恽代英军队政治工作思想及其历史价值

2017-08-09 11:3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申富强 李良明

  “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军队的生命线。”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实行革命的政治工作,保证了我军始终是党的绝对领导下的革命军队,为我军战胜强大敌人和艰难险阻提供了不竭力量,使我军始终保持了人民军队的本色和作风。这是对人民军队政治建军历史经验的科学总结,也是根据当今国际风云变幻和实践发展的新要求对党领导和推进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创新发展。

  严格说来,军队政治工作是在黄埔军校时期开始创立的,周恩来、恽代英、聂荣臻等为人民军队早期政治工作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毛泽东曾指出:“那时军队设立了党代表和政治部,这种制度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靠了这种制度使军队一新其面目。一九二七年以后的红军以至今日的八路军,是继承了这种制度而加以发展的。”(《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38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朱德也说:“研究党的军史时,应当从这个老根上研究起。”(《朱德选集》第393页,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恽代英是一位善于把理论与实际结合起来思考中国问题、具有创新精神的革命家。1926年3月,恽代英到黄埔军校担任政治总教官。1927年初,他又奉命主持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工作。在这段时期内,他先后写了《党纪与军纪》《纪律》《军队中政治工作的方法》《修正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教育大纲草案》《最近学校改革之意义》等文章。他指出,为打倒一切压迫中国民众的黑暗势力,解放全中国人民,就必须建立一支为中华民族独立自由而作战的军队。这支军队一要明了并服从党的主义,在党的领导下与中华民族的仇敌作战。二要有充分作战的能力,“为党的主义有切实把握能够杀敌致果”。为此,军队要加强政治工作,同时进行政治教育和军事教育。

  第一,强调在党和军队之间,党是高于一切的,军队必须听从党的指挥。恽代英明确指出:“所谓党高于一切,是说军队不能违背党的主义。”“党军是要‘为主义’‘作战’的。不‘为主义’、或者是不能‘作战’,都同样是有负党军的责任,都同样有负于党,有负于全国瞩望我们的被压迫的劳苦工农。”(《恽代英全集》第8卷第49页、第56页,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他说,假如我们的军队不肯受党的指导,不肯为党的主义作战,反而跟着帝国主义和军阀镇压革命,这种军队便只能是反革命的军队。因此,他希望黄埔军校每一个学生,都要像廖仲恺所说的那样“只认得党,只记得革命”(《恽代英全集》第8卷第132页)。1926年10月,恽代英主持修改黄埔军校政治教育大纲,作出了“使学生彻底了解他自己的责任”“使学生彻底了解军队中政治工作的重要”等十项规定。其中始终贯穿着“党高于一切”“每个同志要服从党纪”等精神。恽代英这里所说的党和主义,是指当时改组后的国民党和新三民主义,所说的军队是指国民革命军,但他的这些论述强调的中心思想,是军队应服从于“被压迫的劳苦工农”的根本利益,这对于中国共产党后来创立人民军队,加强对人民军队的建设和领导是有着重要借鉴意义的。

  第二,明确指出军队一定要有严明的纪律,才能保证应有的凝聚力和战斗力。恽代英明确指出,党高于一切,并不是说我们只应当讲党纪,而不管什么军纪。“党纪是要保障革命的军纪,决不是来破坏这种军纪的。”“破坏军纪,便是破坏我们革命党的作战势力,便是破坏党。”因此,每一个忠实热心革命的党员,“一定应知道为了革命运动,必须要有一个军纪很严肃的党军……若是蔑视军纪,便证明他们不明了主义”(《恽代英全集》第8卷第49页)。1926年8月5日,在北伐军出征以后,为巩固后方,恽代英还专门写了《纪律》一文,论述了革命纪律的重要性。他说,我们必须注意纪律的重要,“若是养成了无纪律的生活习惯,精神是不会能团结的,意志是不会能统一的”“没有真正的革命党员是可以不遵守纪律的。没有纪律,就没有统一的团结,就没有力量做任何事情。凡不遵守纪律的,都是真正革命工作的仇人,他们是帮助帝国主义分散我们的革命力量。”“必须加倍努力地严守纪律,反对一切破坏纪律的行为。”要“用严格的纪律建造起我们的铜墙铁壁,剔除一切不守纪律的分子”(《恽代英全集》第8卷第118—119页)。“若是主张个人的自由,不屑遵从党章与军纪,便是叛党叛军的行为”(《恽代英全集》第8卷第355页)。将不遵守军纪提高到“革命工作的仇人”“叛党叛军”这样的高度来认识,足见恽代英对革命军队养成严明的纪律是何等重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