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学研究呈现三大特点

2017-09-18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曾江 赵徐州

  近年来,中国古都学界逐渐形成一个共识,即研究应具有当代情怀、国际视野、中国整体观。记者近日采访学者和梳理中国古都学会2017年年会相关研讨了解到,中国古都学在理论和研究视角上出现了一系列新趋向,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中国整体观指导下的北方民族古都文化研究;二是国际视野下的东亚都城研究;三是深化、夯实中国古都学基本问题研究。

  坚持中国整体观

  学界呼吁,在开展中国古都研究时,应该加强内地都城与边疆都城之间的比较研究,加强汉族建立的都城与游牧民族建立的都城之间的比较研究,加强不同游牧民族之间都城的比较研究。深入探讨各种不同类型古都的发展过程、文化内涵、社会功能等,探索中华民族的国家认同、文化认同的基因。据统计,8月在通辽举行的中国古都学会2017年年会共收到学术论文94篇,涉及北方民族地区及民族文化的研究成果占一半以上。

  近年来,学界对辽金都城及相关问题的讨论非常热烈,其中关于辽五京制的讨论,学者观点尚存分歧。中国古都学会名誉会长、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朱士光认为,辽五京是辽王朝先后建立并正式下诏宣告的都城,辽代诸帝按其民族传统习俗于每年春、夏、秋、冬四季移徙,在相应的区域与地点议政决策。不能断言辽五京“不是真正意义的国都”,而应该论定在辽王朝这样一个处于我国北方农牧交错地带的王国里,其所正式建立的五京,是其名正言顺的政治中心。

  内蒙古民族大学青年学者张宪功则认为,学界对于辽代都城的解读,往往根据都城所具备的基本要素进行分析,从而证明谁为首都,谁为陪都。而这一研究方式多遵从中原视角,缺少历史的、民族的分析,忽视了对于辽代都城内在的人文属性的分析。他进而提出要注重对于《辽史》等古籍文本本身的解读,从而探讨当时人们对于辽代都城的认识。

  关于如何推动辽五京研究,朱士光建议,一是进一步开展对辽五京的考古发掘与研究。二是及时对辽五京相关学术问题组织专题性研讨,以取得突破性进展与学界共识。三是中国古都学会与相关史学界合作,选择适当的时间地点联合举办都城制度研讨会,对几个起自我国北方草原地带的游牧民族建立的政权之都城制度进行综合性研讨,揭示其发展演变历程与特点,阐释其历史作用及在中国古都群中的地位。

  重视国际视野

  学界不断重视研究的国际视野。这主要表现在,一是提出要将中国古都研究置于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进行考察,置于世界都城发展演变的历史进程中进行研究。二是要进一步加强国际交流,讲好中国古都故事。三是加强中外都城比较研究,推动中国古都学研究向纵深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牛润珍目前承担2016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世纪东亚都城制度研究——‘华夏型’城市的历史变迁”。他从世界城市史的角度指出,考察中世纪东亚都城制度、辨明“华夏型”城市的历史变迁具有重要学术意义。在回顾这一领域百年学术史后,牛润珍认为,东亚古都城城制上的共同特征,说明其属于同一文化类型,而从思想、制度层面论证中世纪东亚都城城制系统,寻找东亚古都固有的传统和精神,则更具有现实意义。

  中国古都学会会长萧正洪认为,国际视野下的古都研究者应基于系统的眼光,也就是将研究对象置于具有广泛联系的体系之中,其中既包括城乡一体的视角,也包括跨地域的视野。这样就不再是将古都孤立起来,以为古都的解读只需要基于古都,而其意义也只在于它自身。

  夯实基本问题研究

  在多学科参与下,学界近年不断夯实古都学基本问题研究。从近几届中国古都学会年会的报告和讨论内容可以看到,相关研究涉及古都研究的方方面面,时间上从上古延续至近现代;内容上既有中观层面的都城结构、城市建设、城市景观的研究,也有微观层面的都城各构成要素的系统研究;学科跨越了历史学、考古学、建筑学、艺术学、社会学等领域。

  近年关于“大古都标准”的讨论是引起学界和公众关注的话题。西安文理学院赵均强、贾俊侠两位学者从历史和制度构建的方面,对“大古都”的认定展开积极探索,提出要规范大古都的学术评议程序。

  天津师范大学教授毛曦认为,大古都标准是一种基于客观历史的主观认识,大古都标准的构建就是大古都的古都层级范围的确定。新时期更具科学性的大古都标准的重构,应重视标准的综合性和全面性,完善标准的量化体系。古都研究应从对大古都问题的关注,转向对不同古都地位的深入探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田粉红)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