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洞宾的最早记录

2017-12-11 11:04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尚君

  浦江清先生的名作《八仙考》,精彩之处是有关八人之原型与演变研究,特别是这一群体或个人在通俗文艺中的定位与变化。因成文较早,细节出入确有一些,比方吕洞宾传说的最早产生,他认为始于北宋庆历间的岳阳地区,就稍晚了一些。

  1983年,我撰《〈全唐诗〉误收诗考》(刊《文史》二十四辑,中华书局1985年4月)时,即揭出《皇朝事实类苑》卷四三引《杨文公谈苑》记载:“吕洞宾者,多游人间,颇有见之者。丁谓通判饶州,洞宾往见之,语谓曰:‘君状貌颇似李德裕,他日富贵皆似之。’谓咸平初与予言其事,谓今已执政。张洎家居,忽外有一隐士通谒,乃洞宾姓名。洎倒屣见之,洞宾自言吕渭之后。渭四子,温、恭、俭、让,让终海州刺史。洞宾系出海州。索纸笔,八分书七言四韵词一章,留与洎,颇言将佐鼎席之意。其末句云:‘功成当落破瓜年。’俗以瓜字为二八,洎年六十四卒,乃其谶也。洞宾诗什,人间多传写,有自咏云:‘朝辞百越暮三吴,袖有青蛇胆气粗。三入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又有‘饮海龟儿人不识,烧山符子鬼难看’,‘一粒粟中藏世界,二升铛内煮山川’之句,大率词意多奇怪类此。世所传者百余篇,人多诵之。” 《杨文公谈苑》是黄鉴记录杨亿谈话的专著,原书不传,今有李裕民辑本。《说郛》卷二一有宋庠序,知所载为杨亿晚年,即大中祥符末至天禧初所谈,记录不晚于真宗末年。上述二事,一为拜见丁谓于丁任饶州通判时,在他淳化三年(992)登进士第后不久,还是太宗时期,吕以李德裕预言他的前途。丁在真宗初告知杨亿,杨谈话时丁方为相,杨死后二年丁方贬窜南方,为杨不及见,而吕告丁似李德裕,其实包括为相与贬死两层含意,其神奇如此。张洎(934-997),《宋史》卷二六七有传,从南唐归宋,卒于太宗末,吕之造谒,更在其前。当时还引到《宋史·陈抟传》载:“关西逸人吕洞宾,有剑术,百余岁而童颜。”“世以为神仙,皆数来抟斋中,人咸异之。”《宋史》成书虽晚,但所据多为宋国史,陈抟卒于端拱元年(988),为时更早。那时我推测“吕岩仙事疑为真宗时道士托名”,似过分小心了一些。

  1997年,拙著《唐代文学丛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10月)收入前文时,有较大增订,有关吕洞宾增加了张齐贤《洛阳缙绅旧闻记》卷三《田太尉候神仙夜降》的记载,说田重进移镇永兴(即长安),到泾州,遇道士张花项,张告“昨日街市,偶见仙人”,即吕洞宾,重进信之,半夜候吕降,终未遇,且云“时人皆知吕洞宾为神仙”。张、田,《宋史》皆有传,田镇永兴为淳化三年(993),卒于四年后,张则在咸平四年(1001)以右仆射判永兴时“备知其事”。即在太宗中期,吕为神仙,在今关中已是众所周知的传闻。上世纪90年代,研究八仙渐成风气,我也指导过一篇以八仙为题的博士论文。此节记载是否我首次举出,已不记得,但因此而能将浦先生的说法推前超过半个世纪,仍觉愉快。

  可否再往前推?似很困难。从五代到宋初,有三部重要的神仙传记,一是杜光庭《仙传拾遗》,约成书于前蜀;二是沈汾《续仙传》,成书于南唐;三是《太平广记》,卷首有七十多卷仙传,成书于宋太宗初年,其中收书最晚为徐铉《稽神录》。三书皆无吕洞宾记载,可认为其传说尚未进入主流学者的视野。

  那么吕洞宾自述家世是否可靠?前引杨亿所云“洞宾自言吕渭之后。渭四子,温、恭、俭、让,让终海州刺史。洞宾系出海州”,为吕自言家世的最早记录。与后世称他为吕让之子不同,杨亿所云为“系出海州”,即是吕让的后人,并非让子。吕渭墓志已在洛阳出土,为其长子吕温撰,拓本见《洛阳出土历代墓志辑绳》611页、《隋唐五代墓志汇编·洛阳卷》12册158页,录文见《唐代墓志汇编续集》贞元060、《全唐文补遗》四辑81页。吕家晋时迁居河东,吕渭曾祖顼官济州录事参军,祖崇嗣为秘书郎,地位都不高。渭父延之,肃宗时任浙东观察使,渭至德宗时官至湖南观察使,方为显宦。其子温、恭、俭、让,皆有文名,温有文集存世,与柳宗元交厚,尤享时誉。让墓志也早已出土,拓片见《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三十二册,录文见《唐代墓志汇编》大中107。让(792-854),为渭晚年所生子,7岁时父母皆亡,得诸兄提携成人,23岁登进士第,33岁后曾任海州刺史,在任时去豪右,抚孤鳏,收葬枯骨,招复流庸,较多善政,墓志多所赞许。此后他曾任德王傅,贬太子洗马分司东都,复为濮王傅,改秘书监致仕。就是说,他最出色的政绩在海州,但海州并非他终官。吕洞宾自述称他为海州,并自称为他后裔,颇可玩味。海州即今江苏连云港,从汉晋以来,即多神仙传说。吕洞宾若宋太宗中期还在世,距吕让去世,至少已经一百三四十年,当然不可能。但如为吕让后裔,或者说吕让留在海州一脉之后人,比如曾孙,甚或顶冒或传说之后人,均属可能。如果出生在唐末至五代初,宋太宗时七八十岁,身体健康还能四处奔走,再加一些夸张和虚构,应属可能。南宋后传他咸通间因科举落第而隐遁求仙,就很不可信了。

  我一直以为,吕洞宾传说为宋人编造,宋以前全无痕迹可寻,近日因一则记载而稍有改变。宋初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九《吉州》载:“雪浪阁,在县北崇元观。吕洞宾有诗云:‘褰裳懒步寻真宿,清景一宵吟不足。月在碧潭风在松,何必洞天三十六。’”此则亦见《舆地纪胜》卷三一转引,但似乎没有引起编录唐诗与研究吕氏仙事学者特别的关注,作《全唐诗补逸》的孙望先生,据《太平寰宇记》补录了郑畋题梧州白鹤观诗,却没有看到此诗。《太平寰宇记》成书于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以宋初十三道记述全国政区建置,地名变化截至太平兴国后期(下限为983年),所收文学作品最晚者,为该书卷一一一《江州》录南唐相里宗题远大师塔诗:“古墓石棱棱,寒云晚景凝。空悲虎溪月,不见雁门僧。”该书作者乐史(930-1007)是抚州宜黄人,初仕南唐,他录吕题吉州诗,很可能在南唐时已有所知。这里他不是录传闻,录仙事,而是在叙述地方宫观时,录一首相关作品。换言之,这里的吕洞宾不是传说,是一位往日留下作品之作者。因此,此诗可以看作曾是诗人而非神仙的吕洞宾最早留下的记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