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殇永怀志难忘

—— 写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

2017-12-20 09:55 来源:求是  作者:张生

  核心要点:

  2017年是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无数妇女遭到蹂躏残害,无数儿童死于非命,三分之一建筑遭到毁坏,大量财物遭到掠夺。侵华日军一手制造的这一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惨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三大惨案”之一,是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是人类历史上十分黑暗的一页。

  日军在南京的屠城中,杀烧淫掠,无恶不作,“发明”了各种极其残酷的杀人手段。在大肆屠杀的同时,日军对南京的女性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性暴力。南京沦陷后的六周内,日军制造的强奸案不下两万起。日军有组织地对商店进行大面积的破坏,从店铺拿走剩余物品,装进军用卡车,然后再放火焚烧这些房屋。因军队在南京毁坏及抢劫所造成的直接损失达到了1亿元;靠近南京的主要公路沿线的农村地区几乎被洗劫一空,并陷入缺少种子、牲畜、劳力和工具的困境中,他们播种的粮食作物仅为平常年份的10%。除了上述暴行,日军还在南京组织贩毒,开设慰安所,大量掠夺公私文物书籍,破坏环境等。“首善之区”的南京在日军的蹂躏下,阴风惨惨,沦为人间地狱。

  战后,中国军事法庭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案分别进行了审理,受害者、加害者和中立者三方的证据,形成了无法反驳的证据链。松井石根和谷寿夫等元凶最终被绳之以法。当时的日本政府也在国际条约中承认了审判的结果。对南京大屠杀这一铁证如山的事实,日本右翼不断提出挑战,企图通过否定南京大屠杀,否定东京正义审判等,进而否定全世界人民付出巨大牺牲获得的胜利成果,历史不会答应,30万无辜死难者的亡灵不会答应,13亿中国人民不会答应,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民都不会答应。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南京大屠杀的屈辱历史是中华民族无法抹杀的国家记忆。我们决不会忘记。记住历史不是为了激起仇恨,我们不应因一个民族中有少数军国主义分子发起侵略战争就仇视这个民族,战争的罪责在少数军国主义分子而不在人民,但人们任何时候都不应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历史教育我们,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共同为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2017年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也是侵华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8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无数妇女遭到蹂躏残害,无数儿童死于非命,三分之一建筑遭到毁坏,大量财物遭到掠夺。侵华日军一手制造的这一灭绝人性的大屠杀惨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上‘三大惨案’之一,是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是人类历史上十分黑暗的一页。”回顾这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把落后就要挨打、没有国权就没有人权的历史启示传之后世,对于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勇前行,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颁“屠杀令”,蓄意犯罪

  1937年8月15日,日军航空兵开始对南京进行无差别轰炸,学校、医院、居民住所化为一片瓦砾,市民死伤惨重。同年11月7日,遭到中国军队强烈抵抗的日军扩大战事,编成华中方面军,下辖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司令官为松井石根,所辖兵力近20万人。11月24日,华中方面军发布命令:“与中国方面舰队协同,迅速攻占南京。”12月初,日海陆军攻抵南京附近。10日,对南京发起总攻。广大爱国官兵奋起抵抗,终因双方力量对比悬殊,12月12日下达撤退命令。但缺乏渡江工具,被日军包围俘虏,最后和数十万南京居民一起,沦为日军屠杀的对象。

  早在日军向南京进犯的过程中,就发布了“屠杀令”。日军军官野田毅和向井敏明展开“百人斩竞赛”。进入南京以后,日军高层再次命令屠杀战俘。日军第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日记中写道:“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决定采取全部彻底消灭的方针。但由于是以1000人、5000人、10000人计的群体,连武装都不能及时解除。”“事后得知,仅佐佐木部队就处理掉约15000人,守备太平门的一名中队长处理了约1300人。在仙鹤门附近集结的约有七八千人。此外,还有人不断地前来投降……处理上述七八千人,需要有一个大壕,但很难找到。预定将其分成一两百人的小队,领到适当的地方加以处理……” “屠杀令”的存在,充分说明了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的蓄意性质。

  在屠杀战俘的同时,日军以搜查“残败兵”为名,大肆抓捕南京青壮年。他们以手上是否有老茧、额头是否有帽印等为标准,未经审判和鉴别,将大量无辜平民诬为军人,加以杀害。日军粗暴践踏国际法基本准则和人类良知底线的行为,连日本外交官员们都为之瞠目结舌。当时,英国方面的秘密情报称:“紧随日军进入南京的日本大使馆的官员们,看到日军在难民营内外公开地酗酒、杀人、强奸、抢劫,感到十分震惊。他们未能对军官们施加影响,后者漠然的态度很可能出于把放纵士兵作为对这座城市的惩罚,而且由于军队的控制,他们对致电东京要求控制军队感到绝望,日本大使馆官员们甚至建议传教士设法在日本公布事态真相,以便利用公众舆论促使日本政府管制军队。”战后,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根据大量证词、文献和实地勘查的资料,查明南京大屠杀受害者达30万人以上。而由英、美、苏、法、中等11国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称:日军占领的最初6个星期内,在南京及其近郊屠杀的平民和战俘的总数超过20万。这一数字还不包括那些被焚尸灭迹,或被日军推入长江或用其他方法处理的。日军的残暴,将日本军国主义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