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王三矢”背后

2017-12-19 11:10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黄莹

  晋王三矢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五代时有后唐皇帝庄宗李存勖,他父亲去世前留下了三支箭,让他讨刘仁恭、击契丹、灭朱温,并告诫他“尔其勿忘乃父之志”!李存勖征战天下,最终完成了父亲的遗愿。诚然,这个故事后来被考证为民间演义,但李存勖的武功确是有史可证的。他打败朱温,攻克燕地,大破契丹,最终于公元923年攻灭后梁,统一北方,建立后唐,不可不谓人生赢家。

  李存勖的军事天才毋庸置疑,《旧五代史》中称其“以雄图而起河、汾,以力战而平汴、洛,家仇既雪,国祚中兴,虽少康之嗣夏配天,光武之膺图受命,亦无以加也”。甚至连死敌梁太祖朱温都感慨,“生子当如是,李氏不亡矣”。

  然而,在巅峰时,他的人生戛然而止。宠幸伶人、滥杀重臣、声色犬马、骄奢淫逸,李存勖最终众叛亲离,死于军队哗变之中。可笑的是,造成这场军变的,正是“演而优则仕”的伶人郭从谦。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初时李存勖可谓“举天下之豪杰,而莫能与之争”,却得到了身死国灭的下场。

  春秋时吴王阖闾从灭越国到被越国所灭,唐玄宗开创“开元盛世”最后却由“安史之乱”终结,清王朝的康乾盛世最终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撞开国门……“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欧阳修在《伶官传序》中为后人总结出这样一个道理,这与千百年前亚圣孟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名言相互印证。

  前鉴未远。一个人如果贪图安逸,必然玩物丧志,沉湎享乐,碌碌无为;一个民族如果贪图安逸,必然丧失活力,不图进取,没落衰亡;一个国家如果贪图安逸,必然吏治不修,武备落后,国破在即!

  太史公曰:“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在一个人来说,就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一个国家来说,就是多难兴邦。四大文明古国,唯有中华民族历经苦难而生生不息,未能作“古”。切磋琢磨练就玉器,烈火焚烧成就陶瓷,艰难困苦造就人才。

  罔失法度,罔游于逸,罔淫于乐。历史的经验值得借鉴,历史的教训更要铭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