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技术深化抗战史研究

2017-12-14 08: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贺江枫

  抗日战争史是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重要领域,也是学术界关注的热点。近年来,对于如何进一步深化抗战史研究,海内外诸多学者提出了不少极具建设性的意见,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与此同时,我们亦应看到,任何学术研究均不可能脱离其时代,尤其是在信息革命日新月异、人类社会快步迈入数字信息时代的当下,抗日战争史研究获得了新机遇,呈现出新的特点、趋势,同时也面临新的挑战。

  数据库技术助推学术创新

  史料尤其是原始史料,是历史学研究的基础。客观来看,学者搜集到的资料是否丰富、完整,直接决定了研究成果的含金量乃至其结论的可靠性和真实性。在信息技术导入史学研究之前,搜集史料所花费的时间和经济成本使得复杂课题的研究周期十分漫长,并且严重限制了学者的问题意识和选题范围。

  近年来,随着信息革命的不断深入,特别是数据库技术的广泛使用与互联网应用的全面普及,极大地降低了学者搜集各类史料的成本,学者在学术资源获取方面日趋平等,这在抗日战争史研究领域得到了明显体现。抗战史研究的有关档案资料往往分散于世界各地,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相关研究的深化和研究群体的发展壮大。网络数据平台的大规模建设和档案数据库的广泛应用,为国内抗战史研究打开了新局面。

  首先,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经过多年持续建设,已经涵盖了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防卫省防卫研究所、国立公文书馆的相当部分档案资料,对于全方位研究1931—1945年日本侵华史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其次,欧美国家建立的诸多大型数据库开始为国内学者所使用。例如英国Adam Matthew公司创建的Foreign Office Files for China, 1919—1980、Foreign Office Files for Japan, 1919—1952两个数据库,收录了英国国家档案馆收藏的英国外交部档案涉华部分FO371与涉日部分FO262的绝大部分卷宗,不仅对于深入了解抗战时期中英关系有诸多帮助,也为抗战期间国内社会、经济研究提供了珍贵史料。美国Gale公司创建的Archive Unbound数据库收录范围更广,例如1930—1945年美国国务院有关中国事务的文书、德国驻华军事代表团档案、上海公共租界警部局档案等,对于推进抗战时期中美关系、中德关系、上海史、中国政治等方面的研究有莫大助益。

  令人振奋的是,由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资助的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内容涵盖更加全面,涉及档案、图书、报刊、视频、音频、图片、舆图、红色文献等多种门类,虽然目前尚在建设之中,但公布的报纸、图书的种类和数量惊人,诸如《大公报》《北华捷报》等都是研究抗战史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料。相信经过数年建设,抗日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文献数据平台必将对中国抗战史研究产生革命性的意义。

  治学态度和能力应与时俱进

  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资料搜集更加便捷、高效,域外资料的大量涌入也极大地拓宽了国内学者的研究视野,而学术资源的丰富也促使更多学者参与抗战史研究,相关学者群体不断壮大。但是,我们仍需看到,丰富的研究资源不仅意味着机遇,也向抗战史研究的继续深化提出了更多的问题与挑战。

  首先,问题意识对于抗战史研究的重要性更加凸显。随着各类抗战史相关历史文献的获取不再成为重要问题,问题意识、研究视野、史料解读与分析能力在抗日战争研究中的作用就更加凸显出来,新一代学者如果试图在国际抗战史学界做出有影响力的成果,那么培养自身的学术积累、思想厚度、研究视野就成为至为关键的步骤。如果仍旧寄希望于利用部分稀见史料来展开研究的做法,显然已经与时代脱轨,特别是史料在信息时代下已愈发公开的情况下,也更难实现。因此,需要青年学人更注重知识的积累、视野的拓展、跨学科素养的形成,更加深入地观察抗战时期中国政治、社会、外交、军事历史变迁的关键因素。

  其次,具备一定程度的英语、日语能力,是深化抗战史研究的必要手段。抗战史研究不仅需要探究中方的政治、军事、社会等领域的历史变迁,更要考察日本侵华过程及其对沦陷区的控制掠夺,分析国际因素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和影响,仅仅利用单方档案文献无法充分展现出抗战历史的复杂性与多元性。如果说此前日本、美国、英国、德国的档案资料获取难度较大,那么在当今各类数据库和网络数据平台已经公开大量外文历史档案的情况下,我们仍旧对之视而不见,或是无法充分利用相关资源,显然有“暴殄天物”之嫌。问题是,如果没有良好的日语、英语能力,我们面对大量开放的外文档案,只能是望洋兴叹。因此,如何培养、提高自身的外文水平,是我们这一代青年学人亟须认真考虑和解决的问题。

  再次,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中国学者外,日、英、美等国的二战史研究也在蓬勃发展,而日本右翼势力仍然以所谓的“学术研究”挑战我们的历史认知。因此,外语能力与学术研究的紧密结合,不仅可以在世界学术舞台上展现中国抗战史学的话语和成就,与海外学者展开平等的、有尊严的学术对话,更是捍卫民族历史尊严的现实需要。

  最后,信息时代的抗日战争史研究更加需要勤奋务实、甘坐冷板凳的治学精神。随着信息时代的来临,学者获取史料看似容易,但史料的大规模呈现又使得如何全面而有效地整理史料成为难题。如果仅仅满足于截取部分史料,显然无法实现真正的学术创新。数据库、网络平台仅仅是为学者提供了更加有效便捷的途径,创新性知识的生产仍旧需要学者按照历史学的方法和规律,有条不紊、扎扎实实地完成,舍此并无其他捷径。

  (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田粉红)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