱的篇章有很多,如汉代《孔雀东南飞》长诗中,有精彩的四句:“妾有绣腰襦,葳蕤自生光。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焦仲卿妻自夸刺绣的腰短袄美丽多彩,睡床有蚊帐防蚊,床角挂淡淡幽香的香囊,睡得安宁。

  魏晋诗人繁钦所做定情诗有四句:“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诗里描述一对恋人用各种信物来见证他们的爱情,赋予对爱情忠贞不渝的信念。

  唐代女诗人薛涛与元稹分手后写的《鱼离池》:“戏跃莲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银钩。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暗示一个被剪断的鱼莲香囊,睹物思往情,哀怨的效果就出来了。

  宋代秦观在《满庭芳》中有“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的描述,这几句妙语道尽儿女情长,既深刻又细腻。一个“暗”字,确切地透露出情人之间的小动作与秘不示人的排他性,缠绵缱绻显露无遗;而“轻”字则暗示离别之速、离别之易。

  香囊要有香味,必须内置各种中药香料,主要有细辛、苍术、川芎、白芷、丁香、菖蒲、霍香、佩兰、香附、薄荷、辛夷花、艾叶、冰片、苏合香等,这些中药最好压碎或磨成粉再置入囊中,香味容易散发。

  为了使香囊的香味更适合自己,现代可应用化学手段加工处理香囊,使香料缓缓释出香气,以延长使用时间。如可以选用自己喜爱的香水,加两倍清水稀释,再把香囊浸泡在稀释液中,待充分吸收后取出晾干即可。

  为了使香囊的香气缓缓释出,延长使用时间,可在缝制的香囊中添加高分子聚合物或普通硅胶和填料。高分子聚合物有丙稀酸聚合物、淀粉聚合物;填料可选用硅藻土、白炭黑等。

  香囊的效用丰富,在中医典籍《神农本草经》中就有“香者,气之正,正气盛则除邪辟秽”的论述。汉代名医华陀以丁香、菖蒲、百部等中药制成香囊,悬于居室,以预防肺部疾患。唐代医学家孙思邈的《千金要方》有佩“绎囊”,“避疫气,令人不染”的记述。《大戴礼记》中也有“五月初五,蓄兰为沐浴”的描述,就是用佩兰草沐浴洁身,以驱邪避疫。

  上述古代先贤的宏论,证明先贤不仅把具有香气的中药用于直接治病,还把它用于预防疾病。这是先贤对疾病防患于未然的先见之明,对保障人民健康成长、促进社会发展起着重大作用。

  人们除了把香味中药放入香囊外,还把新鲜的香味中药植物插在户外,或与贵重衣物放在一起,以达到与香囊相同作用。

  唐代嫔妃有以香药薰衣或用香味中药裹衣一起收藏的习惯,除了增加衣物芳香外,还起着防止衣物被虫蛀和消毒衣物的作用。此外,使用带有香味的中药沐浴,可使身体清洁,还可灭菌,达到舒畅身心的作用。

  到了近代,随着社会进步,已有更有效的药物和先进的工具取代香囊用于保健和防疫的作用。在当今社会,生活步调紧张,职业妇女也不断增加,各种适应社会潮流的饰物随之涌现,因此佩戴香囊的习惯已渐行渐远。端午节诸多的旧习俗中,如今只剩下吃粽子、赛龙舟和插艾草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