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学视野下的西北史地学

2017-08-25 09:30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 作者:刘进宝

  内容提要:东方学是在西方殖民主义向东方侵略过程中逐渐形成、发展起来的,它没有一定的学科体系和理论架构,研究的对象也十分分散而不确定。在东方学的形成、发展时期,我国正遭受着英、俄等帝国主义的入侵,一些有识见的知识分子开始关注、研究西北边疆,从而产生了西北史地学。东方学的主要研究方法是历史比较语言学,“西北史地学”的重要特点就是“经世致用”,并用历史比较语言学的方法从事西北史地及蒙元史的研究。历史比较语言法的引入,大大拓宽了国内学者的学术视野和研究领域。清末“西北史地学”的显著特点是一批遣戍新疆的知识分子从事调查、研究和著述。他们的著作客观上促进了西北史地学的研究。

  关 键 词:东方学/萨义德/西北史地学/经世致用/徐松

  作者简介:刘进宝,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研究方向为隋唐史、敦煌学。

  项目成果:浙江大学双一流建设资助项目。

 

  “东方学”是在西方对东方的侵略、占领中出现的一门以研究东方历史、地理、语言、民族、文化为重点的学科群,它以历史比较语言学作为治学的主要方法。“西北史地学”是面对俄英等帝国主义对我国西北边疆的觊觎、蚕食和占领,我国学者“经世致用”,自发地从事有关问题的研究。两者兴起的时间和学科的特点相近,研究的方法也类似。

  自从萨义德的《东方学》出版以来,东方学成了一门世界关注的学问。通览萨义德的《东方学》,可以看出他所谓的“东方学”是指西方“帝国主义”者在文字表述中用他们的眼光加诸欧洲人眼中被侵略和被殖民地区之东方,主要是埃及和印度。萨义德在《东方学》中说:“东方学在殖民统治之前就为其进行了合理论证,而不是在殖民统治之后。”当然这种论证“离不开无数的航海探险与地理发现;离不开贸易和战争”,更离不开18世纪中叶开始的东西关系的重要特征,即“在东方与欧洲的关系中,欧洲总是处于强力地位,更不必说优势地位”,他们认为“东方是非理性的、堕落的、幼稚的、‘不正常的’;而欧洲则是理性的、贞洁的、成熟的、‘正常的’”①。

  东方学正是伴随着欧洲的殖民侵略进程而发展,“东方学在研究体制和内容上获得巨大进展的时期正好与欧洲急遽扩张的时期相吻合……两个最大的殖民帝国是英国和法国”②。正如萨义德所说:“东方学是一通用的术语,用以描述西方向东方一步一步地入侵;东方学是一个学科,通过这一学科,作为学术、发现和实践话题的东方过去曾经被(现在仍然被)西方系统地进逼……东方学一词在这两种意义上的使用,使欧洲得以安全地、实实在在地向东方挺进。”③如“近东与欧洲关系的主调由拿破仑1798年对埃及的入侵所奠定”④。“他的埃及计划开了欧洲此后与东方的一系列遭遇之先河,在这些遭遇中,东方之专业知识被直接服务于殖民的目的。”⑤

  埃及学的诞生,与拿破仑18世纪末远征埃及有着直接关系。由于拿破仑本人十分重视埃及古迹,在其南下进军埃及之前,就制订了研究埃及的计划,精心挑选了由考古学家、东方学家、天文学家、几何学家、化学家、物理学家、矿物学家、文学家、工程师和画家组成的167人的庞大科学艺术考察团,负责对埃及进行详细调查,包括调查埃及的地理、动植物状况,当地人的生活习俗,尤其是调查埃及古代的建筑物。一踏上埃及的国土,考察团的学者们就认真担负起搜集和研究埃及历史文物的重任,并在开罗成立了埃及研究院。⑥而“拥有众多化学家、历史学家、生物学家、考古学家和文献收藏家的埃及研究院实际上成了拿破仑军队的‘学术部’。其攻击性并不比作战部小:将埃及转变为现代法国”⑦。

  1799年8月,法军在尼罗河支流罗塞达入海口附近修筑防御工事时,掘出了一块有稀奇古怪文字的石碑断片。这块石碑就以发现它的地点被命名为“罗塞达石碑”。它上面有三种不同的文字:上部是古埃及象形文字;中间是当时欧洲学者还弄不明白的一种完全陌生的文字,即古埃及后期的一种被称为世俗体的草体文字;下面是古希腊文字。拿破仑下令将其运到开罗的埃及研究院,并从巴黎召来2名专家,制成了几件复制品,将拓片分别送给欧洲一些知名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进行研究。1822年9月29日,法国学者让-弗朗索瓦·商博良在巴黎科学院召开的重要会议上宣读了《关于象形文字语言的字母给M.达西尔先生的信》,宣布象形文字释读成功。欧洲许多国家的著名学者都出席了这次会议,这一天是公认的一门新兴学科——埃及学的诞生日。⑧

  印度学的出现也有相同的背景,由于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印度学在英国发展最早,其最初的研究者有印度总督哈斯汀斯(1732-1818)、殖民官员威尔金斯(1749-1836)、孟加拉最高法院判事琼斯(1746-1794)等。尤其是琼斯派强调从实地踏查和语言学习入手研究印度,对早期印度学的发展有很大影响。⑨英国学者琼斯早年主要研究波斯和阿拉伯的语言文化,当英国占领印度后,他于1783年到了印度,很快掌握了梵文,并展开对印度学的研究。1784年1月15日,在琼斯的动议下,学者们在加尔各答召开了会议,宣告世界上第一个专门研究东方学的学术组织——亚洲学会成立。在琼斯创建亚洲学会之后,法、英等国也纷纷建立了自己的亚洲学会或东方学会,引发了一股世界范围内东方学研究的热潮。琼斯在印度学上的继承人科尔布鲁克从印度回国后于1823年创建了英国皇家亚洲学会。可以说,亚洲学会的建立是东方学兴起的重要标志之一。“琼斯打开了梵语的大门,同时也打开了印度文化的大门,奠定了印度学的基础。”“他论证了梵语和希腊语、拉丁语以及哥特语、凯尔特语、古波斯语的相似性和亲缘关系,拉开了历史比较语言学的序幕。”历史比较语言学是19世纪语言学的主流,其发展反过来又推动了东方学的发展。⑩

  亚述学是研究两河流域(包括今伊拉克境内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中下游地区和叙利亚东北部地区)及邻近地区出土文献的综合人文学科,涉及古代西亚的政治、经济、历史、法律、文学及艺术等各方面。

  西方帝国主义对东方的入侵,再加上东方文献如梵文、古波斯文、阿拉伯文等文献的发现,西方对东方的认识似乎重新被唤醒。“随着拿破仑入侵埃及这类事件的发生,作为西方知识承载体的东方被现代化了”“所有的东方学者都跃跃欲试,想把他们的发现、经验和洞见用现代词汇恰当地表达出来,使与东方有关的观念与当代现实紧密地联系在一起”(11)。

  综上所述,东方学是在19世纪上半叶西方殖民主义向东方侵略过程中逐渐形成、发展起来的,它没有一定的学科体系和理论架构,研究的对象也十分分散而不确定,并根据需要不断在转换研究重点和地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田粉红)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