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顺博物馆国宝翏生盨引出的故事——

周宣王曾是“赵氏孤儿”

2017-08-04 14:2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郭平
    核心提示
  旅顺博物馆藏有一件国家一级文物,叫做翏[liù]生盨[xǔ],铸有金文50个,穿越2800多年时光,向我们展示周宣王时期的重要活动。由此,引出三代周王治理国家的故事。
  好在有铭文,可以敲定器物的名称
  因为多次到旅顺博物馆里搜寻,记者肯定曾经多次与翏生盨擦肩而过,回想原因,大约还是因为在众多威名赫赫的青铜器物当中,这个布满锈迹,两侧带把手的小盆样的物品,看起来显得有些不起眼。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刘俊勇听到记者这样说,笑着摇摇头说:“不是这样的,翏生盨可是件重量级文物,上面铸有50个字呢!”
  如果不是在采访中知道了,清朝末年甲骨上的文字开出每个字二两五钱银子的超高价格,记者也不会理解刘俊勇这句话的意思,青铜器上的铭文价值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刘俊勇解释说:“在商代青铜器上的铭文字数很少,大多只有几个字,西周前期铭文渐多,到了西周后期开始出现长篇铭文,著名的毛公鼎铭文达499个字。”
  被专家们格外看重的铭文到底有什么用?
  首先便是真实地展现了历史原貌。青铜器所铸造的年代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仅仅看器物本身是不够的,但是有了文字,那它所承载的史料价值就会大大提升。
  再有就是给汉字的演进过程提供参考。这方面可以举个小例子,在书法展示活动中,我们看有些书法家洋洋洒洒地画出一些神秘的图案,称其为金文,那不是书法家们臆想出来的,而是根据青铜器上所铸的文字临摹下来的。
  那么回到青铜器本身,翏生盨三个字除中间一字外,其他两个字都够大多数人研究半天了。翏字不仅电脑录入非常困难,这个古老的姓氏已经不被《现代汉语词典》所录入。
  至于盨,词典中虽然可以查到,但是具体这个青铜器是怎么界定的,连当初发现这一宝贝的收藏名家罗振玉本人也没有搞清楚。
  在罗振玉编著的 《三代吉金文存》中,他将翏生盨编入簋(读guǐ)目,在所著录的青铜器中排为2110号,条目为“翏生簋”。
  刘俊勇说:“在我国青铜器研究的著作中,已故上海市博物馆馆长马承源编写的《中国古代青铜器》比较权威。”
  在这部著作中,马承源将盨定义为:盛稻、粱之器,椭方形,口微敛。有盖,盖上有四矩形或小兽,可仰置容物。附耳,下为圈足,少数的为兽足。从形式上看,盨很像方形或长方形的簋。盨的盛行时期是在西周中晚期,比簋晚些。
  从这一定义来看,盨因当从簋发展而来,所以与簋非常相似,但是这个定义也点出了主要区别,即盨呈方形或者长方形,那么从形状上比较,与基本为圆形或者椭圆形的簋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
  罗振玉确定器名的时候,大约就是忽视了青铜器本身的这一特征,或者说在他那个年代,尚未注意到盨这种青铜器的存在。
  记者注意到,在翏生盨的铭文中就已经给出了这个青铜器的名字。
  翏生盨的50字铭文是:“王征南淮夷,伐角津,伐桐遹,翏生从,执讯折首,俘戎器,俘金,用作旅盨,用对烈。翏生众大姻,其百男百女千孙,其万年眉寿永宝用。”
  其中说得非常明白,为了记述战功,一个叫翏生的人铸造了这个盨。
  召公用自己的儿子替下王太子静
  马承源在《中国古代青铜器》中指出,盨一次可以铸12个,那么就应该是两组,一组六器,与簋的偶数相同。
  文物研究结果也显示,目前国内现存的翏生盨也并非只有旅顺博物馆这一件,还有一件现藏于镇江市博物馆,与旅顺博物馆这只翏生盨缺失上盖不同,那一件保存得更完整。
  对于翏生盨铸造的年代,专家学者的意见也不完全相同。刘俊勇说:“有不同的意见是好事,可以进行讨论和交流,增进对文物和历史文化的了解。”
  有专家通过对翏生盨铭文的研究,认为它应该属于周厉王时期的器物,而我省专家则将其年代确定为周宣王时期的器物。
  这两种意见的共同之处在于都将翏生盨确定为西周晚期的器物,造成不同意见的原因是,周厉王与周宣王是父子关系,两位周王在位期间都发动过对南淮夷的战争。
  与其他青铜器多数语焉不详不同,翏生盨明确了此次征战的四个地点,即角、津、桐、遹,这四个地名分为两组,史学家考证它们分别位于大别山的东西两侧,反映了西周征讨大军已经纵贯了史载的南淮夷的全境。西周征讨南淮夷的胜局是周宣王时期完成的,这一史实成为翏生盨是周宣王时期器物的重要证据。
  据介绍,周宣王名静,《古本竹书纪年》记为靖,他是我国历史上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看过电影《赵氏孤儿》,人们被义士程婴忠心救主,舍己为人的高尚情怀所感染。从历史研究来看,程婴还不是舍己为人这种精神的首创者,早在他以前数百年,就有过这样的真实故事。
  《史记·周本纪》为我们详细记述了这一经过:周厉王暴虐无道,放纵骄横,国人都公开议论他的过失。召公劝谏说:“人民忍受不了您的命令了!”周厉王发了怒,找来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来监视那些议论周王的人,发现了就来报告,立即杀掉。这样一来,国人没有谁再敢开口说话,路上相见也只能互递眼色示意而已,这就是“道路以目”的成语故事。
  过了三年,大家就一起造反袭击厉王。厉王逃到彘。
  厉王的王太子静当时藏在召公家里,造反的那些人人知道了,就把召公家包围起来,召公说:“先前我多次劝谏君王,君王不听,以至于遭到这样的灾难……”于是他用自己的儿子代替了王太子,王太子静最终免遭杀害,即是后来的周宣王。
  研究历史,可以让人们知道,舍己救人的美德就是这样在一次次危难当中,一点点地融入中华民族的血液当中。
  一度成就“宣王中兴”,其子就是周幽王
  打量翏生盨,除其略呈长方形外,外表的突出特征是器身均匀分布条形纹饰,刘俊勇说:“这种纹饰又叫瓦沟纹,是那一时期青铜器的重要纹饰。”
  由于受西周晚期青铜器铸造风格的影响,翏生盨的文字给后人提供了更多那个时候的场景。比如,对于翏生跟随周王征战的事,翏生盨不仅交代了地点,还用了“执讯折首,俘戎器,俘金”9个字,具体讲述了翏生建了哪些战功,包括打探军情,上阵杀敌,还缴获了很多器物,收缴了很多兵刃等,用白描的手法记述了征战的经历。
  刘俊勇说:“研究青铜器的铸造年代,仅仅看铭文是不够的,还需要与可靠的历史文献相结合来分析。”
  据介绍,从《古本竹书纪年》所记内容看,周厉王征伐淮夷发生在周厉王三年,即公元前851年,这一年“淮夷侵洛,王命虢公长父征之,不克”,也就是说周厉王不仅没有亲征,而且也没有打胜仗。
  周宣王即位后,淮夷叛乱得到了根本解决。《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六年,召穆公帅师伐淮夷。王帅师伐徐戎,皇父、休父从王伐徐戎,次于淮。王归自伐徐,锡召穆公命”。正是在周宣王六年,也就是公元前822年,西周军队消灭了淮夷的冉、翼、铃、达四位首领,获得俘虏、牲畜及财物,取得战功。此战过后,淮夷彻底臣服于西周。
  有着以暴虐闻名史上的父亲、搞出“道路以目”典故的周厉王,和以特别昏庸闻名史上的儿子、搞出“烽火戏诸侯”典故的周幽王,周宣王在西周史上还算是一位颇有建树的天子。《史记》这样评价他:“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也就是说周宣王即位后,修明政事,师法文王、武王、成王、康王的遗风,诸侯又都尊奉周王室了。
  对于周宣王时期西周国力的短暂恢复,历史上也有个评价,叫做“宣王中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延宁)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