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尺谱:让传统音乐有“谱”可依

2017-11-02 09:1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振涛

  编者按

  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源远流长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坚守文化自信的力量之源。近日,作为文化部“中国民族音乐舞蹈杂技扶持发展工程”和“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的《中国工尺谱集成》(10卷本)正式出版。《中国工尺谱集成》辑录的谱本是中国文化的宝贵财富,为中国音乐学提供了有实践依据的活态文本,同时也讲述了一个传承者与保护者的故事。今日,本版特推出文章,介绍工尺谱的“前世今生”以及保护传承现状,并以此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及其传承者致敬!

 

  日前,在金砖国家峰会文艺晚会上,一组富有地方文化特色的节目不但吸引了各国领导人,也吸引了不少中国观众。其中一个节目是用南琶(横抱琵琶)、尺八(竖箫)、二弦(奚琴)、三弦伴奏演唱的“南音”。掺杂了闽南方言的演唱,很多人听不懂,便问:“他们唱的是什么?”音乐家答曰:工尺谱(尺音“ch”)。这是在大型国际活动中唱响的古老音腔。由此可见,曾经难登大雅之堂的工尺谱,今天不但不再被视为“落后”,反而被视为古老文化的象征和地方文化的品牌。

  世界最早的乐谱在中国

  中国工尺谱是世界上最早的乐谱之一。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发明了乐谱——意大利人发明了五线谱,法国人发明了简谱,中国人发明了工尺谱、减字谱、律吕谱等。卢梭1742年向法兰西科学院提交了关于新记谱法的报告,但被驳回,理由是他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简谱的发明者,其研究和前人有重合之处。也就是说,原创意义上的发明者,只有中国和意大利。比起意大利到16世纪才完善起来的五线谱,中国发明乐谱的年代要早得多,唐代(7世纪)已经基本成形。

  把转瞬即逝的声音用一系列抽象符号记录下来,是一项看起来简单但构建过程却十分复杂的工程。为记录声音,古代的中国人尝试了多种方式,寻找到多种途径,创造了多种乐谱。这些乐谱是应当与方块字、造纸术、印刷术一样,让中国人感到自豪的伟大创造。人们常以一个民族的文字符号及其表达的抽象概念和诗情画意来评定其文化品格。同样,人们也以一个文化族群创造的记谱法及其完善程度来衡量其音乐文化的品格。如果把技术指标作为一项文明成果来看,记谱法无疑是衡量音乐思维的标尺之一。

  对音乐家来说,符号认同如同身份认同,乐谱是一种象征,代表着文化记忆,是“文化持有人”传承技艺的坚硬凭借。2017年9月,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文化部艺术司编辑,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工尺谱集成》(10卷),就是这种凭证的体现。音乐学家黄翔鹏说,传统音乐能够确知年代的大都符合三个条件:一是有谱可依,二是有音乐实践,三是有音响可听。具备条件的“三大宝库”是:古琴音乐、戏曲音乐、各地乐种。三类音乐的共同特点是有谱可依。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于20世纪50年代开始编辑并于2011年出齐的《琴曲集成》(30卷),完成了全部琴学文献的整理出版。戏曲曲谱则因清代宫廷刊印的《九宫大成南北词宫谱》等曲集得以保存。唯独黄翔鹏提到的第三部分,即各地民间乐种的谱本,一直没有刊印。《中国工尺谱集成》收集的就是这部分内容。

  虽然大多数唐代手抄乐谱藏于日本(最早抄于7世纪),《敦煌琵琶谱》(抄于933年)藏于法国巴黎国家博物馆,但保存于中国民间的手抄谱本,依然是一份不可小觑的丰厚储藏。因为保存于各地民间乐社的谱本,谱字样式与唐宋谱式一脉相承。在文化部的支持下,《中国工尺谱集成》将这类抄本整理汇集,刊印面世,这无疑是保护音乐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举措,也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最好传承。《中国工尺谱集成》是继《琴曲集成》后又一项浩大的保护传统音乐的工程,也是《中国民族民间音乐集成》的后续工作之一。本次出版的10卷包括:《总论》(1卷)、《北京卷》(2卷)、《河北卷》(3卷)、《陕西卷》(2卷)、《东北卷》(1卷)、《江苏卷》(1卷)。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