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地气的《新开月刊》

2018-01-18 09:03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侯福志

  《新开月刊》是一份综合性文艺杂志,1936年10月1日创办。16开本,每期18页。由法商学院文书学会编辑,总编辑周宝璞。印刷者为大公报馆。目前笔者所见为前七期,停刊时间不详。

  该刊设有论著、文艺和杂俎3个专栏。在“论著栏”,曾连载李傅诚的《河北省宁河县农村概况》一文,对该县地理、民俗、物产、市场及教育状况作了详细调查,对研究宁河县(今宁河区)历史无疑提供了基础资料。王嘉铭的《芦盐调查》,是一篇杂俎,作者详细介绍了长芦盐业发展的历史过程及产地、品质、税率、出口等情况,呼吁“斩断帝国主义资本势力所加于中国盐业的桎梏”。于庆嘏的《塘大游记》是一篇游记体散文,作者以游人身份考察了大沽船所、渤海公园(大沽炮台)等景观。在作者笔下,渤海公园“是萧市长的唯一的德政”,“园内并没有什么,除了新栽的千株树而一颗也没活以外,毫无一点东西可以衬起公园这两个字。两个炮台分立在南北,外形也相当整齐,据说这是修好了的,不是从前的那个破乱的样子。又有人说,萧市长修这个公园的目的就是为的修这个炮台,以作纪念”。

  《新开月刊》的文艺作品相较其他部分比重还是相当大的,累计刊载27篇作品,包括小说、随笔及新体诗。其中,滕皓华的《变动》是一篇反映渔民抗税为主题的现实题材的中篇小说,分3期连载。东田庄是濒海的渔村,自康熙年间村民就以打鱼为生。民国十七八年以前,由于村民能够到远海打鱼,所以村民生活一直处于小康水平。但最近几年,由于苛捐杂税以及海盗骚扰原因,渔船出不了海,村民生活陷入困境。省政府曾经发令,减除渔民的税赋,但在东田庄村,因为包税员赵四与县府老爷勾结,仍然继续征税。村民们在乔五爷、刘子兴等人的带领下,与赵四一伙进行了斗争。村民集合起来向赵四讲理,却被赵四的打手用枪打伤,由此引发了激烈冲突。愤怒的村民奋起反抗,把镖师和打手们治服,而后又把赵家大门砸开,“大家把各屋名贵的物件,如装饰品、衣服等抢毁的毁,摔打了一空,瓷器的摔声,衣服的拧撕裂声,充满了赵宅内”。接着又把赵四的房屋弄塌,愤怒到极点的村民又把包税的赵五、赵八等几家也给打砸了。暴动发生后,姜县长亲自到东田庄视察,由于姜县长与包税官狼狈为奸,引起了村民的愤怒,村民把县长和护兵也都打得落荒而逃。过了两日,省府下达命令:撤销姜县长的职务,村民抗税暴动终于取得了胜利。

  在文艺作品中,新诗也占有重要地位。寿山的《春》是一篇抒发青年对春天之向往的新体诗:“一片浓绿,阵阵异香,明月下,只有我一人对景惆怅,对影惆怅──惆怅。野外综着苍松,大地上满铺了,绿草黄花,一片浮云,几缕晨辉,啊!我已在春之怀抱中了!我喜春,喜恨都由我。他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我只有默默的收受了。”如果说《春》还只是青年人的浅吟低唱和自我陶醉,那么荫华的《奋起》则体现了在民族危亡的时刻,青年人奋发向上的积极态度:“悲秋深寒里,无垠沙漠地,风飕飕,尘密密,少满天黄人烟稀。心腔内,充塞怨和愁,怨恨命运的卑。牛马劳苦无所希,但是,现今──为了祖国的利益,消散了已往的愁怨闷气,奋起!奋起!塞外男士的我,热血狂流,浩气冲怒,紧握锋锐的武器,挺战在风雪严寒里,还加瓦斯毒气。决灭倭奴的踪迹,驱剪毒染的阶霾,大好山河从头收拾起,奠定中华永存的磐基。”

  作为校刊,《新开月刊》无论是它的游记,还是文艺性作品,都体现了强烈的现实性和时代特色,是一家很接地气的杂志。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