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界的鲁迅”李达

2017-09-11 09:1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汪信砚

  1956年7月,时任武汉大学校长的李达去看望在武昌东湖宾馆下榻的毛泽东,毛泽东当面评价李达说:“你是黑旋风李逵。但你可比他李逵还厉害,他只有两板斧,而你鹤鸣兄却有三板斧。你既有李逵之大义、大勇,还比他多一个大智。你从‘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算起,到全国解放,可称得上是理论界的‘黑旋风’。胡适、梁启超、张东荪、江亢虎这些‘大人物’,哪个没有挨过你的‘板斧’?”“你就是理论界的鲁迅,我一直就是这么个看法!”毛泽东的这一评价,可以说是对李达一生的真实写照。

  大 义

  李达的“大义”,源自他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

  1913年和1917年,怀抱实业救国理想的李达两次东渡日本,先后考入东京高等师范和第一高等学校,学习理工科。1918年5月,段祺瑞政府与日本秘密签订丧权辱国的《中日共同防敌军事协定》后,留日中国学生群情激愤,李达率留日学生救国团到北平请愿。但是,留日学生救国团“预定唤起国内学生大搞救国运动的希望终于没有实现”。李达后来回忆说:“这次挫折,使我们深切地觉悟到:要想救国,单靠游行请愿是没有用的;在反动统治下‘实业救国’的道路也是一种行不通的幻想。只有由人民起来推翻反动政府,像俄国那样走革命的道路。而要走这条道路,就要加紧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学习俄国人的革命经验。”于是,回到日本后,李达毅然放弃了理工科的学习,全力研读马克思主义。

  1920年8月,李达从日本“回国寻找同志”。不久,他就与陈独秀、李汉俊等人组建了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创办和主编了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秘密机关刊物《共产党》,负责筹备和组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在“一大”上当选为中央局宣传主任。党的“一大”后不久,李达创建和主持了党的第一个出版机构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大量马克思主义著作和革命书籍;还创办和主持了上海平民女学,培养了王剑虹、王一知、丁玲等一批党的妇女干部。党的“二大”后,李达应毛泽东的邀请赴长沙担任湖南自修大学学长。湖南自修大学是一所传播马克思主义、培养革命干部的新型学校,何叔衡、李维汉、夏明翰、毛泽民、毛泽覃等一大批党的干部都曾在这里学习过。李达主持全校教学,还亲自授课,并与毛泽东创办了湖南自修大学校刊《新时代》,担任该刊主编,使其成为传播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阵地。

  1923年暑期,李达到上海与陈独秀商议国共合作问题。听到李达在国共合作方式上的意见与自己不一致,陈独秀暴跳如雷。受了这样的刺激后,李达愤然脱离了他自己参与创建的中国共产党。后来谈起这段经历,李达说这是他“平生所曾犯的最严重、最不能饶恕的大错误”。不过,1924年至1949年间,尽管李达离开了党的组织,但他的信念从未动摇过。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虽然脱离开了党,却绝不脱离马列主义,决不做违反党的事情。”在这一时期,他不仅在大家讲坛上和自己的论著中继续坚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阵地,而且为党做了大量的外围工作。

  1927年初,李达应邀为毛泽东在武昌举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讲授马克思主义理论期间,曾受毛泽东委托做唐生智将军的统战工作,对唐生智后来弃暗投明产生了重要影响。1932—1938年间,受党组织的嘱托,李达曾分赴泰山、张家口和重庆三度为冯玉祥及其研究室讲学,讲授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形式逻辑,使冯玉祥深刻认识到“若不相信辩证唯物论则我民族不能复兴”,为促使冯玉祥联共抗日发挥了显著的作用。在湖南大学任教期间,从1948年11起,他受地下党的委托,以大量细致的工作成功地促成了程潜的起义,为湖南的和平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此外,李达在全国各地大学任教,身边总是聚集着一大批进步学生,他经常向地下党介绍进步学生入党,许多人在他的引导下坚定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李达曾对他的学生吕振羽说:“不管形势如何变化、环境怎么恶劣,我这个‘老寡妇’是决不失节的”。大革命失败后,南京卫戍司令谷正伦想聘李达做顾问,李达愤怒地回绝道:“要我做刽子手的顾问,真是不把人当人。”后来,汪精卫、陈公博邀他加入国民党改组派,邓演达要他参加第三党,他也都拒绝了。1937年6月,蒋介石让冯玉祥做说客,想请李达和白鹏飞做国民党行政院的参事,他们回绝说:“我们只知道教书,不知道做官!”1941年7月,李达在广东中山大学被教育部电令解聘。此后五年多时间里,李达不得不困居家乡零陵以种田为生。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当零陵专员奉陈立夫之命诱劝李达跟着国民党走时,李达仍然坚定地回答说:“我是有坚定信念的,叫我轻易地改变立场、摒弃信念是难上难。”零陵的“维持会”曾要懂日语的李达为日本人办“公事”,李达愤怒地说:“我决不做亡国奴!即使我生活再苦,就是拖死、饿死、冻死,我也不会去给日本鬼子办事。”总之,正如邓初民在评价李达时所说:李先生“立身处世,心有所主,不为富贵、贫贱、威武世俗之物所撼,实有足多者”。

  正因为李达始终坚守信念、不忘初心,所以党组织也一向都非常信任和高度评价他。1939年,在延安的毛泽东曾写信给李达,称赞他是“真正的人”。1948年初,毛泽东曾三次电示华南局护送李达去解放区。同年11月9日,毛泽东写信给李达称:“鹤鸣兄:吾兄系本公司发起人之一,现公司生意兴隆,望速前来参与经营。”1949年5月李达抵达北平后,受到党中央领导同志的热烈欢迎。同年12月,由毛泽东等人作历史证明人、刘少奇做介绍人,党中央批准李达重新入党,不要候补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