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诏书的语料价值

2017-10-25 09: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卢烈红

  人们通常以为,帝王的诏书语言一定是典雅的,汉代以后的诏书一定是典型的仿古文言文,不能反映活的语言。其实并非如此。不少帝王诏书实际上使用了当时出现的新词、口语词,这为不同时代鲜活语言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语料。帝王诏书还有一个与出土资料相同的优点,就是它不可能在流传过程中被修改,属于太田辰夫所说的“同时资料”,因此,它可靠性高,以它为依据得出的结论可信度高。

  下面这个关于“将”的例子可以提供佐证。“将”字可用来表测度,意为“恐怕”、“该不是”,是语气副词。由“将”参与构成的双音词“将非”、“将无”、“将不”也能表“恐怕”、“该不是”义,也是语气副词。例如:

  王闻婆罗门言,大用愁忧不乐,却入斋室,思念此事。王有夫人名曰摩利,就到王所,问王意故:“何以愁忧不乐?妾身将有过于王耶?”(东晋·僧伽提婆《增一阿含经》卷第五十一)

  佛命尼提,尼提闻已,周慞四顾:如佛所命,三界至尊,岂可唤我鄙贱之人?将无有人与我同字,唤于彼耶?(后秦·鸠摩罗什《大庄严论经》卷第七)

  前例是“将”的用例。后例是“将无”的用例。魏晋南北朝时期,汉译佛经中大量使用“将”、“将非”、“将无”、“将不”等“将”系测度语气副词,中土文献使用“将”系测度语气副词也不少。就测度语气副词而言,魏晋南北朝是以“将”系为标志的时代。研究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测度语气副词,“将”系是重点;要研究“将”系,必须先研究“将”。这里需要弄清楚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将”表测度语气的用法是什么时候产生的?这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先秦“将”可用为意愿义助动词、将来时体标记、选择连词,还没有测度语气副词用法。两汉的《淮南子》《史记》《论衡》《汉书》中未见“将”的测度语气副词用法。最终,我们从《后汉书》中的皇帝诏令中发现,“将”的测度语气副词用法至迟出现在东汉初。例如:

  五月丙子,诏曰:“久旱伤麦,秋种未下,朕甚忧之。将残吏未胜,狱多冤结,元元愁恨,感动天气乎?……”(《后汉书·光武帝纪第一上》)

  灾异屡见,咎在朕躬,忧惧遑遑,未知其方。将有司陈事多所隐讳,使君上壅蔽,下有不畅乎?(《后汉书·明帝纪》)

  汉安元年,顺帝特下诏告河南尹曰:“故长陵令张楷行慕原宪,操拟夷、齐,轻贵乐贱,窜迹幽薮,高志确然,独拔群俗。前此征命,盘桓未至。将主者翫习于常,优贤不足,使其难进欤?郡时以礼发遣 。”(《后汉书·张霸传附张楷传》)

  《后汉书》的作者是南朝宋范晔,因此该书的叙述语言不能代表东汉汉语,甚至连对话也未必是东汉时的原貌,但皇帝诏令不可能被改动,一定是可靠的。“将”不可能表“将来”,“将”所在的句子都是测度问句,因此,“将”义为“大概”,是表测度的语气副词。第一例中的光武帝刘秀是东汉第一位皇帝,诏书是建武五年五月颁布的,由此例可见,至迟在东汉初年,“将”已发展出测度语气副词用法。东汉皇帝诏书以确凿的用例,令人信服地解决了测度语气副词“将”的产生时代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