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孔子孕育培养、诸子百家呵护成长的君子人格,在中华文化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中,古老而鲜活,保持生命力——

中华民族历久弥新的人格基因

2017-11-13 15:4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钱念孙

  文化的重要功能是文以化人,其最深层的积淀和影响是对人格的培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数千年漫长发展中不断塑造和培育的正面人格,或者说集体人格,就是被历代中华儿女广泛接受并尊崇的君子人格。

  孔子在《论语》里采取比较排除法论述了君子人格

  “君子”一词早在西周时期已经流行,主要是贵族和执政者的代称。到了春秋末期,孔子在构思和传布儒家学说时,对“君子”概念的内涵进行改造,赋予其许多优秀道德的意蕴,使其基本骨架、内在气质和俊彦风貌在《论语》多视角的反复琢磨和刻画中脱颖而出,惊艳四方。“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如此等等,“君子”一词在《论语》里出现107次,是使用频率很高的核心概念,由此足见孔子对君子人格的百般钟爱和悉心打造。如果说孔子在构思和传扬儒家学说时,思考的轴心问题是探求如何立身处世,即如何做人的道理,那么他苦苦追寻的结果或者说最终给出的答案,就是做人要做君子。

  为了让世人认识和理解他所设计的君子人格,孔子在《论语》里睿智地采取比较排除法,同时论述了比君子高大的“圣人”和比君子矮小的“小人”。关于圣人,他对弟子把他奉为“圣人”的做法表示不满和反对:“若圣与仁,则吾岂敢”;他还明确说:“圣人,吾不得而见之矣,得见君子者,斯可矣”,意在表明君子并非让人高山仰止的圣人。关于小人,他在与君子的一系列对举和比照中予以贬责和否定,如“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等等。这就告诉我们,君子一方面不是难以见到、难以企及、仰之弥高,乃至高不可攀的圣人,另一方面也与目光短浅、心胸狭隘、见利忘义、斤斤计较的小人判然有别。君子作为孔子心目中的崇德向善之人格,既理想又现实、既尊贵又亲切、既高尚又平凡,是可见、可感,又可学、可做,并应学、应做的人格范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