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鲤是“闽省进士第一人”吗?

2018-01-18 09:13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林祖泉

  《莆田史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是大型历史知识普及丛书《中国史话》的一个分册,该书由莆田学院组成编写班子,并且“编著者除了亲自做田野调查外,参考的古今文献亦不下百种”(后记)。应该说此书的权威性和学术性是较高的。然而,笔者近期拜读全书,却意外发现书中明显存在概念不清、史料不楚、数据不准等诸多问题。例如,“金鲤是福建第一位进士”就值得商榷。

  该书第23页“闽省进士第一人”一节中写道,“唐末五代始,就有人认为福建第一位进士是神龙二年(706)登科的长溪(今福安)人薛令之,也有人认为是贞元八年(792)的进士欧阳詹,但史实是莆田人金鲤才是福建第一位进士”。

  支持其观点的唯一史料依据是,“明代《游洋志·人物》载:‘金鲤,字伯龙,清源东里白鹤人,登武德二年庚辰进士第。’古兴化清源东里白鹤,就是今天的涵江区新县镇白鹤村。按武德三年才是庚辰年,所以金鲤中进士的时间为公元620年。清徐松《登科记考》则考证认为武德三年进士录中无金鲤之名,所以金鲤应是武德六年(623)的进士。可见,金鲤比长溪进士薛令之早80余年,比闽南第一进士欧阳詹则早160多年”。

  编者的论证似乎有理有据。其实不然,只有孤证而没有其他史料佐证。只要我们翻阅古籍方志就不难发现,这个结论是不成立的。

  首先,从《游洋志》的成书背景看。宋太平兴国四年(979)设置兴化县,县治设在游洋。元皇庆二年(1313),兴化县治由游洋迁到广业里湘溪(今涵江区新县镇)。明正统十三年(1448),撤销了兴化县。该书的作者是兴化县人周华,字子实,号沧溪。他在兴化县裁撤之后,编著《游洋志》,并未刊印,仅有残缺之抄本。民国二十五年(1936),邑人张国枢根据马堃家藏的抄本,补缺铅印刊行,改名《福建兴化县志》,增印郑贞文、张琴之序,其目的是“提议恢复兴化县治”。正如邑人末科进士张琴在序言中所说:“游洋人张君国枢……联请恢复县治,省政府未报可,仍重刊是编,改称《兴化县志》。”由于出版的动机是为了恢复兴化县治,故在手抄本的基础上增加一些唐代的内容是有可能的。

  对此,曾经有莆田学者提出质疑,甚至连该书的点校者邑人蔡金耀也认为书中的唐代人物资料靠不住。因为在《游洋志》卷四 “人物·薛峦”条又云:“薛峦字山甫,清源东里凤搏人。其先祖唐右辅阙(薛)令之,居长溪县,神龙二年,始以闽人登进士第……太平兴国五年举进士,邑人登第自公始。”这段史料记载告诉我们,薛峦的先祖薛令之于唐神龙二年(706)登第,是福建的第一位进士;薛峦于宋太平兴国五年(979)登第,是兴化县的第一位进士。同一本志书出现两种不同的结论,自相矛盾,耐人寻味。

  关于薛令之于神龙二年进士登第之事,《唐摭言》卷十五《闽中进士》、《唐语林》卷五《补遗》、《太平广记》卷四九四“薛令之”条引《闽川名士传》、淳熙《三山志》等均有明确记载,因此,清徐松《登科记考》卷四将薛令之定为神龙二年进士。正如宋代梁克家的《三山志》(明万历刊年,方志出版社2004年版)中人物类“科名”所云:“神龙中,薛令之首登科。”长溪县唐时隶属福州府,薛令之为开闽第一进士。南宋淳熙《三山志》是我省历代所修地方志中的翘楚,在全国也享有盛誉。主修者梁克家凭状元之才,宰相之识,素以为文浑厚、辞命温雅而闻名于世。该志堪称信史善志,历代文人学者对其重要价值早有共识和定论。

  其次,从福建方志的记载看,宋代黄岩孙的《仙溪志》(福建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卷二“进士题名”载:“唐重进士科,莆始于林藻、欧阳詹,仙游始于陈乘、杨在尧、陈光义。”这是林藻为莆田第一位进士的最早记载,而此书没有金鲤登第的任何信息。

  明代黄仲昭的《八闽通志》(福建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卷七十二 “人物”亦云:“林藻字纬乾,贞元七年(791)登进士第,郡人登第自藻始。”也就是说,莆田的第一位进士是林藻,该书也没有金鲤登第的有关记录。《八闽通志》是现存的第一部福建全省的地方志,《四库全书总目》评价说:“福建自宋梁克家《三山志》以后,记舆地者不下数十家,唯明黄仲昭《八闽通志》颇称善本。”该《志》“不仿效其他省志通例在通志之上冠以正式省名的做法,在地方志中别具一格,后来王应山纂《闽大记》、《闽都记》,何乔远纂《闽书》,也都袭用此法……保存了大量的珍贵史料,有的且是未见于其他志乘的,体例也比较齐整,为我省编纂各级地方志之所本”(《八闽通志·前言》)。

  同样,在明代《闽大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和《闽书》第四册(福建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等方志中均没有金鲤登第的记载。

  再次,从古籍文献记载看,唐武德四年(621)发布开科举士的敕令后,至武德五年(622)十月,诸州经过考试贡明经143人、秀才6人、俊士39人、进士30人。十一月引见,敕付尚书省考试;十二月吏部奏交付考功员外郎申世宁主持考试,取中秀才1人、进士4人。该科进士头名为孙伏伽,这是中国科举史上第一位姓名可考的状元……然而,从武德五年到武德九年的进士名单中并没有金鲤。

  显然,莆田人金鲤是福建第一位进士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其实,在莆田市的第一轮修志中,由于志书编写者没有认真考证就人云亦云,结果出现抄来抄去的现象。如新编《莆田县志》(中华书局1994年版)记载“金鲤,唐武德三年(620)进士”之后,新编《仙游县志》(方志出版社1995年版)也记载:“金鲤,唐武德二年(619)进士。”此外,新编《莆田市志》(方志出版社2001年版)也与新编《莆田县志》的记载相同,所有这些恐怕都是以讹传讹罢了。

  综上所述,金鲤既不是莆田的第一位进士,更不是福建的第一位进士。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远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