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联无力制止日本侵华活动

2017-09-19 08: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孟月明

  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南京国民政府采取了军事上不抵抗、外交上诉诸国联的政策。从国联调查团案的出台到“国联调查团报告书”的公布,从国联大会关于中日争端决议案的通过到日本宣布退出国联,整个过程既是中日两国间一场激烈的外交斗争,又是世界各国在侵略与公理之间的一场博弈。

  国联决定派遣调查团

  1931年9月21日,南京国民政府要求国联出面对九一八事变予以调停,并提议国联任命委员会赴中国东北调查,以获取真实情况。9月22日,国联理事会讨论中国政府的申诉请求,向中日两国发出了“紧急通告”,作出“防止事态扩大,恢复满洲各地原貌,损害赔偿额”等决议。日方却提出日中两国自行解决,直接交涉。对此,中方代表表示强烈抗议。10月8日,日军对锦州进行空袭。应中国代表请求,国联提前召开第二次理事会,并通过决议案:要求日本撤兵到“满铁”附属地内;要求中国政府保证在“满洲”日本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然而,日本拒不接受撤兵决议。

  美国虽不是国联成员国,却是《九国公约》和《非战公约》的主导国。在国联不能派遣调查团的情况下,南京政府“请求美国政府采取类似的立即行动,派遣代表搜集满洲日本军队的活动情报,并将之电达本国政府和民众”。10月5日,美国告知南京政府,组建了汉森—索尔兹伯里观察队,到中国东北进行实地考察。在基本掌握真实情况后,美国开始转变对日态度,决定列席国联行政会议。

  在日本一再蛮横对抗撤兵决议的情形下,国联认为“有一个重要的调查团去中国,或可起到阻止日军进一步扩大侵略的作用”。中国认为,调查团的到来,定会使日本的侵略行径大白于天下。于是,12月10日,国联理事会通过决议,以派遣调查团的方式来解决中日争端。

  1932年1月21日,以李顿为首的5人国联调查团正式组建。2月29日,调查团首先到达日本东京。日本政界多次召开会议,磋商应对措施,极力为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进行狡辩,试图造成日本才是利益受害方的假象。在国联调查团抵华前,“满铁”、关东军和日本驻沈阳总领事馆联合制定应对策略,成立了多个专门机构,“作成”19号33件资料,用以“佐证”日本在中国东北权益的合法性,力图营造日本经营下中国东北之“繁荣景象”,并加紧策划炮制伪满洲国傀儡政权。

  3月14日,国联调查团抵达上海,对一·二八事变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调查。3月26日,调查团抵达南京。之后,相继考察汉口、天津、北平、奉天(沈阳)、长春、哈尔滨、青岛等地。在长达3个月的在华调查中,国联调查团会见了中国社会的各界人士,与日本关东军司令进行了会谈,接见了中国东北的朝鲜侨民代表以及伪满洲国的代表。南京国民政府对国联调查团给予高规格的接待,以蒋介石为首的各级官员对日本侵华罪行和九一八事变进行了如实陈诉,并提出要求。南京政府更多停留在对日的谴责层面,而在证据、事实和材料支撑方面则单纯地倚重外交代表。

  4月21日,国联调查团抵达沈阳。调查团在东北的行动完全处于日本的监视下,基本无法接触真实情况。日本以伪满洲国名义千方百计地阻碍中方代表顾维钧进入东北地区,始终强调不能保证其生命安全。但以顾维钧为代表的6名中方参与委员经过详细调查,最后形成29项说帖,呈交国联调查团。针对日本外务省国际联盟中国调查准备委员会“作成”的说明材料,说帖进行了有力反驳,并进一步揭露了1906年“满铁”成立后日本对中国东北铁路、矿山、海关、森林、税收等各项权利的掠夺和攫取,为揭露日本侵害中国东北各项权益提供了有力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在华期间,国联调查团收到来自中国党政机构、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人士和地方民众大量的备忘录、陈情书、函电等材料多达1550件。这些材料声讨日军暴行,吁请国联主持正义、维护和平。在日本人严格控制的艰险情况下,不甘沦为亡国奴的中国东北民众仍然冲破艰难险阻,成功地将大量反映东北实情的信函、证据、文本递交到国联调查团手中。调查团对这些文件予以很高评价,认为这些材料有助于他们了解中国人民希望从国联获得什么,有助于了解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的看法,有助于了解中国人民希望日本侵华战争得到怎样的解决。

  日本陷入空前孤立

  1932年10月2日,国联调查团公布报告书,首次对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予以定性:确认东三省是中国的一部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是有预谋的侵略,中国对“满洲事变”不负有任何责任,“至9月18日下午10时至10时半在路轨上或路轨旁发生炸裂之事虽无疑义,惟铁轨纵有破坏,实际上并未能阻止长春南下列车之准时到站,断不能引为军事行动之理由。故前节所述日军在是夜所采取之军事行动,不能认为合法之自卫手段”,要求日本限期从中国撤兵,“满洲国”是日本制造的傀儡组织,“所有政权均操之于日人之手”,“此所谓‘满洲国政府’者在当地中国人心目中直是日人之工具而已”。

  12月6日,“报告书”正式提交国联大会讨论。中国代表要求大会根据“报告书”宣布日本违反国联盟约,并公布一项最后解决争端的报告。爱尔兰、西班牙、瑞典等国代表纷纷慷慨陈词,谴责日本侵略“满洲”,坚决要求维护国际条约与国际机构的尊严,使国联对中日争端的审理进入高潮阶段。此后,国联就此专门组织了一个19国委员会。1933年1月8日,委员会起草了有关“国联调查团报告书”的决议案和说明书。2月18日,最终提出建议案和报告书,认定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是侵略行为,“满洲国”是日本制造的傀儡组织等。2月24日,国联大会以42票赞成,日本1票反对,1票弃权(泰国),通过了19国委员会的报告书。这是国际社会对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性质的首次裁决。日本在外交上陷入孤立,3月27日,不得不宣布退出国联。

  虽然中国代表团在国联的外交斗争得到了国际社会道义上的支持,然而,作为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国联无法制止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中国人民历经长达14年的抗战,与世界其他反法西斯国家并肩作战,才最终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2013年特别委托项目“《TRUTH(真相)》史料研究”(13@zh006)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辽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田粉红)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