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吴门书札里的“朋友圈”

2017-08-13 08:4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颜维琦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一首汉乐府传诵了两千年,诗中那种开函展读的喜悦依然打动着今天的人们。

  今年8月,上海博物馆拿出馆藏的49通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以“遗我双鲤鱼”为题,办起了一个别致的小展。一直以来关于书札的主题展览很少,加之此番展品之精美和系统性,平素难得一见,吸引了众多观众慕名而来。

  “书札虽小,但可小中见大。书札,从历史的角度看,是历史的史料;从艺术的角度看,又是一件艺术作品。”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研究员孙丹妍一直从事这批书札的整理与研究工作。她说,很想将从书札中读到的故事和产生的感动讲给更多人听,“希望这是一个看得懂的展览,一个有温度的展览。”

  书札里的“两种人生”

  在古人书札中遨游,看这些在正史和权威著述中“高高在上”的艺术家在眼前展现出“烟火气”的一面,孙丹妍乐此不疲。有同事打趣她:你这是“窥人私信”。

  “书札中,有他们为自己营造的精神桃源的吉光片羽,也有他们与各色人等往来,在各种事务之间周旋的繁冗与艰辛。他们既有常人所未有的翰墨风流和丹青雅尚,也要承担常人的苦乐与平凡。时代的风云与碎屑他们无不沾染。”孙丹妍说,借助书札,可以回到当时文人的生活中去。

  展线设计也由此而来。49通书札分为“世俗生活”与“艺术世界”两部分展开,对应着吴门文人“两个世界的人生”——一个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世界,另一个则是作为精神桃源的艺术世界,“两个世界”在展厅中央交汇成一张吴门人物关系图。

  展品中有一件《文徵明致妻札》,这是文徵明写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主要内容是询问家中事宜,银钱是否够用,并且叮嘱妻子叫家人在银钱上不要计较,落款“徵明付三姐”。文徵明的妻子在家中排行第三,故称“三姐”。这是极其家常的一封家书,书法却疏朗洒脱,灵秀萧散。此次还展出了多件文徵明致友人书札,件件法度谨严,自首至尾无一懈笔。这或许和其谨严笃实的性格有关。

  《王宠致王守札》是王宠写给兄长王守的一系列家书,所述历历也都是家中琐事。一位世人眼中的“翩翩佳公子”,原来也常为柴米油盐所扰,信中,王宠一一盘算家中田产如何分配租种,还要筹划欠下各处的债务如何偿还。因是家书,不仅言辞直白,书法也轻松随意。

  祝允明被认为明代书家第一,才情风流,性格倜傥不羁,书法上诸体皆善,面貌多样。此次展出的《祝允明刘姬词及致朱凯札》其实是装裱在一起的两件作品,难得的是,两者都是小楷,并且是两种不同的体貌。《文彭致钱榖札》是文徵明的长子文彭写给好友的信札,信中他与钱榖讨论了新近见闻的书画、印章、古玩等文人雅好。

  “书札具有历史和艺术的双重价值,可以鲜活地反映当时人的真实生活状况,包括当时的考试、画家如何谋生、如何种田、米价涨跌等等。现在来看,这些信札都是艺术作品,可以反映他们作为艺术家的一个侧面,所以说,书札是一个很好的桥梁。”孙丹妍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